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信息

解放邛崃之战:从下水道潜入城内 架云梯强攻

2016年07月07日 15:58 来源:人民政协报 参与互动 

  1949年7月,解放军第二野战军经湘黔入川,18兵团和第一野战军7军由陕西入川,完成了对成都地区国民党军队的包围。国民党军各部除被歼灭外,纷纷起义投诚,唯独李文第5兵团继续顽抗,在由新津经乐山宜宾逃往云南的去路被截断后,企图取道邛崃,向西昌逃亡。

  邛崃地处川康要道,被国民党军队视为在川西负隅顽抗的重要地区。从1949年12月起,国民党四川省主席王陵基3次到邛崃布防备战,先后组织了邛崃县防谍保密组、国民党邛崃党员工作队、“反共救国别动总队邛崃支队”、邛(崃)大(邑)(蒲)江(名)山山防总队、“反共自卫总队邛崃西路区队”等组织,企图抗拒解放。

  正当他们在苦心策划突围计划时,解放军二野先头部队已胜利进入了蒲江、名山两县,切断了敌人西逃的退路。同时,中共川西边临工委领导的川康边人民游击队纵队司令部亦率领部分人马师出名山东进,解放邛崃之战就此打响。

  王陵基的“精心”策划

  刘文辉在西康(今四川西部和西藏东部地区)宣布起义后,原来想通过此地逃到康藏地区的国民党各色各样的军队和官吏,相继被阻,只好也退到邛崃县城。国民党四川省保安司令部的军械弹药,也随着王陵基的西窜,源源不断地运到了邛崃县城内。阎锡山的“国民党行政院战斗内阁司令部”,原是准备退到西昌的,这时也暂时搬到了邛崃县城的新公园内。

  12月16日,王陵基带着随从及其保安第8、第9团,西逃至邛崃县城,他在县政府内住下后,立即又任命薛奉先为“川康宣抚司令”,令其拉起武装做好总岗山一带的布防,然后西进康藏;命令各保安团集中兵力击溃刘文辉起义军;以3个保安团由洪雅方向袭击雅安的左侧;以另外3个团由邛崃绕到芦山转雅安攻击起义军之右侧;再以两个团配合国民党正规军胡宗南部,由名山正面出击。同时,王陵基还面许杨显铭以师长头衔,许以枪支弹药,声称要“死守邛崃,与共军决一死战”。

  18日晚,王陵基在县府大院内召集幕僚们再度策划“进康灭刘”的战斗计划,参加者除了先大启、王崇德、王永庆、吴守权、任望南等随行的省府人员外,还有国民党中央立法委员、邛崃县前任县长任和平、现任县长薛奉先等人。

  19日上午,解放军已到蒲江西崃场的消息传到邛崃县城,邛崃县国民党党政军官员找王陵基请示。谁知王陵基在邛崃县府内做出最后的“决策”竟是“先到大邑再说”。他说完这句话后,即慌忙带上少数随从,出县城北门,向大邑县逃窜。于是国民党党政军官员也跟着他一起跑了个干净。

  解放军兵临城下

  国民党邛崃县县长薛奉先在王陵基离开邛崃后,立刻找到“山防总队副总队长”杨显铭,商讨上山打游击的计策。

  杨显铭原系国民党军著名爱国将领李家钰部的旅长,1946年在河南滑县曾被解放军中原野战军第12军俘虏,后经教育释放回川,恰好在此时,他闻知来邛崃的部队正是原俘虏教育自己的第12军,便产生了接应解放军进城的打算,只是鉴于国民党军部队还在城中,不好轻举妄动,在薛奉先拉其外逃时,便婉言相拒,留在了城中。

  这天中午,当王陵基从邛崃县城亲率3个保安团,与国民党第1军、第65军、交警总队等残部数千人携带大量辎重和家眷,从邛(崃)大(邑)简易公路回窜大邑时,正逢川康边人民游击纵队邛大边支队在公路中段的大邑县王泗营乡集结。该队立即投入战斗,在黎庵子、罗院寺、肖岗、芦大林、王泗营街口、飞羊浦、官渡河等地进行伏击拦截。战斗至20日,俘敌500余人,缴获王陵基的轿车和吉普车各1辆、电台1部,六○炮1门,枪支130多件。王陵基逃到大邑县城,惊魂难定。

  下午4时,人民解放军第12军第36师第106团,经彭山、蒲江西崃场,抵达邛崃县城南郊。然后,又兵分两路.由南北两个城门向县城内发起进攻,实现了上级首长所赋予的在12月19日下午打响邛崃战斗的任务。第108团也在两个多小时后随第106团赶到了邛崃县城下。

  “固若金汤”瞬间告破

  国民党军守卫邛崃县城南门的部队是本县警察中队,他们奉薛奉先之命,紧闭南门,凭借南门城墙顽抗。在南门打响之际,薛奉先慌忙一面下令防守5个城门的警察部队抵抗,一面将县府的大印交给杨显铭,然后带上少数随从,仓皇逃出北门,向大邑县城逃去。

  邛崃城是四川4大古城之一,城墙之坚固在川中各县城中是首屈一指的。自秦代建城2000多年以来,城墙经历了从木城墙、土城墙到石城墙的不断修建加固。到临解放时,城墙的修建已日趋完善,个别地段虽有倒塌损坏,但在王陵基、薛奉先的命令下,也很快得到了修复,号称“固若金汤”。

  解放邛崃县城的战斗一打响就相当激烈。解放军攻城部队先用迫击炮从正面强攻大南门,并压制住了国民党军守城部队的猛烈火力。在城楼上担任指挥的县警察中队长廖培荣被炮火击中身亡,其部又由分队长乔现庭继续率队依托高高的城墙抵抗。解放军攻城部队被压制在城下,一时间形成了对峙状态。

  解放军见从正面攻城一时难以奏效,在当地老百姓的帮助下,决定派人从城东南角施水碾附近的下水道潜入城内,里应外合;并用慈竹赶造登城工具,从小南门附近架起云梯强攻。

  强烈的炮火终于先使大南门城楼房守敌失去招架能力,解放大军由此攻入城内,国民党军沿街而逃。西门守敌,闻知南门已被攻破后,也弃枪而逃。在南门攻城战打响时,杨显铭正送薛奉先出城。杨显铭登上北门城楼,待薛奉先远去,下令守卫东、北两城门的县第一警察中队停止抵抗。解放军迂回部队到达城北门时,北城门守敌即大开城门向解放军缴械投降,迎接解放军入城。当晚,杨显明在新贤街自家门前召集残留人员向解放军缴械,邛崃宣告解放。

  邛崃守军顷刻瓦解

  19日傍晚,解放军攻城部队在城内仅作短暂停留,又急速开出北门,向大邑县进军。此时,解放军后续大部队相继进入城内,邛崃县城宣布解放。解放军第12军政治部授权杨显铭,组织邛崃县解放委员会,以协助解放军的工作。

  杨显铭立即着手组织解放委员会,联络一些民主爱国人士,组成了以原民盟邛崃分部主任方瀛西为主任委员、杨显铭为副主任委员、张开阳等人为委员的委员会。会址设在东街的原县参议会的“议事堂”,积极宣传《共同纲领》,维持地方治安,协助人民解放军筹集粮草,为川西全境的解放做最后的努力。

  这天,解放军第36师侦察连、工兵连也随第106团于下午3时抵达蒲江西崃场,然后经新场、宝林寺,从邛崃县城以东直出桑园,准备配合主力占领大邑县城。

  川康公路上的咽喉要道邛崃县城上空,飘扬起了“八一”军旗。

  20日夜,当刘伯承、邓小平接到第二野战军第三兵团第十二军副军长兼参谋长肖永银发来的“我已占领邛崃县城”的电报后,立即开始部署下一步围歼国民党军胡宗南残部的作战,并向北京中央军委报告川西战场的这一重大进展。

  随着邛崃、大邑、名山、蒲江等县的解放,使困守成都、新津一带的国民党李文兵团及其所辖的7个军被困川西,于是兵分三路向解放军防线攻击,企图突出重围。

  12月24日晨,李兵团右翼先头部队受阻于邛崃固驿地区,与解放军激战1天败北,遂向大邑方向转移。25、26日在邛崃、大邑交界地带先后被歼。右翼军一部曾窜到邛崃县城东北,逼近县城东门。解放军第12军军指挥所和军直机关人员全部投入战斗,于27日拂晓予以全歼,生俘敌第三军军长盛文及其官兵近千人。左翼敌军沿途遭到解放军截击而溃散。李文率领的主力于26日晚在邛、蒲交界的五面山地带,被人民解放军全部包围,只好派人到邛崃县与解放军12军谈判。27日下午2时,李文带领袁致中及第一军军长陈鞠旅等20余名将领及所部官兵,向人民解放军投诚。李文兵团覆灭后,在邛崃地区的国民党其他各部纷纷起义,邛崃境内的国民党军队彻底瓦解。

【编辑:唐云云】

>文化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