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易中天遗憾错过自己首部话剧《模范监狱》首演

2017年09月12日 15:24 来源:北京青年报 参与互动 

  《模范监狱》首演 易中天因伤错过

  易中天首部话剧下足残酷笑料

  因为两周前意外摔坏了左腿,刚刚拆线的易中天遗憾错过了自己首部话剧《模范监狱》的首演。看了一个甲子的话剧,终在晚年“修成正果”——这出其鏖战了数月的处子作,接续上了近两年持续大热的民国喜剧的香火,剧情一波三折,人性表露无遗。然而细细品来,就是这出演得酣畅,看起来清奇的作品,或将成为民国喜剧的终结之作。

  “话剧界年龄最大新人”

  易中天祭出《大话方言》

  从舞台上一眼便可窥见的“礼”“义”“廉”唯独少了“耻”字的无声用意,到任何一个人物都没有名字,而是以特派员、典狱长、看守长、抢劫犯、肇事逃逸犯、骗子、妓女、女学生等来称呼的设计,足见易中天心力倾注在了每一个细节。创作中,他更是祭出了曾经著述《大话方言》的储备,东北话、上海话、陕西话、四川话、河南话、湖北话,或和弦或交响,方言梗、谐音梗一个不少。据说易中天本人说起方言和段子也是颇为传神,首演现场连线导演韩清,称自己是“公鸡中的战斗机”,足见“易老师”的“自我牺牲精神”。于是,剧中的犯人们也被他下足了残酷笑料。

  剧中所有的故事都发生在监狱中,两位从南京来检查“新生活运动”的特派员先后毙命,后来又来了特派员丙。监狱中接连发生的血案,引出了不同立场和利益的各方。有人急于邀功不惜编造谎言,有人为掩盖罪恶不得不使出浑身解数,有人良心发现但却早已深陷其中无法自拔……张瀚生、何靖、杨佳音、罗熙、付瑶等多位人艺演员也亮出了他们在剧院舞台难得挥洒的喜剧因子。而联合导演韩清和杨佳音又都是人艺年轻一代中能演善导的代表,也难怪自称“话剧界年龄最大新人”的易中天,也谦逊地表示自己是在跟人艺的导演和演员学手艺。

  《模范监狱》或将终结民国喜剧

  民国喜剧的大热始于《蒋公的面子》,之后《驴得水》、《丁西林民国喜剧三则》等皆是口碑与票房俱佳的作品。而除了民国喜剧的标签,《模范监狱》中,我们还看到了《钦差大臣》,看到了《西望长安》,太多的经典附着,让真正的话剧观众难有酣畅之感。

  “人在做、天在看”这样的台词,给人一种被喂食到嘴边的压迫之感。民国本就是一个“魔幻”的年代,每个人的视角和视线都不同,盲人摸象一般,《模范监狱》也是如此,既有豪情万丈,也有一地鸡毛。只是这幽默之外的微妙,民国知识分子和小人物的日常背后,呈现给观众的究竟是什么?机巧的言辞?氤氲的温情?杯水的波澜?卑微的人性?显然都不是。

  其实早在《驴得水》一片溢美之声时,就有人适时提出:这一次,民国又成了挡箭牌。似乎只有在民国,人们才能看清自己的本性?《模范监狱》也是如此。从这个角度讲,口碑不错的《模范监狱》或将扮演民国喜剧的终结者,后来的创作者真的要好好想想,我们这么不遗余力地讨伐民国到底是为了什么?

  约一个民国饭局?打一场民国麻将?看一出民国喜剧?“是”还是“否”,您说呢?

  文/本报记者 郭佳 摄影/本报记者 王晓溪

【编辑:刘欢】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2017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