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曲阳,千年“雕刻之乡”的围困与谋变

2017年08月10日 13:51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参与互动 

  位于太行山东麓,北岳恒山之阳的河北省保定市曲阳县是中国雕刻的发源地之一,中国北方的雕刻中心,石刻艺术在这里已有几千年历史。

  但同时,这里也是燕山—太行山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之一,太行山下连片的荒山,使曲阳千百年来深受闭塞与贫穷的围困。

  如今,这些荒山成为了当地扶贫的“风水宝地”,曲阳人民正在依靠这些荒山,打造“雕刻小镇”,谋求出路和改变。

  近日,第十八届中国长春国际雕塑作品邀请展暨第七届中国曲阳国际雕塑艺术节在河北省曲阳县举办。曲阳如何借雕刻之力实现精准扶贫?如何打造“雕刻小镇”? 笔者借活动来一探究竟——

  围困:“雕刻之乡”有顶贫困帽子

  从定州东高铁站乘车前往曲阳县,一路景色实在令人惊叹。绵延几十公里的道路两旁,堆满了大大小小的石料,石料堆里摆放着造型各异的石雕:白色大理石的毛主席挥手像光辉伟岸、汉白玉的石狮子像栩栩如生、刷上彩漆的变形金刚像霸气威武……忙碌的重卡汽车一辆连着一辆正把这些石雕运往世界各地。

  曲阳县城不大,处中心可环顾群山,山上石土裸露,几丛草木零星装点在山坡上。可偏偏是这些光秃秃的荒山,自古便盛产汉白玉和各类石材,这些可造之材经由曲阳巧匠的双手,变成了一件件传世的雕刻佳作……

  “卢沟桥的狮子数不清”,每一个石狮子都有曲阳工匠雕凿的痕迹。

  曲阳雕刻萌生于石器时代,始于汉,盛于元。公元前98年,汉武帝刘彻亲临曲阳祭祀北岳恒山,他看到当地雕刻之风兴盛,遂御封曲阳为“雕刻之乡”。清末,曲阳石雕在巴拿马太平洋万园博览会上拿下银奖,自此“天下咸称曲阳石雕”。1986年,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胡耀邦同志亲临曲阳,看到曲阳雕刻事业空前繁荣,欣然提笔,当场题词:“雕刻之乡”。1995年,曲阳被国务院正式命名为“中国雕刻之乡”

  首都北京中轴线上的经典雕刻也与曲阳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故宫门前的金水桥、毛主席纪念堂、人民英雄纪念碑、人民大会堂、国家博物馆等这些位于北京中轴线上的石雕景观,都经过曲阳匠师的精心雕作。” 生于曲阳雕刻世家,国家级工艺美术大师、中国石雕艺术大师刘同保自豪地介绍说。

  刘同保的祖父刘东魁、叔祖父刘东元是当地德隆望重的雕刻艺人,在1926-1977年间,先后参与了河北赵州桥、北京卢沟桥大修,北京人民英雄纪念碑浮雕雕刻、天安门城楼重建、毛主席纪念堂修建等重大工程。

  如今,刘同保不仅传承手艺成为了一名国家级雕刻大师,还创办了自己的雕刻厂,辉煌时有近500位工人,年产值过亿。

  但是,像刘同保这样的大师与企业家在曲阳毕竟是少数,与曲阳深厚历史文化底蕴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曲阳头上一直未能摘掉的“贫困帽子”。据悉,曲阳县属国家连片特困区中的重点贫困县,得天独厚的优势产业竟无法带动一个县的经济发展。

  “曲阳石雕产业总体规模不小,但并未脱离千百年来传承下的家庭作坊式的生产。虽然近年涌现出几家规模庞大的龙头雕塑企业,但更多的还是小微工厂。这些工厂没有雕塑品前期设计的能力,一直延续着订单生产模式。”曲阳雕塑文化产业园管理委员会王平主任介绍说。

  一项调研报告指出,短链条、低附加值的产业结构使得曲阳县在石雕产业上受惠有限,百亿产值规模每年财税贡献只有3000多万元,仅占全县公共财政收入的10%左右。“即使将石雕视为富民产业,产业链条的短板使得石雕带来的利润只能覆盖到行业人员,全县大量农业人口仍然要靠天吃饭,曲阳摘贫依然面临压力。”

  谋变:政府扶持打造“雕刻小镇”

  “贫困户里,全家只要有一个人能从事雕刻行业,就能带动全家脱贫。”王平指出。

  回程路上与司机闲谈,我们惊奇地了解到,原来司机大哥也有自己的小雕刻厂,他只是利用业余时间出来拉活儿。“雕刻养活了我们这个小镇。”司机感慨道。

  如何利用好雕刻产业带动全县脱贫,是困扰曲阳县政府多年的难题。经过慎重决策,曲阳县制定了打造世界级“雕刻小镇”的规划蓝图,将文化旅游作为切入点,整合区域内旅游资源,以“雕刻之乡”为核心特色塑造曲阳的文旅品牌价值。

  打造世界级“雕刻小镇”,离不开雕刻产业的繁荣,为帮助企业提升雕塑产品品质、开拓国际市场,曲阳县政府下了大力气。

  第一步是打造雕塑产业园。2010年,曲阳县启动了保定市首个县域文化产业规划,将雕塑文化产业园作为推动产业发展的核心。

  据了解,中国曲阳雕塑文化产业园规划面积22.7平方公里,功能定位为国内最大的集艺术开发、生产加工、展销贸易、观光旅游综合体,志在把曲阳打造成国内外雕塑文化产业的创意设计中心、生产经营中心、市场营销中心。2011年,曲阳雕塑文化产业园被文化部授予“国家级文化产业示范园区”。

  目前产业园已入驻雕塑企业400余家,预计到2020年,园区雕塑企业将达到1000余家,雕塑业产值达到255亿元。

  第二步是污染治理。雕刻产生的粉尘不仅污染空气,更直接威胁着万千雕刻巧匠的身体健康。

  “以前全部采用手工雕刻的时候,工人大约到四五十岁就不能干了,好多都得了肺病。” 刘同保说。

  搬入产业园后,刘同保引进了一大批无尘雕刻机器。漫步在厂房内,不同精度的数控雕刻机轰隆作响,每个钻头、每个刀片上方都有一根水管浇注,粉尘随水流直接排走,工人无须戴口罩工作。

  第三步是推动曲阳雕刻实现国际化转型。近年来,曲阳县政府通过对工艺美术大师进行奖励,对企业组织交流展销活动给予补助等方式,创造各种条件鼓励当地工匠“走出去”,例如召开艺术节增进国内外交流,组织企业参加广交会,组织技术人员到美院进修等等。

  毕业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的雕刻艺术家周涛认为,此次国际雕塑节正是曲阳雕刻走向国际、走向高端的重要契机。

  “保持开放的心态对曲阳雕塑乃至世界艺术持续发展都很重要。” 应邀参加此次雕塑艺术节的澳大利亚艺术家大卫·希金斯表示。

  目前,曲阳雕刻已成为河北省特色文化产业之一,全县共有雕刻企业2300多家,从业人员达10万余人,年创产值30亿元,产品远销100多个国家和地区。

  “未来的曲阳,一定不单是保定的曲阳、河北的曲阳,而是世界上不可替代的曲阳!”王平自信地说。

  突围 :“金色名片”彰显产业升级

  近年来,打造“特色小镇”已成为一种热门的县域经济发展方式。

  水乡绍兴的“黄酒小镇”、宁海的“智能汽车小镇”、梅山的“海洋金融小镇”……千百个崛起中的“特色小镇”,正成为中国产业发展升级的一张张金色名片,吸引着全国乃至世界的眼光。

  “特色小镇”的概念由浙江省在2014年首次提出,指相对独立于市区,具有明确产业定位、文化内涵、旅游和一定社区功能的发展空间平台。2015 年,浙江省推出第一批特色小镇创建名单,引起了全国各地的关注。

  作为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新型城镇化建设的重要抓手,今年全国两会上,“特色小镇”首次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显示着建设特色小镇已经上升到国家战略。

  其实,像曲阳这样拥有深厚文化遗产的特色小镇在中国并不少见,曲阳只是一个缩影,背后折射的是中国县域经济正在迎来的难得发展机遇:交通基础设施的完善让中心城市与县域之间的要素流通更为高效便捷;县域待开发的特色资源和细分市场中的特色产业逐渐成为投资领域的新宠;互联网让线上与线下趋于融合,使县域产品的辐射半径逐渐从区域市场扩大至全国乃至全球。

  2015年,阿里云开发者大会让位于杭州西湖区南部的“云栖小镇”一举成名,小镇云计算产业的高度完整让世人为之赞叹。

  “成则一个项目盘活一座城市,败则背上沉重的财政负担,腾挪空间逼仄。”写好“特色”这张金色名片,风险也不容小觑。

  特色小镇建设的关键在一个“特”字,没有特色就没有吸引力,没有个性也就失去了立镇之本。

  专家指出,建设“特色小镇”应当以小镇的资源禀赋和文化特色为依托,因地制宜,找准定位,在“特”字上下功夫,让特色小镇真正彰显民族特色、地域特色、产业特色、文化特色、生态特色、建筑特色,追求生产、生活、生态融合发展,从而成为促进产业升级和城乡协调发展的强大引擎。钱 鑫 肖 菲

【编辑:魏巍】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2017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