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北京田汉故居已成大杂院 庭院几乎被临建挤没(图)

2015年03月30日 08:23 来源:北京晨报  参与互动()

  临时建筑将田汉故居的院子变成了一条窄窄的过道。

  东城区细管胡同,地如其名,由东向西越走越窄,俯瞰胡同形状大约像个唢呐。田汉故居就在细管胡同9号,靠近“喇叭口”的地方。朱漆大门早已斑驳,里面是个大杂院。当年田汉一家就住在院子里的三间北房。从1953年到1968年,田汉在这个小院生活了15年。如今,田汉在院里亲手种植的枣树已经有水桶粗细,每年还会结出甜枣。只是这位大名鼎鼎的“现代关汉卿”早已远去,身后留下的众多不朽名剧,仍像一枚枚甜美的果实,让人回味无穷。

  探 访

  庭院几乎被临建挤没了

  通过一扇红漆斑驳的小门,北京晨报记者走进细管胡同9号。这里就是当年田汉在北京的居所。在这个小院里,他创作了话剧《关汉卿》、《文成公主》和京剧《谢瑶环》等优秀剧目,改编了京剧《白蛇传》、《西厢记》等著名剧作。

  60年前,进出这个小院的都是夏衍、曹禺等著名剧作家和梅兰芳等京剧名家,真是“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如今,这里已经完全变成另一番景象了。

  门口迎面是一辆三轮车,上面放着不少杂物。院子分前后两进,庭院几乎被各种临时建筑挤没了,变成了一条窄窄的过道。老房子的模样依稀还在,只是都被加盖的小房子包裹起来了。

  各家的自行车、春节期间的礼品盒子都堆在过道里。狭窄的小院上空还飞着一根铁丝,上面晾着秋衣秋裤。除了浓郁的生活气息,已经很难寻觅到文化氛围了。

  走近三间北房,有的没住人,里面堆置着杂物。但房门都紧锁着,也没有要腾退的迹象。院子里那棵小水桶粗细的枣树,正努力地抽出嫩芽。这棵枣树是田汉亲手所植,它和这个小院一起,见证了田汉在北京创作生活的那些起起伏伏的日子。也目睹了田汉离开后,小院慢慢发生的变化。

  讲 述

  当初不知道这里住着田汉

  年届八旬的吉秀琴老人,在细管胡同生活了将近60年。1958年,她从京西永定路搬过来时,田汉一家也刚住进细管胡同的小院不久。

  “刚搬来那会儿,虽然每天在胡同里都得走上几遍,但不知道那家大门里住的就是田汉。”吉秀琴说,她年轻时要带几个孩子,一天从早忙到晚,也很少有时间打听街坊邻居的事。直到1968年前后,“文化大革命”愈演愈烈,她开始在广播里留意到田汉这个名字。她注意到,在田汉名字前,还被加上了“叛徒”两个刺耳的字眼。

  田汉被投入冤狱后,吉秀琴才从邻居们口中得知,那个广播里的“叛徒”,著名的大戏剧家田汉,原来和自己是邻居,就住在那扇朱漆大门里。

  田汉被带走后,直到悲惨去世,都没有再回到细管胡同9号。如今,吉秀琴老人在外出购物或是散步回来,还会习惯性的坐在田汉故居门前的花坛边休息一会儿。向那扇朱漆大门里望望,看看院墙里露出的一截枣树。

  买小人书一买就是十几本

  今天的细管胡同里,几乎已经找不到田汉同时代的老人了。但一些晚生仍听先辈说过田汉先生给大家的印象,是一位和蔼可亲的艺术家。

  田汉先生长孙田钢当年也住在附近。他告诉北京晨报记者,爷爷对邻居特别亲和。他在院子里种了梨树、枣树等果树,但他不谙此道,只有容易打理的枣树长得好,每年都会结出不少大枣。“爷爷就把大枣分给街坊邻居,那也是他的一件乐事。”

  田钢回忆,他十几岁时,住在张自忠路附近的外公家,周末就跑到细管胡同找爷爷。“我的印象里他的房子里全是书。”田钢说,三间房里,除了床和会客时必需的桌子,到处都堆满了书,只留下一条窄窄的过道。

  休息时,田汉也会带田钢等孙儿辈外出去颐和园、八大处游玩。“路上碰到古迹碑文,爷爷都要给我讲一阵。”田钢说,在讲解的同时,爷爷也在从中汲取灵感。

  “他随时随地都在想着剧本,思考着创作,而对于行政工作似乎不太在行。”田钢回忆起一个细节,当年爷爷经常带他在景山附近的小人书摊买书,一买就是十几本。开始他很高兴,可没想到爷爷只给了他几本,其他的全都自己留下看了。“原来他想从那些绘画中寻找舞台人物形象的感觉。”

  建 议

  尽快升级保护田汉故居

  现在,田钢也已经退休了。他虽然没有继承爷爷的戏剧事业,但决定到中国田汉基金会继续工作。基金会所使用的房间,就是细管胡同9号院内的一间小屋。看着脚下的地板,田钢感慨,当年的地板都没变,还是老样子。

  田钢带着记者在院里走了一圈,在北房门外,隔着窗户向里张望。“这里面也基本没变,墙上的装饰还是以前的模样。”只是这个当年他经常进出的房间,现在已经被分配给了别人。田钢表示,院子里的老房都保存得很好,如果把临时建筑拆除,进行一番修缮,故居还会焕发当年的风采。只是,这些工作推动起来难度很大。

  全国政协委员、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在调研田汉故居的现状后,在今年全国“两会”上提出建议,对田汉故居采取升级保护。

  据单霁翔介绍,田汉故居1986年被公布为东城区文物保护单位,但目前前后院已分别扩建了临时建设房屋,仅留狭窄过道勉强供走路通行,整个院落杂乱破损严重,亟需抢救性保护。他建议将田汉故居列为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

  本版撰文并摄影

  晨报记者 王歧丰

  ■小档案

  周恩来总理指示购买

  田汉故居位于细管胡同9号,东邻东四北大街。此院始建于二十世纪20年代,1953年中国戏剧家协会根据周恩来总理指示为田汉先生购得此宅。当时田汉先生与夫人安娥女士一家住在里院,秘书居住外院。1968年12月10日,田汉先生被“四人帮”迫害冤死。后来,此院成为中国戏剧家协会的职工宿舍。1979年,田汉先生冤案得到平反昭雪。1986年6月,细管胡同9号被东城区政府作为“田汉故居”公布为文物保护单位。

【编辑:宋宇晟】

>文化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