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华报| 侨网
English| 图片| 视频| 访谈|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地方| 新媒体| 供稿

假电影不死,真电影难立

2016年03月21日 07:47 来源:新京报 参与互动 

  【一家之言】

  IP概念不死,斗争不止。实际上这是一个你死我活的局面。假电影不死,真电影难立。大家要知道,电影本来分两种,好电影和坏电影。好坏我们都能接受,但还有一种假电影,它也是用电拍的,也有影儿,但从头发梢儿到脚指甲盖儿都是假的。

  假收视率、假票房、真水军是影视业毒瘤

  原来影视界的投资主要来自于房地产企业,偶尔有煤老板探头探脑进来玩个票,当然,有时也顺带玩个女票。总体来说,房地产老板和煤老板都不想改变影视的游戏规则,没有要求影视界要有盖房子思维和挖煤思维。

  但是互联网资本进来以后,要求影视界的人得有互联网思维。还发明了一个词,叫网感。现在你网感不好,搞不了影视。但是到底什么是网感呢?快感人人都清楚,痛感、幸福感每个人的程度不同,但大家也都明白。唯独这个网感比较难解释。大家记住,当一个词或概念,只有特定人群使用或才能解释的话,这一般就是骗局,是话术。

  互联网资本把影视的游戏规则变得粗暴简单。首先要快。拿到一个IP赶紧弄,手快有,手慢无。气人有,笑人无。现在有些公司照着点击率排行榜和读者评分榜从上往下买,有些买了也不拍。不拍为什么还要买?就是我不拍你也甭想拍,花钱把对方成功的可能性掐死在萌芽之中。这也叫跑马圈地,开疆拓土。

  其次呢,胆儿要肥。什么意思呢?就是要“敢于”造假。你要拍电视剧,对不起,要学会买收视率,你要拍电影,要学会买票房。除了这两点,你还必须得买水军。虽然买了水军也不一定能水淹三军,但是如果你不买水军就肯定会被喷成水货。大家知道,水军有个冠冕堂皇的名字,叫口碑营销。最近有篇水军揭秘的文章,有一伙水军接了同档期两部电影的口碑营销,左右手互搏,生生变成了墓碑营销。

  假收视率、假票房、真水军,这一真二假三兄弟是中国影视业的原罪和毒瘤。在一个以假为真的行业里工作是危险的。姜文的《让子弹飞》里,那个假黄四郎被当成真的以后,真黄四郎就成了假的。李鬼拿着假板斧能所向披靡,李逵那真板斧就显得很傻。

  所以我常说,以前的影视界顶多有伪君子,有绯闻,好歹说明我们活在一个真实的人性世界里。但现在影视界是资本界,不管是编剧导演演员制片人还是什么人,现在有俩标志你要是没有你就抬不起头。一是你有没有上市公司或即将上市公司的股份,没有说明你不牛×;二是有没有自带会所。

  原来中国影视界谈事都喜欢去公共场所,酒店咖啡馆办公室什么的,现在不管谁都会说来我会所吧,找个老乡当大师傅,有人来谈上亿的项目就吃点家乡菜,显露一下朴实本色。我前几天忽发奇想,是不是我也得弄个会所,装装样子,但我去一打听房租,太贵了,肉疼。

  资本竟然真的把影视美学给改变了

  我入行十几年,一向被人说写得不错,但最近一年来,情况发生了极大的变化。最近有两三家特别low的大公司,评估我剧本的时候,都说我写得陈旧、老套、不好玩儿。我写的都不好玩了,那世界可能真的被玩坏了。资本竟然真的把影视美学给改变了。

  几年前,中国影视界主要拍婆媳剧的时候,我一直在批评他们为什么不照顾一下年轻人,那时候影视界的人都说主流观众是中老年妇女朋友。但怎么过了没几年,他们就不照顾这些中老年朋友了?就都是90后看电视了?所以我还是要批评他们,为什么不照顾一下我们中老年朋友?

  年前我说了一句话,IP概念不死,斗争不止。实际上这是一个你死我活的局面。假电影不死,真电影难立。大家要知道,电影本来分两种,好电影和坏电影。好坏我们都能接受。但中国还有一种,就是假电影。它也是用电拍的,也有影儿,但从头发梢儿到脚指甲盖儿都是假的。

  现在资本把大IP的价格提上去了,但对于如何把大IP转化为剧本并没有良策。这里边的原因很复杂,但主要的一个原因是没有那么多职业编剧。我们现在的影视业,增速太快。生产关系和生产力根本不能匹配。一个职业编剧从入行到成熟,至少需要十年时间。其他工种也一样,都需要一个成熟的时间。

  现在影视剧组里边的灯光师傅基本都是来自河南的农民朋友,河南出了很多灯光村。美术道具好多是家装行业的朋友,昨天还在毛坯房里刮腻子,今天就在片场帮着搞选妃大典。全民都在搞影视,像是一场浩大的运动。编剧不够使,有些网红也来插一脚。郭美美进去之前,就在家里搞剧本。如果郭美美不被抓的话,她写的剧本应该也是大IP。

  不久前,马化腾老师在两会提案中,说自己旗下那个阅文集团有一千万部文学作品。大家知道一千万部是什么概念吗?从汉字诞生起,中国有一千万部文学作品吗?我去查了一下相关资料,没有确切数字,如果有哪位朋友知道中国五千年文学总量,希望能予以指教,我可请吃一顿火锅,去去虚火。

  我的好朋友编剧高大庸发了一条朋友圈,说1000万部文学作品听上去很震撼,其实是四部,分别是:霸道皇帝爱上我,300万部;满朝文武爱上我,300万部;花魁大长腿之贴身龟奴,300万部;鬼吹灯鬼吹蜡,100万部。这么合并同类项之后好像能摸着点眉目了。

  □宋方金(知名编剧)

【编辑:刘欢】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