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侵华日军入侵广州后:民妇遭拘被编成"姑娘慰问团"

2015年07月02日 08:10 来源:广州日报  参与互动()
侵华日军入侵广州后:民妇遭拘被编成“姑娘慰问团”

广州媒体人日记记录城市沦陷前后所见惨痛情景

  物价突飞涨 取水排长龙 饿殍随处见 疫病肆横行

  文/广州日报记者林静 图/广州日报记者苏俊杰(翻拍)

  1938年10月21日,这一天对于广州来说是灰色的,从大亚湾登陆的日军开着战车长驱直入广州,未遇任何抵抗就占领了已经人去楼空的市府大楼。沦陷后的广州在长达七年的时间里在日军铁蹄下被蹂躏和践踏。88岁的江先生说,虽然他本人离开逃难,但是他听说沦陷期间广州老百姓食不果腹。蔡挺锴的孙子蔡醒民先生说,日军在广州烧杀抢掠。黄埔区牛山的“万人坑”更是日军在广州暴行的罪证。屠杀、强奸、抢掠、饥饿、疫病已成常态,此时的广州已是千疮百孔。

  (感谢蔡醒民先生提供的抗战史料)

  沦陷当日

  日军大亚湾登陆后直驱广州 长堤焚屋四面扫射

  1938年10月12日拂晓,日军在中国南海的大亚湾、澳头附近登陆。21日,日军侵占广州市区,其间中国军队先后于淡水、惠阳、福田等地与敌人有过战斗,但抵不住敌人的进攻,以溃败而告终。

  广州沦陷前,时任广州宪兵司令部少校督察长的冯湛泉回忆,1938年10月12日,由何应钦派到广州的王俊就任第四路军参谋长新职,是晚,在广州长堤金轮酒家宴客,各将领均参加。一时间集中于酒家门前马路两旁的小汽车达四五十辆之多,欢宴至8时左右,正在兴高采烈之际,突然传来一个晴天霹雳的惊人消息,说日军已于当日拂晓在大亚湾登陆,进攻广州。广州军政长官余汉谋据报,立即宣布散席,大家一齐赴越华路总部参加军事会议,急谋对策和布置军事。

  冯湛泉见司令官刚乘小汽车从增城前线回来,就问前方战况如何,见他一言不发就判断局势一定不妙。之后,冯湛泉从宪兵司令部离职到部队工作,在离职前的10月19日中午,他驾驶摩托车巡视永汉路(今北京路)、长堤、西关一带马路,见市面上的商店已陆续关门,人心浮动但秩序良好。同时见东江各县的难民一队接一队地断断续续进入市区,向西关方向前进。此时,广州市民表面尚觉镇静,但已各自作出疏散逃难的准备。

  在大亚湾的日军大部队顺利完成登陆任务之后,即分两路进攻广州。一路沿增城公路直扑广州,在增城正果附近,遇中国军队独立二十旅的抵抗,展开激战。另一路沿广九铁路一侧北进,在深圳附近,遇到驻扎在该地的广东宪兵队伍定宇一连人的猛烈抵抗,中国军队官兵异常勇猛,多次冲杀,与敌人肉搏。但敌我众寡悬殊,结果伍定宇连长阵亡,该连官兵全部壮烈牺牲。

  当日军攻陷惠州、增城进入广州时,据当时广州的百姓说,日敌南支派遣军的最高指挥官亲自率领战车数十辆沿增城公路进入广州市区后,进入长堤爱群酒店门口,用机关枪四面扫射,实行武力侦查。打完一轮排头火,看见毫无抵抗,然后四处搜索抢掠,强奸妇女,见男人就杀。此时西堤大新公司(现在的南方大厦)早已被焚烧破坏。西濠口白宫酒店以西至陈塘各街道再向西延伸,到黄沙一带被烧毁铺户民房不少。

  有图为证

  日军未遇抵抗占领政府大楼

  广州党史学者高宏的收藏了日本华南派遣军报道部在侵华战争期间拍摄的照片,收集范围自1938年10月日军大亚湾登陆作战开始,反映日军占领广州、海南、潮汕等地时的各项活动,时间大约一年左右。

日军未遭任何抵抗便占领了市政府大楼,图为几名日本侵略军军官走出市政府。
日军未遭任何抵抗便占领了市政府大楼,图为几名日本侵略军军官走出市政府。

  10月21日,日军进占广州举行了入城式,在日军举行入城式时,广州街道上国民党绘制的宣传标语和宣传画仍十分醒目。

  当天下午2时,侵粤日军主力3000人的机械化部队长驱直入广州。下午3时30分,日军在没有遇到任何抵抗下就顺利占领广州市政府大楼,之前国民党政府组织张贴在广州楼墙上的“誓死抵抗”、“与广州共存亡”等最能鼓舞斗志的大幅标语在街道上依然醒目。23日,日军第十八师团主力全部进入广州。

  在高宏的收藏的影集中,记者看到带着军刀的高松宫和另外三名带刀军官从广州市政府大楼下来的照片、秩父宫带领一队人马在前线指挥作战的照片,还有日军在中山纪念堂举行“南支派遣军合同慰灵祭”祭奠死亡士兵的照片,以及当时广州城中发生大火的照片等。

  高宏的在《日本华南派遣军报道部拍摄及编辑的相片说明》中称,国民党军队撤离广州时实行“焦土政策”,放火焚烧城市,大火数日不止。

  荼毒百姓

  民妇遭拘被编“姑娘慰问团”

  黄埔被杀乡民葬身“万人坑”

  广州沦陷后,在日军铁蹄下,广州人民不但日夜处于极端恐怖之中,而且在生活上受着地狱般的折磨。广州市人民政府参事室收藏的资料显示,由于我游击队活跃和枪击日伪官员事件时有发生,所以尽管在市区,入夜7时即宣布戒严,一般平民一律禁止通行,并经常突击检查、搜索,稍有可疑即被投入牢房,甚至被秘密枪杀。

  1939年11月,日军将拘留于广州黄德光医院的良家妇女2000余人编为“姑娘慰问团”,分送前线充当军妓,拒绝者多被杀害。

  据黄埔区一位抗日老人陈荣基回忆,广州黄埔地区的牛山有一个日军屠杀我同胞的万人坑,此坑原为清朝镇守珠江之牛山要塞炮坑,长约百米,宽深各约3米,每天均有大批同胞被日宪兵队押解至黄埔审讯,酷刑拷打;刑讯后日军又用汽车将他们运至牛山脚下炮坑枪杀或斩杀,将尸首扔进坑内。当时附近乡民粗计在该处被杀者近万人,故称“万人坑”。

  抗日名将蔡廷锴将军的孙子蔡醒民说,日军在广州烧杀抢掠,为了制造战争所需的子弹,他们抢走了十九路军淞沪抗日阵亡烈士陵园的士兵铜像,还抢走了4只铜狮子、8个铜鼎,这些铜加起来有几吨重,可以制造很多子弹。

  当时,广州的粮食供应十分紧张,因为很多农民弃田外逃,有些田园荒芜,无人耕作。日军只能依靠从日本本土、泰国运粮供应。但路途遥远,运输途中又时受袭击,即使运到,也是优先供应日军,剩余的才能供应市民。沦陷七年间,广州市民经常处于饥饿状态,饿死的路尸、弃婴在街头巷尾随处可见。日伪虽为装点门面在市内设立施粥点,但杯水车薪且稀粥如水、无济于事。

  1941年12月8日,日本向英美正式宣战并进攻香港后,由于香港回穗居民逐日增多,至1942年2月,香港居民来穗人数已逾46万人。加上商人乘机操纵金融提高米价,广州物价波动幅度更大,迫使伪广东省政府自1942年6月22日开始实行计口售粮。由于飞机轰炸,谣言四起,市面金价猛涨不已,进一步牵动粮油价继续狂涨。1944年4月至12月,广州每担米价竟涨至伪币1.5万元,油、糖、面粉、豆类亦猛涨,有时甚至增长数倍,广州市民苦不堪言。

  日伪统治期间,广州水电一直不能正常供应,至1941年11月,市内才设公共供水站,市民要每日到供水站取水,还要排“长龙”,极不方便。至1944年7月19日,广州电厂竟公然宣布自是日起一律停止供应市民用电,广州入夜便成黑暗世界。

  更受威胁的是各种疫病流行。自1940年秋,香港、澳门发现霍乱患者150余人后,日伪当局虽将来往港澳客轮停航,仍无法防止疫病蔓延,至1941年5月11日,广州、佛山两地已经发现真性霍乱,未及一周,广州市区已蔓延至52人,此疫一直流行至1943年,仍未能扑灭。

日军入侵广州场景。
日军入侵广州场景。

  广州沦陷

  前后见闻

  当时的媒体人张家耀清楚地记录了1938年10月12日到10月24日广州沦陷前后他的所见所闻,记者再次翻看这些资料时,仍能感受到日军进犯,广州城即将失陷的混乱和人心惶惶。

  10月13日(星期四) 敌人登陆淡水

  报纸发表了淡水失陷的消息后,市面上人心惶惶。我走访广东省动员委员会,他们正在修订动员方案,没有什么可以报道的。敌人刚在淡水登陆,他们已手忙脚乱。看见他们忙乱的情形,心里真不好受。

  10月14日(星期五) 有钱人纷纷逃离

  市面情形更加纷乱,有钱的市民及军政界的家眷,大都率先纷纷离市他往,自然尽量带走财宝……陈总编辑对我说,他拟先后疏散妻子到澳门去,他自己决定与报社同进退。他珍藏的书籍无法运走,很为惋惜。伍经理已将报社一些闲置未用的印刷器材包装,拟先运往清远储藏起来。

  10月15日(星期六) 福田大捷振人心

  报社收到第四路军政治部发来的特讯,谓我军在福田大捷。编辑部人心振奋,以特大字号标题第一版刊出抗战胜利的好消息。

  10月16日(星期日) 夸大战果自欺人

  今天各报刊出福田大捷的消息后,市民都很振奋,可是这则报道原来是夸大战果,未符事实的。晚上回到报社,陈总编辑找我谈话。他对夸大战果的报道深表不满,他说如此下去,自欺欺人,终必自吃恶果。

  10月17日(星期一) 警报频频人疏散

  广州今天警报频频,许多地点落了弹,这也说明敌人进一步威胁广州,市民疏散的安全更成问题了。下午我到市府等处采访,他们正准备疏散,显得很紊乱,没有什么可以发表的新闻。

  10月18日(星期二) 市区落弹死伤重

  上午我到石牌中山大学采访,他们的书籍物件都已打包,陆续疏散。据说决定疏散到云南去。今天警报不断,敌机又在市区投弹,死伤当然不少。我们的防空设备太差了。

  10月19日(星期三) 公路拥挤船艇忙

  市面很混乱,有些商店已停止营业,贴上奉令疏散字样。市民陆续疏散,可是由于交通工具缺乏,又只能向西北方向疏散。广花公路上,大小车辆拥挤不堪。过石围塘的轮渡及船艇也供不应求。看见这种混乱情形,令人愤慨!

  10月20日(星期四) 市民滞留谣言盛

  午后到市区走了一周,看见市面情形更加紊乱。要疏散的市民大都走不动,交通工具非常缺乏,有“行不得也哥哥”之叹!有不少人是不准备疏散的,据说已有汉奸四出活动,市面谣言甚炽。

  10月21日(星期五) 市府省府人去楼空

  到省府及市府已找不到人,搬不走的公物到处乱扔。据说广东省主席吴铁成早已向连县撤退,广州市长曾养甫已到广宁。省市首脑都已闻风先逃,他们公开宣称“誓与广州共存亡”、“保卫大广州”,言犹在耳,却都是空话。

  10月22日(星期六) 报馆无人机器搬光

  回报社一看,已是人去楼空,印刷机器也搬光了。晚上随同文化界宣传队在西村增埗进行宣传,增埗一带的船艇忙着过河,扶老携幼,呼男唤女,拥挤不堪。

  10月23日(星期日) 回望市区火光冲天

  我们一行30多人由董大队长带领由西村埗头搭船渡河,向西撤退。晚上,我们到达一个小村庄借宿,正准备弄饭吃,却有不少后续的人蜂拥到来。他们说日军主力部队已进入市区。我们走到村边高岗上向广州市区瞭望,只见火光烛天,一片殷红,不知道什么地方被焚烧了。

  日军侵穗路线图

  1938年10月12日

  日军在大亚湾、澳头附近登陆

  10月21日

  日军分两路进攻广州,沿增城公路经新塘、龙眼洞、瘦狗岭、沙河侵占广州市区

【编辑:宋宇晟】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8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