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笑佛”唐杰忠:逗哏捧哏一棵菜 甘做绿叶捧红花

2017年06月19日 18:42 来源:央广网 参与互动 

  央广网北京6月19日消息(记者何源)据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报道,6月18日晚,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唐杰忠因病逝世,享年85岁。唐杰忠是相声捧哏巨匠,曾与马季、姜昆等搭档,连续多年参加央视春晚的演出。1987年春节晚会上,唐杰忠曾与姜昆合作表演的《虎口遐想》堪称经典,广受好评。

  唐杰忠先生曾被评为“十大笑星”,获得“侯宝林金像奖”、“中国曲艺牡丹奖终身成就奖”等种种殊荣不胜枚举。他的捧哏风格朴实憨厚、儒雅自然,能与每一个合作的逗哏演员配合的严丝合缝。也正因为他永远以笑脸面对观众和朋友,大伙儿都尊称唐杰忠为“笑佛”。做了一辈子捧哏演员,用唐先生的话说:逗哏捧哏一棵菜,甘做绿叶捧红花。

  2017年春晚刚结束,重新被搬上舞台的相声《虎口脱险》马上就成了讨论的热点,而这段1987年姜昆和唐杰忠合作的经典版本《虎口遐想》,更是时时被人拿出来重温。

  听闻唐杰忠先生病逝的消息,从昨晚开始,相声界演员纷纷发文表达悲痛哀悼之情。相声演员石小杰表示,唐先生离开一生喜爱的舞台和观众,这是相声界又一巨大损失。他一生与多名相声演员合作,给观众留下的是珍贵的作品和欢乐。“步入相声行业时,就听他和马季的相声。他一生捧红了不少相声演员,祝愿先生到天国快乐,那边还有你的笑声。”

  相声演员孙越则悼念说,“笑佛已去,一路走好!”唐杰忠先生因为一贯用笑脸面对观众和朋友,大伙儿都尊称他为“笑佛”。就在去年底春晚排练时,唐杰忠还在后台与老搭档姜昆,以及戴志诚留下了一段珍贵的对话:

  姜昆:您过去总跟我们讲什么来着?

  戴志成:少吃多得味,多吃呢?

  唐杰忠:活受罪。

  戴志成:少吃一口?

  唐杰忠:舒服一宿。

  戴志成:这就是唐先生过去总跟我们讲的名言。

  1932年出生于的唐杰忠,从少年时就开始学相声。1949年参军作为部队文工团团员,涉猎包括话剧、舞蹈等多种表演艺术。1959年唐杰忠成为相声艺术家刘宝瑞的入室弟子。之后与马季、姜昆等多人合作,曾获得“侯宝林金像奖”、“中国曲艺牡丹奖终身成就奖”、“全国十大笑星”等殊荣不胜枚举。

  在此前一次采访中,唐杰忠说,他自幼喜爱相声,对马三立、侯宝林等名家的相声百听不厌。那时没有电视,他只能抱着收音机聆听,这也开启了他曲艺人生的大门。“那时我经常从收音机听马季的相声,他的声音特别像侯宝林,那时我特别崇拜他,后来就一起说相声了。”

  唐先生的捧哏风格朴实憨厚、儒雅自然,与每一个合作的逗哏演员配合的严丝合缝。其实很少有人知道,他最初跟刘宝瑞先生学习的是逗哏。1964年二人创作演出的相声《柳堡的故事》当时广受好评。

  在青年演员眼里,唐先生没架子、待人宽厚,最爱提携晚辈。青年相声演员甄齐说,有一次跟唐先生到外地演出。高铁上,唐先生还一遍又一遍跟徒弟对词儿、排练,非常认真。唐先生则把这一切都归功于师傅刘宝瑞的教导,“刘宝瑞老师教我的是逗哏,舞台上他给我捧哏。古语说,三分逗七分捧,从来没收我的学费,做人的道理对我影响也很大。我按照他做人的方式去做,我跟我的徒弟也和他跟他的徒弟一样。”

  作为唐先生的众多徒弟之一,巩汉林对他的感激之情溢于言表。某次他和唐杰忠一起上节目时,激动的对唐先生说:“先生对我们很严,但待我们很亲。我一开始学相声,但后来演了小品。心里总是打着鼓,怕对不起先生,对不起相声这个艺术,唐先生看出来还鼓励我。我之所以来北京也是唐先生鼓励,给我联系单位,我深深感谢他。”

  上世纪60年代前后,唐杰忠开始了与马季的搭档。他们1972年合作的《友谊颂》,在当时一片寂寥的文艺界,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作品中不少说法,俨然是当年的“网红词”。

  对现在的年轻人来说,对唐先生印象还是他与姜昆的合作。其实,这段合作开始时,他经历了一段艰难的适应期。之前,姜昆李文华搭档已深入人心,唐杰忠完全模仿李文华的表演,观众并不买账。后来,唐杰忠决心发挥自己的特点。从那时起,他鼻子上就架起了一副观众熟悉的眼镜。大多数人并不知道,这副用了20年的道具眼镜,根本就没有镜片。

  去年《虎口脱险》的排练中,姜昆透露,如今的搭档戴志诚是唐先生推荐的,唐先生说自己年岁大了,怕跟不上演出节奏,主动让贤。“结果他一推荐,一下合作了24年,这是一种命运的安排,安排我们的相声必须这样一代一代说下去。”

  有人说,相声找搭档比找媳妇还难,两个人业务上要有默契,相互之间要能容忍。唐杰忠一辈子站在捧哏的位置上,却坦白说心里从未觉得不舒服。马季先生获得中国曲艺终身成就奖,唐先生激动的夜不能寐,半夜起来作诗一首恭贺马季荣获大奖。谦虚了一辈子的唐先生开玩笑说,自己跟马季的合作,等于秃子跟着月亮走——借了很大的光。“我师父教给我,逗哏和捧哏是一棵菜,一场戏。实践中也是,他说没把我跟逗哏分开。捧哏是绿叶,逗哏是红花。”

【编辑:高辰】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2017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