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English| 图片| 视频| 访谈|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玉兔精是公的还是母的?

2017年02月17日 16:35 来源:北京晚报 参与互动 

  河西

  月藏玉兔日藏乌,所以,有乌鸡国,怎么能少得了玉兔精所在天竺国?太阳太阴,日月对举,阴阳互补,谁都少不了谁。

  和《西游记》中的大多数女妖精一样,玉兔精也贪恋唐僧的男色,采阳补阴,以成太乙金仙不死之身。被孙悟空一眼看穿头上妖氛后,那女妖解剥了衣裳,摇落了钗环首饰,跑到御花园,于土地庙里,取出一条碓嘴样的短棍,短棍儿一头壮,一头细,却似舂碓臼的杵头模样,与孙悟空大战半日不分胜负,不要被兔子的柔弱外表所迷惑,这功夫,可比白骨精、蜘蛛精之流的女妖厉害多了。

  实战的武器,一寸短一寸险,玉兔精用她在月宫中捣药的杵头与孙悟空可长可短的金箍棒比拼,竟能不落下风,可见玉兔精真是巾帼不让须眉的女中豪杰。当悟空耻笑玉兔精手上的兵器时,玉兔精以诗作答:

  仙根是段羊脂玉,磨琢成形不计年。混沌开时吾已得,洪蒙判处我当先。

  源流非比凡间物,本性生来在上天。一体金光和四相,五行瑞气合三元。

  随吾久住蟾宫内,伴我常居桂殿边。因为爱花垂世境,故来天竺假婵娟。

  与君共乐无他意,欲配唐僧了宿缘。你怎欺心破佳偶,死寻赶战逞凶顽!

  这般器械名头大,在你金箍棒子前。广寒宫里捣药杵,打人一下命归泉!

  说这段仙根,开天辟地之时就已存在,更在大禹治水的定海神针出现之前,可见其资历之深。不过她的本领和悟空比起来终究稍逊一筹,又斗了十数回,玉兔精不敌,逃往她的根据地:毛颖山(毛颖出自韩愈《毛颖传》,其实就是毛笔)。说她在山中有三处洞穴,显然指狡兔三窟。此时,太阴星君带了嫦娥赶至,对悟空道明实情:这妖怪,是广寒宫捣玄霜仙药之玉兔,私自偷开玉关金锁走出宫来,摄藏了天竺国王之公主,化作公主模样,欲破圣僧的元阳。和乌鸡国的故事相仿,玉兔精下界作乱也不是没有缘由的,据太阴星君说,天竺国的真公主,前世是蟾宫中之素娥。十八年前,她曾把玉兔儿打了一掌,思凡下界,投胎于国王正宫皇后腹中,而玉兔为报一掌之仇,也追至天竺国中,才有这段恩怨情仇。

  一物降一物,大圣战玉兔,打得气喘吁吁,也就稍占上风,可是太阴真君一现身,玉兔精乖乖现出原形。

  在86版《西游记》中,演玉兔精的是当时的红歌星李玲玉,她在剧中演唱的一曲《天竺少女》,异国风情风靡大江南北,也给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玉兔,不论是在书中还是剧中,似乎都是美女无疑,可是问题偏偏就出在这个性别上了。因为兔子的雄雌很难区分。初生仔兔性别,一般可通过观察阴部生殖孔形状及与肛门间距离识别:孔洞扁形而略大,与肛门间距较近者为母兔;孔洞圆形而略小,与肛门间距较远者为公兔。古人难以分辨,所以才吟出“双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的千古名句。

  虽然南北朝时《木兰辞》的作者已经能朴素地分辨兔子的雌雄:“雄兔脚扑朔,雌兔眼迷离。”但是相当多的人仍然认为兔子是望月而孕。晋张华《博物志·物性》:“兔舐毫望月而孕,口中吐子,旧有此说,余目所见也。”明张瀚《松窗梦语》:“兔视月孕,以月有顾兔,其目甚嘹。今人卜兔多寡,以八月之望,是夜深山茂林,百十为群,延首林月。月明时则一岁兔多,晦则少,是禀顾兔之气而孕也。”《博物志》还说兔子望月怀孕吐而生子,兔这个字之所以读“tu”音,就是从“吐”这来的。

  顾兔,也作“顾菟”,就是月中捣药的玉兔,最早出现在《楚辞·天问》:“厥利维何,而顾菟在腹?”王逸注:“言月中有菟,何所贪利;居月之腹,而顾望乎?”闻一多说顾菟是蟾蜍,但现在大多数学者都认为应做月兔来解。顾,也就是看、回望,地下的雌兔望月而孕,而月中的这只兔子,是世间唯一的一只雄兔。所以,按照这一逻辑,现在所有的兔子,都是这只月兔的子孙,我们在元宵节要看兔子灯,也是因为正月十五月圆之夜,那是月中玉兔的天下。

  正因为月兔是月中阴精积成兔形,所以顾兔既指月亮和月光一样的霜雪,也指精液或性行为时女子下体流出的爱液。了解了这一层意思,我们再看玉兔精的故事,难免猜测其中隐晦的爱欲指向。变雄兔为雌兔,欲与唐僧成亲,显出这种爱欲指向的合乎逻辑性,而明末叶昼(托名李贽)的评点却在同性恋上大做文章,认为月兔还是公的,他在第九十五回总批中写道:“向说天下兔儿俱雌,只有月宫玉兔为雄。故兔向月宫一拜,便能受孕生育。今亦变公主,抛绣球,招驸马,想是南风大作耳。今竟以玉兔为娈童之名,甚雅致。书罢一笑。”这段话汪象旭也看到了,他也写了一段,存同性恋一说以记之:

  玉兔抛球,欲招唐僧为偶,采元阳以成太乙上仙。然按空玄子云:“天下之兔皆牝,惟月中兔为牡,故凡兔望月而孕。”所以悟真诗云:“坎配蟾宫却是男。”以月中兔属阳也。若然,则招偶采阳何为耶?尝见叶仲子之评此回者曰:“想是南风大作耳。”又曰:“玉兔可为娈童之雅号。”然乎否欤?余亦姑存而不论。

  因为兔子难辨雌雄,又有的兔子在进入发情期的时候会相互闻舔性器官,或者直接在同性身上发泄,在古人看来难免有同志之嫌。至明清时又发展出一种兔儿爷的崇拜,清袁枚在《子不语》中记载道:“冥间官吏俱笑我、揶揄我,无怒我者。今阴官封我为兔儿神,专司人间男悦男之事,可为我立庙招香火。”兔儿爷正是月宫玉兔,其泥塑造型的面部却胭脂红唇绝类窈窕女子,自清朝乾隆年间禁止嫖妓后,反倒更加鼓励大家嫖男妓。清朝戏曲中反串女性的优伶,常兼作色情生意,称相公(指娈童)或是称兔儿爷。在天津,男同性恋往往被称作兔二爷。可见兔子的同志问题,源远流长,那么,《西游记》中的这只玉兔,到底是公的还是母的呢?

【编辑:鲍文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2017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