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作家雪漠:小说的魅力在于可以创造无数种可能

2016年04月23日 17:35 来源:中国新闻网 参与互动 
作家雪漠

作家雪漠

  中新网北京4月23日电(上官云) 在中国当代文坛上,西部文学近来作品频出。23日,世界读书日当天,西部文学作家雪漠推出了新作《深夜的蚕豆声》,这也标志着他的“故乡三部曲”系列正式完结。回顾创作经历,雪漠说,非常希望得到评论家们和读者们的建议与批评,“从中汲取有益成分”。

  1963年,雪漠出生于甘肃凉州,酷爱写作,迄今已经创作“大漠三部曲”、“灵魂三部曲”两个依托西部大地的长篇小说系列,被称为“西部文学的领军人物”。

  2009年,雪漠由甘肃移居岭南后,西部大地成了他记忆中的故乡,投射在其作品中,便诞生了“故乡三部曲”这一新的作品系列,,其中包括长篇小说《野狐岭》、长篇自传体散文《一个人的西部》和小说集《深夜的蚕豆声》。

  “三部作品,呈现了雪漠西部故乡的三种风貌,或者说,塑造了雪漠心中的三个故乡:一是大漠飞沙英雄奇幻的故乡(《野狐岭》);一是父老乡亲人生奋斗的故乡(《一个人的西部》);再有就是故事里的故乡(《深夜的蚕豆声》)。”该书责编陈彦瑾表示。

  “我总觉得,雪漠生活的方式就像文学存在的方式。”评论家陈晓明与雪漠相识较早,对其文学作品也颇为了解。他眼中的雪漠,对文学有着独特的理解和态度,“他的创作方式也很独特,值得我们探讨;值得文学批评去关注”。

  “小说的魅力在于,你可以创造无数个世界、无数种可能,也可以在小说中体验无数种人生。”所以,雪漠在写《深夜的蚕豆》时,设定的前提就是饱满、丰富,能够体现西部人的丰富和复杂,“我想,我已经实现了这个目的”。

  在评论家杨庆祥看来,雪漠的作品可能具有一种文化或者象征维度的诗学意义,即精神性、美学的诉求,“最早读到《野狐岭》的时候,我的感觉就是‘惊艳’:它符合我对长篇小说的期待”。(完)


【编辑:张曦】

>文化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