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豪杰石勒实力是祖逖几十倍 却对其拍马屁献殷勤

2015年06月02日 08:59 来源:扬子晚报  参与互动()

祖逖雕塑。资料图

  313年,祖逖带着2000多人挺进北方,没有后援,没有朋友,就像一个孤胆英雄。面对实力是自己数十倍的敌人,祖逖毫不畏惧,斗智斗勇,经过八九年的反复较量,收复了黄河以南大片失地。

  “赵汉”(匈奴人刘渊建立的政权)的大将石勒愤怒之下进行数次围剿,不仅无功而返,还看着盟友被祖逖一个个发展成了“同志”,地盘日渐缩小,欲哭无泪。最终无可奈何,对祖逖“拍马屁”、“献殷勤”,双方握手言和。就在北伐一片大好的形势之下,意外发生了。

  “坞主”都听祖逖指挥

  祖逖先到的是豫州(今河南地区),面临的敌人是大量的“坞主”。

  这些人是汉族的地方豪强,为了自保,拉了亲戚乡亲,又收拢了流民,少的数千人,多的上万人。他们修筑了坞堡,自制武器,割据一方,自称刺史、太守。只求井水不犯河水,大家都过安稳日子。类似于《林海雪原》中的“座山雕”。

  北方实力最雄厚的是石勒,他名义上是“赵汉”的臣子,实际上已自立门户。控制了今天的河南、河北、山西等广大地区,拥兵几十万。因为石勒太猛,“坞主”们表面上都投降石勒。双方结为盟友,称兄道弟。

  祖逖想出一个“谍中谍”的计策。

  他经常派人攻打这些“坞主”,但之前派人和“坞主”们商量好,双方只是演戏,不要当真。这些“坞主”到底是汉人,没有完全泯灭良心,答应了祖逖的计划。

  双方“大战”后,“坞主”就到处吹牛:晋军被打得落花流水,狼狈逃窜。

  于是各种捷报送到了石勒那里,石勒更加放心这些盟友,有时回慰问信,还送点武器、粮草作为援助。

  这些“坞主”之间为了争夺地盘,经常也打打杀杀。祖逖从来没有趁火打劫,各个击破,而是充当一个“调解员”,化解他们的矛盾。由于祖逖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坞主”们都被祖逖深深打动。

  在祖逖个人魅力的感召下,“坞主”们自发为晋军充当间谍,主动提供石勒的情报,并在暗地听从祖逖的指挥。

  祖逖经常抓到一些俘虏,总是优待他们,任他们自己选择去留。结果大家都不愿意走,来投降的人越来越多。

  祖逖的势力越来越强,打下的地盘越来越大,从江淮流域慢慢推进到了黄河流域。

  石勒对他非常敬佩

  石勒坐不住了,但多次进攻祖逖,占不到便宜,仅说其中一次战役。

  320年,石勒派的军队和祖逖在蓬陂(今河南开封附近)对峙,双方相持了40多天,都军粮耗尽,面临绝境。

  一天,匈奴人看到晋军1000多人一个个扛着布袋进入祖逖大营。匈奴主帅桃豹很是疑惑,里面装的是什么呢?这个时候,正好后面又有一些人扛着布袋气喘吁吁,累倒路边,桃豹立即派人偷袭。这些人看到匈奴军放下担子就跑了。

  桃豹派人打开一看,都是大米。全军震撼,因为匈奴早已粮绝,而祖逖居然军粮充足,这仗没法打了,士气大挫。

  实际上这是祖逖一计,只有这几袋是真的大米,此前袋子里装的全是沙土。

  石勒听到消息后,连忙派大将运粮支援。祖逖早已料到,派人在汴水设下埋伏,把粮食全部抢走。匈奴无奈撤兵。

  石勒虽然屡屡受挫,但并不怨恨,反而惺惺相惜,更加尊重祖逖。

  当时一些晋军将领叛逃到“赵汉”,石勒把他们全杀了,并且派人向祖逖通报,说:我最看不起的就是这些叛徒,将军痛恨的也是我所痛恨的。

  祖逖十分感动,对于匈奴的叛将,祖逖也从不收容。石勒命人在成皋县为祖逖的母亲修墓,派人专门守护。又写了封信给祖逖,请求边境通商。祖逖没回信,但没有阻止双方贸易。

  石勒是北方首屈一指的豪杰,实力占有绝对的优势。祖逖也知道,要想取得更大的成功是不太可能了,因此也不允许手下人随意进攻石勒军。双方暂时得到和平。

  祖逖忧愤中患病不起

  到了321年,对祖逖的打击接踵而至,不是敌方,而是内部。

  他看到了王敦野心勃勃,预感到江南必不能平静。自己恢复中原将成一梦,壮志难酬,忧愤中患病。

  不久,司马睿建立自己的嫡系部队,派戴渊为司州刺史,都督司、兖、豫、并、雍、冀六州诸军事。成了祖逖的顶头上司。

  这让祖逖更加愤怒,北方是他辛辛苦苦打下来的,司马睿几乎没有给他任何有力的支援,如今却要把胜利果实全部拿走。更重要的是,戴渊并没有征战四方的经验,只是一个风流名士而已,让外行领导内行,祖逖对朝廷充满了怨恨。

  但匈奴的威胁还在,他依然抱病守城,致使病情加重。当时有一个术士叫戴洋预测:今年9月,祖豫州当死。

  到了9月,祖逖仰视夜空,看到一颗巨星陨落,他仰天流泪说:这就是我吧,是上天要杀我啊,也是上天不保祐这个国家啊。

  不久,祖逖病逝于驻守的雍丘(今河南开封杞县),享年56岁。

  当地老百姓嚎啕大哭

  祖逖的生活简朴,平时没有小灶,和士兵同甘共苦,家里没有余财。对于新来的士兵,不论贵贱,都能一视同仁。所以士兵们亲如兄弟,都愿意为他而死。

  为了减轻老百姓的负担,祖逖实施了屯田,士兵们业余时间的娱乐活动就是种地,他自己也一样带头参加大生产运动。所以虽然生活艰苦,但到处是一片欣欣向荣、乐观向上的景象。

  一次祖逖宴请当地老百姓,一些老人激动不已,流着泪对祖逖说:你就是我们的再生父母啊。

  听到祖逖去世消息,豫州的百姓如同死去亲生父母,嚎啕大哭。当地人为祖逖修建祠堂,年年祭祀。

  继任祖逖豫州刺史的是他的弟弟祖约,但是他整天摆阔少爷的气派,才能远不及祖逖。石勒趁机大举进攻,不久,祖逖苦心经营的黄河以南大片土地又被攻陷。东晋与匈奴的分界线,从黄河退回到了淮河。

  提到祖逖,不得不提另外一个人,那就是和他一同闻鸡起舞的刘琨,他的声望和地位当时超过祖逖。

  扬子晚报记者 杨民仆

【编辑:唐云云】

>文化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