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重大一66岁外教走过62个国家 中文名字叫土豪

2015年04月20日 10:08 来源:重庆晚报  参与互动()

  “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走过62个国家,他到重庆来了

  重大外教土豪duang旅行向来说走就走

  “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前段时间,被网友称为“史上最具情怀的辞职信”在朋友圈走红。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总是让人眼羡,不过,对Pedro来说,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似乎并没那么纠结。

  今年66岁的他,会6种语言,去过62个国家。朋友常跟他开玩笑:“你能那么洒脱,是因为你壕。”每当这时,Pedro总会急得脸红脖子粗:“我只是中文名字叫土豪而已,旅行为什么非要等到有钱了才可以?”

  重庆晚报首席记者 周小平

  任性外教名叫土豪duang

  衬衫前面印土豪,后面印duang,戴着黑框眼镜的Pedro留着胡茬,跟人打招呼阵仗总是很浮夸,是个十足的表情帝。

  他是重庆大学外国语学院外教老师,来自美国。在校园,同学们从来不叫他英文名Pedro,而是叫他土豪duang。

  前日下午,重庆晚报记者在校园见到这位和蔼的老师。他告诉记者,现在他才弄明白土豪的意思。3年前刚来重庆时,他并不清楚。

  “为了和同学们交流,我觉得有必要取个中文名字,后来有位学生建议叫土豪,我就答应了,也没问什么意思。”Pedro说,他在课堂上自我介绍时,很多学生都笑了,“我认为那是大家的热情。”

  搞明白土豪意思的Pedro感到很意外:“真的吗?但是我喜欢。”Pedro说,学生还给他了一件印有“土豪”的衬衫,夏天他便穿着衬衫到处逛。随着duang莫名其妙火了,同学们又给Pedro的中文名字加了个后缀,叫他土豪duang。

  旅行向来就是说走就走

  “虽然我现在66岁,但我仍然在旅行,我去过62个国家。”Pedro说,每次旅行,自己从不做计划,通常说走就走。

  今年寒假,在哈尔滨游玩的Pedro去了中央大街,看到不少俄罗斯风情的产品。立即决定这个暑假乘坐7天的火车去莫斯科,再搭另一趟火车去阿姆斯特丹,再去巴黎,最后飞回重庆。

  Pedro不理解身边的中国朋友,总是说等有钱了再旅行。同学们给他解释:“Pedro,你是土豪好吗,你肯定很壕,我们没那么多钱去旅行啊。”说到这里,Pedro总是有些生气:“我说过很多遍了,我只是中文名叫土豪,并不是真的土豪。旅行的方式有很多种,既可以大巴、也可以飞机,还可以乘船、火车等,可以选择最便宜的方式。”

  “你们愿意花钱买苹果手机,却舍不得拿着这钱去旅行。”Pedro说,不能遵从内心的决定,其他理由都只能是借口。

  18岁拿着10美元被赶出门

  身上没有钱,旅行的确没有什么底。不过,18岁的时候,Pedro就体验过这样的人生。

  他回忆,18岁那年,父亲给他10美元,让他离家出走。“不成功就不要回家,期间不能与家里联系。”Pedro说,他求助叔叔,叔叔只允许在他家呆1个星期。1个星期后,Pedro从报纸上得到消息可以参军。“参军后可以免费上大学,那几年的吃穿住行都解决了。”

  “同学们总是说,有钱了再去哪里,我告诉他们,没钱只是借口。”Pedro说,大学毕业后,他身上只有500美元,他去了日本。除掉机票,到了日本只剩下350美元。“第一件事情是买报纸,找工作。”

  因为喜欢旅行,Pedro后来找到一份空乘的工作,也正是这份工作,Pedro去了不少国家。

  人生就是一直在做选择

  “Life is making choice(人生就是在做选择)。”这是Pedro常挂在嘴边的话。他希望同学们跟着内心走,不要say sorry。

  学生迟到、上课心不在焉等,他都不在意,不过他很讨厌学生因为这些事情给他道歉。

  “为什么要说对不起?我的学生可以不来上课,那是他们的选择,但是他们必须要为他们的选择承担后果。”Pedro耸耸肩。

  不过,Pedro也有发飙的时候,“你尊重学生,学生就会尊重你。但是如果我发现学生做一些不应该做的事,我就会把我的鞋扔出去,当然,不是扔他们,只是扔得很远。”

  “在课堂上,要是哪个小伙伴上课耍手机,他会收缴,7天之后才归还。”学生汪行告诉记者。

  死后希望同学手舞足蹈庆祝

  66岁的Pedro如今还是孤身一人。“我的妻子就是我的职业,我的孩子就是我的学生,并且我的孩子永远不会老,十八九岁的年轻人。”Pedro最焦虑的是朋友们问起他婚姻状况后的一脸诧异。

  Pedro空闲时总会去磁器口、黑山谷等地旅行。来重庆3年,爱上了这里的风景,也爱上了这里的师生们。不过提到重庆的美食,他只叹“horrible(可怕)”,一副欲哭无泪的表情。

  “我并不是不喜欢辣,我爱重庆的辣,可是不喜欢吃猪肉,很多川菜特别油,你看我的腰围。”Pedro伤心地告诉记者,来重庆时是62公斤,如今飙到72公斤了,所以在校园只好骑单车减肥,他把长胖归结为重庆的美食。

  在Pedro看来,死亡没有那么恐惧。他说,金钱财富都会消失,而能够证明在这个世界存在过就是有人记得你的思想。

  Pedro希望他有天能死在同学们面前而不是医院。“如果我死了,我要我的学生去庆祝,大家都要出去唱歌跳舞。”Pedro说,在“妻子”和“孩子”面前离去,是他的愿望。

  即便66岁,Pedro丝毫没有退休的愿望。“视力好好的,耳朵能听见,为什么要退休?”Pedro说,自己会一直当一名老师,直到自己教不动。

  学生:他是表情帝

  前日下午,重庆大学外国语学院翻译专业的学生汪行与两个小伙伴在教学楼大厅坐着聊天。聊着聊着,其中一个小伙伴开心地哼唱起歌来。

  唱得正嗨,Pedro走了进来:“Oh,你带药了吗?”小伙伴一愣:“我为什么要带药。”当看见Pedro哈哈大笑时,汪行回过神来,土豪duang又在开玩笑了。

  “他是个十足的表情帝,表情丰富,动作浮夸。”汪行告诉记者,每次走到安装有摄像头的地方,Pedro总是主动上前和摄像头打招呼,做怪相,扭扭屁股,唱唱歌。

  汪行说,刚开始自己也难理解老师为何都66岁了还那么顽皮,后来Pedro告诉他,因为摄像头监控室的工作太单调,偶尔的搞怪能给后台工作者带去乐趣。

【编辑:唐云云】

>文化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