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红线女之子马鼎盛忆旧事:曾与母亲住颐和园

2015年07月17日 21:37 来源:中国新闻网  参与互动()

  中新社香港7月17日电 (记者 卢哲)“从粤剧方面写红线女早有珠玉在前,我只是从一个儿子的角度,去感受红线女……我妈也是个有血有肉的人,她在业务以外的生活,咱们还是有些独到的资讯。”作为粤剧名家红线女与粤剧名家马师曾的儿子,香港著名军事评论员马鼎盛17日在香港书展讲述自己与母亲的故事。

  66岁的马鼎盛已经头发花白。回忆起母亲,他说,舞台背后的艺术家,也是慈母。

  红线女一家早年从香港搬到内地生活,而多年后马鼎盛又从内地回香港发展,幷在电视台“讲军事”。儿子离家,红线女很担心,特地嘱咐在香港的熟人要多关照。

  “我说军事,”马鼎盛半开玩笑的说,“我讲错了是造谣,讲对了是泄密,她很担心啊。”

  后来随着事业发展,红线女渐渐对儿子的职业放下心来,甚至还多次在海内外听过马鼎盛的军事讲座。

  “2006年,我在马来西亚有个军事讲座。正巧我母亲也在马来西亚有个演出,于是她排出时间,冒着滂沱大雨来听我讲很闷的军事。”马鼎盛说,两个小时的讲座时间,红线女就在台下静静的听和看,“讲座结束后,我妈就过来说,结束了我们一起吃饭吧。”

  “我还要跟活动人员吃工作餐呀。”马鼎盛回答道,但红线女很坚持,说“还有谁要跟你吃饭的,叫他过来跟我一起吃。”马鼎盛回忆往事忍不住笑着摇头,对母亲的“霸气”无可奈何。“我只能说好好好,女姐(戏迷对红线女的尊称),都听你的。”

  红线女最后一次去听儿子的讲座,是在她离世前一周。马鼎盛从香港去广州开讲座,红线女又听完全程。当晚,红线女推掉了和徒弟的饭局,坚持要和儿子吃饭。“最后她还送我到火车站坐直通车,让我到了香港打电话告诉她。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好像很舍不得我。”马鼎盛说。

  而作为一个女性名人,红线女也经受过风浪。

  文化大革命期间,红线女被“打倒”,剃了“阴阳头”。当时在北京读书的马鼎盛想办法南下探望母亲,“见面之后她说,没事的,你回来干什么。”

  “我忍不住问她,你是不是被剃头了?”马鼎盛回忆说,红线女把帽子摘下来给儿子看了一眼说,“没什么,会长回来的。都会好的。”

  “我母亲,一直很坚强,很能‘挨’。”马鼎盛微微沉下嗓音。

  作为粤剧名家的后代,马鼎盛也跟着母亲见过许多当时的国家领导人,其中对周恩来的印象特别深刻。“我第一次见周恩来的时候在念小学,第二次见是中学。周总理给我的感觉是很尊重人,他连跟我握手都很认真,而且他能记得上一次跟我见面是什么时候,我们谈了什么。”

  1962年正值困难时期,周恩来见红线女身体不好,就安排她一家住进颐和园休养。“后来有一天周总理来探望我们,问我妈妈住的好不好?我妈妈说,好啊。不过我妈说话特别像小孩,又接了一句‘不过有老鼠啊!’总理哈哈大笑。”马鼎盛说,其实这么一个大园子,怎么可能没有老鼠呢?但谈笑间也感受到了融洽的气氛。

  在红线女逝世一周年后,马鼎盛写出了《我与母亲红线女》一书,而提笔一半是为了完成遗愿。“母亲最后几年总叫我帮她写一本传记,我说我没有资格,一来我不是粤剧人,二来我是做新闻的,不是做文学的,写文学实在不行。但没有办法,她的遗愿我总要完成。”(完)

>文化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