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文天祥就义秘闻:时人写“生祭文”催其速死

2018年06月01日 09:16 来源:中国青年报 参与互动 

  留取丹心照汗青

  郭彦

  文天祥,是一个人人皆知的大人物,但很多人只知道他是一个抗击元军入侵的大英雄。事实上,他赴难之时年仅47岁,身居南宋王朝右丞相兼枢密使要职,也就是担任宰相兼国防部长一职,而在此之前,他是考中状元入仕的。除此之外,他还是一个“体貌丰伟,美皙如玉,秀眉而长目,顾盼烨然”的大美男。

  美貌绝人,状元及第,位极人臣,所有这些光环笼罩在一个人头上,已经足够完美,再加上一条,英雄赴死,着实英气逼人,谱写千秋绝唱。

  1278年12月,战败退守于广东海丰一带的右丞相文天祥在五坡岭被俘,他吞下随身携带的冰片企图自杀,未死。当时的元军统帅是北方汉人张弘范,他于次年正月组织水军,大举进攻南宋末帝赵昺所在的广东新会崖山。此时的文天祥以战俘的身份被软禁在元军船上,跟随大军出征。张弘范希望文天祥给时任南宋枢密副使的张世杰写一封劝降信,但文天祥写下《过零丁洋》一诗交给张弘范,算作答复。零丁洋,又称伶仃洋,位于珠江口外,是张弘范水军前往崖山的必经之路。

  辛苦遭逢起一经,干戈寥落四周星。

  山河破碎风飘絮,身世浮沉雨打萍。

  惶恐滩头说惶恐,零丁洋里叹零丁。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2月,张弘范军抵达崖山,多次劝降张世杰未果。3月,惨烈的战斗开始,张世杰冲出重围,却淹死在风浪中。3月19日,左丞相陆秀夫背负8岁的末帝赵昺投海殉国,南宋覆亡。文天祥作为随行战俘,眼睁睁目睹了这一切,悲痛万分作诗一首,题目为《二月六日,海上大战,国事不济,孤臣天祥,坐北舟中,向南恸哭,为之诗》,随后,绝食8日,不死,被押解前往大都。

  距离文天祥被俘已经过去几个月了,南宋遗民仍然没有听到文丞相舍身成仁的任何消息,他们有点坐不住了,担心文天祥会苟且偷生或变节的人开始增多。这时,一个叫王炎午的人站了出来,写了一篇旷世奇文,题目叫《生祭文丞相文》。写这篇文章的目的只有一个,希望自己的江西老乡文天祥速死!不仅要尽快死,而且要死得其所!以死来成就一世英名,以死来为王朝的士大夫们找回最后的尊严!文章题目中所谓“生祭”,本意是对将死之人举行祭礼,这里,明白无误的,王炎午是在热切呼唤着文天祥的速死!此外,王炎午还让人将此文抄录数十份,沿元军押解文天祥北上的必经之路赣州、吉安、南昌、九江等地,张贴于驿站、山墙、店壁等醒目处,据说,抄录的文字大如手掌,生怕文天祥看不见。

  我们只能说,这个王炎午的胆子实在是太大了,拿一个自己崇仰的长者的生命来说事,这是冒了天下之大不韪了。但换个角度说,王炎午不过是把很多士人想说却不敢说的话说出来了,他心中已经没有任何关于生死的忌讳,彼时彼刻,一个落败民族的尊严和气节才是唯一要紧的事情,文天祥责无旁贷,既然人生自古谁无死,就必须留取丹心照汗青!

  1283年1月,在王炎午的文章出笼近4年后,文天祥在元大都就义。没有任何史料可以证明,文天祥曾经看到过这篇生祭文,但是,以当时这篇文章惊天地泣鬼神的知名度而言,在牢狱中的文天祥是一定听说过它的。

  只读这一首诗,我们就能知道,文天祥早在过零丁洋之时就已经立下了死誓,貌似王炎午们不过是在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而已,但让人肝胆俱裂的地方正在于此。文天祥的死亡对大家如此重要,他必须以他的死亡来告诉世人,那个衰弱不堪的大宋王朝还有如此这般的洪钟大吕。他的死,是敲响末世帝国最后的但却是振聋发聩的清音绝响。

  整个汉民族这艘大船在历史的浩劫大浪中遇险,一个美男子挺身站在飘摇的船头,任浪打风吹,艰难前行,直到最后与这条船一起倾覆,万箭穿心,英气长存。

【编辑:陈海峰】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8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