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汪涵救场“歌手3”获激赏 代言方便面卖疯了

2015年03月30日 16:57 来源:东方今报  参与互动()

  《我是歌手3》意料之外的情理之中——

  孙楠选择把凉水泼进热油里 汪涵把这碗凉水炖成了鸡汤

  《我是歌手3》总决赛的走向与结局,总导演并非是碎碎念的洪涛,而是取决于“主演”孙楠、汪涵等人的性格因素。这些因素,让这场总决赛,成了一场有注定归宿的秀。作为从彩排阶段就开始观察、记录这段荧屏高光时刻的见证者,回头重新审视这场一波三折的秀,更觉意味十足。那么,就从孙楠制造的“意外惊喜”讲起吧……

  □东方今报记者 李昌

  孙楠的独白

  像凉水泼进了热油

  “歌王总决赛”帮帮唱环节结束后,插了一段广告,随后,汪涵一脸无辜地准备宣读第一轮结果。此时,七位歌手的影像在屏幕上以七个宫格的形式展现,看得到每个人的动作和表情。忽然,孙楠从画面右上角的一个小宫格上站了起来,从胸口掏出一张字条,吧啦吧啦开始了“著名的演讲”。

  他面带微笑念出那段独白时,就像将凉水泼进了热油,让集中在T2区的媒体记者们都炸开了,“怎么能这样?”“这算几个意思?”质疑声不绝于耳。

  坐在第一排的东方今报记者,凭借地理位置优势,迅速观察了一下现场湖南卫视工作人员的反应:他们有的已经吃惊到合不拢嘴,有的碎碎念着咒骂,有的则在慌乱间拿起手机向内场拨打电话询问——当然这是徒劳的,内场的信号几乎是被切断的。

  对于孙楠放弃第二轮竞演,有阴谋论者分析,是节目故意制造的一大噱头。那么我可以负责任地说,如果这是一个事先设计好的桥段,除非现场所有芒果台工作人员都是奥斯卡影帝!

  当然,阴谋论者会这样反驳我:孙楠退赛的绝密桥段,肯定只有核心高层才知道,怎么可能所有工作人员都知情。那么请听今报记者在出现状况的第一时间与《我是歌手》宣传负责人彭珊的对话。

  “这是突发事件吗?”

  “对!”

  “那这个变故会打乱你们往后的部署吗?”

  “肯定的呀,总局给我们‘歌手’的时间是到(晚上)11点半,这样一来就全乱了呀。”

  解释一句,在总决赛的前一晚,《我是歌手3》邀请媒体记者以及一部分观众,提前观看了带妆彩排。汪涵当时开玩笑地表示:“你们打着看彩排的旗号来看现场直播。”而散场后一位工作人员曾告诉记者,这个带妆彩排之所以完全按照决赛流程走,甚至连插广告的时间也要腾出来,就是为了第二天直播时能够精确掌控时间!

  现在再来反击阴谋论者的“高层了解论”:如果说这个变故是高层授意的,除非他们是想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是会出重大播出事故的事儿啊,领导们再拼收视也不会这样玩!

  他一直都以大哥的标准要求自己

  那么,现场为什么会出现如此大的变故?我要说,这就是直播的魅力,这就是真人秀的威力——孙楠的性格因素和自我认知,导致了他必然使出这个不按套路出牌的模式。

  从前面的节目中大家都看到,孙楠自加盟节目,宣传口径一直是“内地歌坛大哥大”。的确,他也是以大哥的标准,来要求并规范自己的言行。大家可能还对年前一期节目有印象:歌手中年龄最大的他,甚至还向李健等人发了红包——这哪是大哥呀,整个一大爷!把自己辈分都搞上去了!

  但不可否认,他是受到后辈歌手尊重的,起码包括韩红在内人人都给面子,尊他一声大哥。那么,啥是大哥?影视剧里的大哥,除了反派,极少有一碰见“茬架”,手一挥让下面的人往前冲的。那些自己冲锋在前,人挡杀人、神挡杀神的大哥,才有威风,才有人敬重。

  歌手进行到那一刻,正是“茬架”到紧要关头的时刻。第一轮被淘汰的一名歌手,将无缘进入下一轮,更无法展示准备良久的第二轮歌曲了。在这种关键时刻,大哥孙楠,做出了关键选择。

  在比赛结束后采访时,孙楠告诉记者这样一段话:“最近一直在看一本书,《君子之道》,君子要成人之美。我看到每个人都在排练,都在认真准备歌曲,如果我退出能让他们把出色表现在舞台上,也是一种君子之道。”这种大哥姿态,就奠定了他会做出放弃竞演举动的心理基础——哥华丽丽地退出,不带走一片云彩!

  然后就不得不提一句孙楠是东北大汉这一事实,但很多事件让你不得不承认,越是高纬度地区的人,胆也越肥。孙楠说了:“我已经唱了25年,已经得到了我想要的一切,荣耀、悲喜我都享受了。我知道会有不一样的看法,道歉,但我的心是好的。这种举动,我也是控制不了的。”对此,河南知名电视人伦帅省称,艺人参加综艺节目都要签约,而签约后的一言一行都要受到节目组相应的约束,不能越界。虽然目前,节目组尚未透露与孙楠相关协议细节,与是否会对他的“出格”有相应惩罚,但不可否认,孙楠做出选择之前,必须先有承担可能出现所有后果的胆量。于是,胆量成为孙楠“打乱拳”的条件支撑。

  产生了这个想法,又有足够的胆量实施,于是孙楠做出了震惊全国观众的事情。虽然退出得够高调、够姿态,但或许未来他不得不面对一个残酷的事实——以后哪家电视台还敢找他合作?起码直播的时候不行!

  孙楠或在彩排当晚决定放弃比赛

  29日下午孙楠发微博写道:“感谢芒果洪涛给了我参加《我是歌手3》的机会,请原谅我的鲁莽。感谢汪涵,我的睿智老友,这一次给你添了大麻烦,请原谅我的任性。感谢观众对我的关心,请原谅我的老不更事。感谢所有歌手伙伴的理解和尊重,请原谅我的简单直白,我是真的爱你们!”

  孙楠瞒过所有实施了自己大胆的计划,那么问题来了,他是啥时候冒出这一脑洞大开的想法的?这个问题,孙楠本人并无回应,但我们可以根据最近的时间轴加以推测。

  在淘汰赛阶段,孙楠名次一直在中下游的四五名位置徘徊,因此获称“五四青年”。而与他共同参赛的韩红,参赛前也已被打上“内地歌手大姐大”的标签。而在最后的决战中,大哥大遇上了大姐大,针尖对麦芒的两人颇为尴尬。

  其实,韩红孙楠两人私交颇深,就连采访时,孙楠也不时提醒媒体:“韩红是我妹妹。”于是,大男子主义的孙楠绝对不想面对与妹妹同台比拼,况且韩红在淘汰赛阶段名次也更好。

  其实就在彩排当晚,孙楠还在和戴玉强认真地准备下一轮竞演的曲目。值得一提的是,电视中并没有呈现出孙楠的第二轮竞演节目,彩排时是有的,并且阵势相当大,请来的和声人数仅次于韩红。更耐人寻味的是,彩排当晚,现场观众在第一轮投票淘汰的人是——韩红!而在彩排后的采访里,戴玉强明确表示,要帮孙楠拿下歌王。看来戴玉强也是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

  我们或许可以猜想这样一幅画面:在结束3月26日的彩排后,孙楠回到酒店躺在那儿翻来覆去睡不着。不少歌手都曾在接受今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参加《我是歌手》对于每个人来说,压力都如同考试一般。”大考当前孙楠也有此压力。“五四青年”、“妹妹韩红”、“大哥大”等这些关键词的场景,在他脑海中盘旋。忽然,他冒出一个想法:与其残酷角逐,不如主动放弃!这一灵光乍现,让他十分兴奋,立即找出纸条,写下了电视上的演讲内容……

  当然这只是推测,有没有办法验证?有!如果他写字的纸条是彩排当晚入住酒店的便笺纸的话,那么以上推测妥妥的。只可惜,那张纸,找不到了……

  且看湖南卫视如何处变不惊

  孙楠放弃第二轮比赛,给湖南卫视造成了不小的压力,但最终有惊无险地扛了过去。东方今报记者就此提问了总导演洪涛,对于这次应变,尤其是主持人汪涵,他给出了100个赞。原话是这样说的:“今天晚上确实是临时发生,为此,我们插播了一个垫片,节目时长比预计长,但广告基本按照编排呈现。这样的事件在直播中出现,很考验台里的紧急应变能力,但我们有巨大的财富,有中国一流的主持人,非常圆满地解决了突发情况。”

  而对于当晚汪涵的临场表现,在知名网络问答社区知乎,一位答主逐句点评了汪涵救场时说的话,进行了好一番激赏,甚至被其他网站起了“看汪涵如何不带脏字骂人”的标题,广为转发并引发了不少人的共鸣。在记者看来,虽然文章分析得有点神化,且文中所分析的汪涵暗中批判讽刺孙楠,都不是一个主持人该做的。不过,作为一名新闻专业毕业的记者,我想说,汪涵的临场反应与处理方式,完全够资格写入日后高校新闻与传播学专业的教科书。

  其实,总决赛当晚,汪涵一开始的表现,就如同开场时吴秀波出现的“赶歌”状况一样,并不在最佳状态。很多在彩排时讲的段子,不是没来得及说,就是没表达好。但就是面对变故时的镇定自若与张弛有度,才让他成为当晚的巨星。

  对于汪涵的“教科书救场”,大家都在电视中看到了,每个人都会咂摸出一番不同的意味,咱们就不再具体分析了。这里咱们提一下,汪涵的机智是如何炼成的?

  知乎网友“dreamofree”回忆:“当年涵哥还在主持芒果旗下一个面向湖南观众答题拿奖品的节目,有一次一个大妈没拿到奖品闹脾气,说不喜欢涵哥的风格,并当面批评了他。涵哥先转移话题,并了解到这位大妈喜欢唱花鼓戏,于是临时给大妈表演了一段,将问题圆满解决了。”这个事不需要求证,在百度搜索关键字“汪涵救场”,就有不少视频资料可供查阅。

  其实汪涵能够在关键时刻临危不乱、力挽狂澜,这种经验与自信,正是通过各种场合千锤百炼的主持获得的。可以说他是主持界的熟练工,遇到难题必然迎刃而解。因此,拯救节目的重担交到他手里,也是一种宿命。

  对了,补充一句,汪涵的机智让他的人气得到了极大的提升,从一个细节就能证明这些——某宝上他代言的某品牌方便面,竟然卖疯了。

【编辑:唐云云】

>文化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