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禹城火车站之战300日军投降 日队长向八路军道歉

2015年11月26日 14:36 来源:人民政协报 参与互动 
禹城火车站之战300日军投降日队长向八路军道歉
1945年8月,山东八路军对日伪全面发起大反攻

  山东省禹城县地处黄河下游鲁西北平原的徒骇河畔,禹城火车站就坐落在津浦铁路干线上。1945年12月29日,禹城县城被八路军解放。

  但距离县城5公里左右的禹城火车站还驻有近千名装备优良的日军,不肯向八路军投降。而晏城一带的国民党军队和一些地方伪顽武装为了呼应这股日军,不断派兵对禹城解放区进行挑衅骚扰。

  我渤海军区第四前线部队迅速打响了火车站之战。

  驻守禹城车站的是日军12016部队渡边师团131联队山谷大队的几个中队。这支部队曾参加武汉、长沙、衡阳等战役。八路军攻下禹城县城后,曾派人到车站给日军送通牒,命令这股日军向八路军投降,但日军指挥官大队长山谷自恃装备精良,狂妄地予以拒绝,还对前往送通牒的八路军战士说,他的部队从长沙打到贵州,“胜利大大的”。现在他率部奉命驻守此地,只向国民党军缴械,八路军想缴他的枪,只管来较量。

  炸掉碉堡

  面对日军的蛮横挑衅,我渤海军区第四前线部队调集特1团、特2团、骑兵大队、警备6旅和禹城武工队,于12月30日下午分四路向禹城车站进发,将拒不投降全部日军团团包围。

  为了给日军最后一个机会,在发起总攻之前,我军请“反战同盟”的日本人用日语向驻车站日军进行了劝导,并告诉被围日军,日本早已宣布无条件投降,如果缴械投降,就会得到宽大处理。但驻守车站的日军却摆出一副抵抗到底的架势,不断向外开枪开炮。

  在劝说无效下,我军警备6旅11团、12团分别在车站南面和东面向敌人进攻,与此同时,特1团、特2团在车站北面和西面沿铁路发起强攻。特1团3营8连担任主攻突击队。8连连长王清河带领全连战士,冒着敌人掷弹筒和迫击炮的猛烈炮火,匍匐向前。当8连进入到车站日军固守的大碉堡附近时,被日军发现,于是碉堡上方和碉堡左右的日军轻重机枪交叉扫射,掷弹筒、迫击炮打得烟土弥漫,封锁了8连前进的道路。

  “不炸掉这个碉堡,我们过不了这一关,干掉它!”连长话没说完,战士纪明山抱起炸药包冲了上去。但他还没有到达碉堡,就被敌人击中。

  战士马有年接着又冲了上去,他时而匍匐前进,时而弯腰疾跑,躲过敌人的扫射,灵活地冲到碉堡前,把炸药放在碉堡的门口,点着了导火索。只听“轰”的一声巨响,碉堡里的敌人全被消灭,突击队迅速占领了碉堡附近的有利位置。

  敌人反扑

  特2团3连的战士们,经过三次冲锋,终于突入到车站的西南角,将20多名日军压缩到一座楼上。但日军仍然负隅顽抗,通过窗户,用重机枪疯狂地向3连阵地扫射,子弹打得战士们一时抬不起头来。

  战士张元升、杨金芳、宋清江挺身而出,“这个任务交给我们了!”他们提着手榴弹,向敌人掷去。敌人碰了个硬钉子后,不敢乱动。沉默了一阵子,日军忽然放出两条军犬来。这两条狗跑到玉皇陈村前,东跑跑,西窜窜,又在地上打了几个滚,竖起尾巴摇摆起来。郭教导员和战友们心里纳闷儿:敌人耍的什么花招?正琢磨着,突然敌人的迫击炮火猛烈轰击我军阵地。原来军犬是给敌人指示目标的。

  轰击足足进行了20多分钟。我前沿阵地多数被炮火轰塌。炮火刚停,几百名敌人疯狂地向我军阵地扑来。满腔怒火的战士们,盯着那晃动的白膏药钢盔,先是一顿手榴弹,接着各种枪支一齐开火,硬是把敌人的冲锋压了下去。铁路上、沟壑间,留下了横七竖八的尸体。

  随着敌人一次又一次的反扑,我1营战斗减员人数也在不断增加。指挥部紧急派特2团3营的一个连,赶到玉皇陈庄加强防守力量。

  追歼敌人

  下午2点左右,玉皇陈庄阵地前的达子庄和铁路两侧,炮火连天,浓烟四起。几股敌人再度跃出沟外,向我防线西侧猛攻,突进了玉皇陈庄。郭教导员率两个连同敌人进行巷战。

  日军无心恋战,散成小股,四面奔突,拼命夺路南逃。我指挥员以变应变,命令各连以排为单位,用“五虎擒羊”法追歼敌人。就这样追追打打,日军一路上丢盔弃甲,死伤狼藉。在唐庄附近,路西的日军与路东的日军汇合成一股,一起向南逃窜。

  当日军以为已经逃出我军的包围圈而沾沾自喜时,他们突然发现,有一支骑兵队伍横刀立马出现在他们的前面。这正是我渤海军区骑兵大队。骑兵指战员们呐喊一声,纵马挥刀冲向敌人。这时,11团、12团的战士们也由南向北迅速包抄过来。

  日军见突围无望,立即作“困兽犹斗”的准备。在山谷的督战下,剩下的300多名日军聚集在100多平方米的地方,全部装上刺刀,在路基斜坡上拉开架势,要与我军战士肉搏拼命。

  “困兽犹斗”

  为了促使这股日军尽快放下武器,我军中的“反战同盟”队员铃木等人向被围的日军再次进行了劝降:“弟兄们,天皇已下诏投降了,战争已经结束了,不要再做无谓的抵抗了,你们的父母妻儿正日夜盼望着你们回家,八路军优待俘虏,缴枪不杀。”

  在“反战同盟”队员的呼喊下,被围困的日本兵渐渐失去了继续抵抗的意志,先是默然静听,不一会儿,一些日军士兵开始把枪扔在地上。有的日军士兵竟然开始哭了起来。随着我军的包围圈越来越小,四周到处可以看到我军战旗,日军大队长山谷也丧失了斗志,他放下指挥刀,举起软而无力的双手,无可奈何地喊道:“投降!我们统统地投降。”

  一听这话,手中还握着枪的日军立即把枪“噼里啪啦”地扔了一地,300多个日本兵全部向八路军举手投降。

  战斗胜利结束后,在津浦铁路两侧长达20里左右的范围内,到处布满了侵略者的尸体和丢弃的枪支弹药、军需物资,还有不少伤兵躺在地上呻吟。被八路军缴了枪的日本士兵,在请示我军后,一批日军哭丧着脸,忙着给被击毙的日军官兵尸体进行火葬。另一批日本兵则去照顾躺在地上的伤兵。当在战斗开始前,对日军送通牒的我军战士再次走到山谷面前时,山谷低头鞠躬说:“大大的对不起!”

  据当时我军前线战报报道:此次战斗共毙敌120名,伤敌160名,俘敌500余名,缴获重机枪6挺,轻机枪10挺,八二迫击炮2门,掷弹筒18门,步枪500多支,汽车12辆。此外,还有车站敌军仓库内数量众多的粮食、被服、子弹等。

  禹城车站一战,是我山东部队歼灭日军人数较多的一次战斗。为此,渤海军区全体参战部队受到山东军区的传令嘉奖。

  1946年1月1日下午,日军俘虏在我军押送下经县城离开禹城时,市民围观,欢声雷动,很多群众激动地说:“这七八年从没有这么热闹过。”至此,禹城县全境解放,禹城县人民进入新的战斗历程。

  (本稿由山东省德州市政协文史委提供)

【编辑:唐云云】

>文化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