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送别漫画家方成 从此天堂多了笑声

2018年08月29日 16:49 来源:广州日报 参与互动 

  一周前,著名漫画家方成在北京去世,享年100周岁。昨日早上8时,成百上千亲朋自发来到八宝山革命公墓兰厅,送别方成。追悼会白菊万朵,门厅外悬挂“缅怀方成 我们永远爱您”的横幅和“忠厚正直慈惠常留众人颂,一生平和典范堪作后人师”的挽联,灵堂上播放着方老的生前照片,仿佛其音容笑貌犹在。

方成百岁生日时,家属供图
方成百岁生日时,家属供图

  “人间少了幽默,天堂多了笑声。”方成的学生、漫画家徐进在悼词中惜别。他表示,方成把自己的收藏和作品无偿捐献给博物馆,多次助力家乡中山的文化建设和慈善事业,用满怀深情、慷慨无私的大爱,践行了自己“为善至乐”的人生信条。

  至此,“中国漫画界三老”丁聪、华君武、方成相继仙逝,经典时代也随之翻过一页。

  老友追思

  为人之道“与人为善”

  昨日,前来送别方老最后一程的既有白发老人,也有年轻读者。著名演员黄宏站在敬献白菊的第一排,他说“创作小品的人很早就受到方老作品影响。他是很有思想的艺术家,很严肃的漫画家,作品非常有深度,我特别喜欢。”

  老编辑王小青是方成儿童连环诗画《王小青》的原型。昨日,85岁高龄的王小青独自来到追悼会,除了敬献花篮,她随身还带着该作品的复印件。“就是想当面给他看看,告诉他,小青来了,‘小青们’都长大了。”话语至此,老人潸然泪下。方成与王小青初识于上世纪40年代俄文夜校,30岁的方成以15岁的王小青作为形象素材画了《王小青》,原作上面还写着“送给小妹妹”。

  学生徐进则和方老相识于上世纪50年代,从听课到拜师已有60余年。“他具有非凡的新闻洞察力和敏锐感,善于分析社会心态,捕捉社会题材,使其漫画作品有了责任与担当。”徐进说。

  他回忆,“与人为善”是方老为人之道。每当年轻作者拿着草图请方老指点,他会不遗余力地出主意,想办法“挽救”不成熟的“坯料”。“1997年,首都漫画家创作庆祝香港回归整版漫画时,年近80岁的方老刚拔了牙,不顾流血不止说话不便,仍然坐镇指挥创作,大家既感动又心疼。”

  “他像一阵风,悄然掠过,无声无息,长留人间的是他那脍炙人口的漫画佳作和几十部关于漫画和幽默的著作。”徐进说。“方老生性好动,游泳、打乒乓球、干木工活都在行,进入老年他还骑车买菜,串胡同会老友。尤其漫画界的义务事,老人家从不撂过肩。他忙于画,忙于写,忙于社会活动,忙得没空生病。他80岁后学会使用电脑,90岁后画画吃力就书写诗词,98岁时还为中国新闻漫画研究会成立30周年题写了横幅……”

  亲人缅怀 幽默纯粹是爱国者

  方成,原名孙顺潮,“方成”是他发表文艺作品所用笔名(母亲姓方)。祖籍广东中山,1918年6月生于北京,“从小说一口北京话”。

  原籍中山的方成怀有浓浓的故乡情,此次追悼会也来了不少“老家人”。昨日,73岁的表弟欧苗生特地从中山赶来送别方成,“获悉表哥仙逝这几天,我都没有睡好觉。”欧苗生说,方成是一个念旧的人,对家乡很有感情,时常到中山探亲。

  谈及方老的幽默,他说两天两夜都谈不完。“他平日非常幽默,有一次有人要称他‘表舅’,他说,是哦,我这表戴20年了,旧了旧了。还有一次晚上我们在广州坐轮渡,我因为太累睡着了,忽觉身上发痒,他带着小手电筒,朝我腿上一照说,哎呀,好多‘小坦克’啊!他所说的‘小坦克’其实是臭虫。他还打趣我:起码一个兵团围住了你的大腿。”

  方成从1992年起分四批把自己珍藏数十年、价值几亿元的名家书画,以及自己的百余幅漫画精品共456件套无偿捐给了中山市。在这些书画中,不乏吴作人、沈鹏、关山月等名家真迹,还有抗战时期一幅由冯玉祥将军亲手所画并题赠给方成的画作《辣椒》。

  孙晓纲是方成三个儿子中唯一继承其漫画衣钵的,他正在创作一部长篇漫画《郎雀》。他说:“父亲把收藏和自己的原作都捐出去,一件都没有留给我们三个。捐的时候就是从我这里拿走。作为艺术家,他属于国家。他首先是一个爱国者,然后才是漫画家。有的名人、画家身后是非顿生,但他走得干净,我们兄弟也没有二话。”

  近年,方成每天写几个大字,有时还用毛笔画漫画,“以防老年痴呆”。每次他写的字或者画的漫画,儿子孙继红都会发在朋友圈。

  广州情缘

  92岁任亚运火炬手

  6年前,广州日报记者曾到方成家中专访他,当时已届94岁高龄的方成出版了与池北偶合作的新书《九十老搭档》。除了有些耳背,身体并无大恙。他家客厅挂着一幅照片,照片中86岁时精神奕奕的方成正推着自己的自行车,下方写着一行字:“方成:您瞧,我也有辆‘专车’!”直到88岁,家人担心他的安全,他才放弃了骑车。

方成漫画作品
方成漫画作品

  2010年,92岁高龄的方成还成为广州亚运会火炬手。

  年少时方成就爱画画,在铁路局上班的父亲便请当时颇负盛名的国画家徐燕荪,每逢周日教他一次画画。一年后,方成因父亲失业而中断学画,但埋下了画画的种子。方成毕业于武汉大学化学系,时值抗日,他被委以重任画漫画专栏,每周画一幅漫画,如此画了两年。方成从办校园壁报开始了漫画之路。

  毕业后,方成进入黄海化学工业研究社工作,由于女友认为两人同龄不宜结婚而分手,他辗转反侧不能成眠,心想得离她远点。于是方成带着一颗失意的心跑到上海,自此终生以漫画为业。此外,方成潜心钻研幽默理论达三十余年,成为中国系统研究幽默第一人。他曾说是受到挚友侯宝林启发开始。

  “先生走好!” 方成忘年交、传记作家李辉说,方成是高寿之人,百岁老人过世是喜丧,他的人生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对话忘年交李辉:

  吃红烧肉的人都高寿

  广州日报:作为老朋友、老邻居,您对方成的晚年生活有什么了解?

  李辉:90多岁后,他身体慢慢弱下来,话也少了。近些年他每天要写几个大字,这对他身体可能有很好帮助。他能迈过百岁门槛,很了不起。写字习惯一直延续到百岁生日后约莫一个月,他因病住院。他写大字不是随便写,写得很有劲道。包括丁聪百年诞辰时,方成已近百岁,我请他写了八个大字“丁聪百年 漫画一生”,他也写得很好。

  这两年,方成身体不如从前,有时见到人,想不起名字。生日过后不久,方成住进了医院,开始状况还不错,画家罗雪村前去探望,还专门画了方成躺在病床上的速写。

  广州日报:如何评价方成作为漫画家的人格魅力及其作品?

  李辉: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我就一直与方成是邻居。我们住在同一栋楼,他是10层,我是22层,我有时会去看看他。方成平时说话幽默风趣,他已经不止一次在院子里碰到我便热情地大喊另一个名字,让我无所适从,然后两人开怀大笑。他曾画过一幅自画像,画的正是他骑自行车的“雄姿”,说不上威风凛凛,倒也优哉游哉。他骑在上面,显得轻车熟路。我觉得,大概骑自行车是他观察生活的一种方式,从而使他的笔触变得更加充满生活气息和幽默感。方成的作品始终保持着敏锐、奇妙,并深受读者喜爱,其代表作脍炙人口,成为几代读者精神生活中的一部分。

  70岁后泳千米骑20公里

  广州日报:方成、丁聪、华君武“漫画三老”都很高寿,分别是100岁、93岁和95岁,有什么特别原因吗?

  李辉:我经常开玩笑说,吃红烧肉的人都高寿。方成、丁聪、巴金、黄苗子等人都爱吃红烧肉,尤其丁聪不爱锻炼。这些活过90岁的老先生其实并不太讲究所谓的养生,方成算是比较爱锻炼,他晚年常去游泳,年逾古稀还每天游七八百米,甚至上千米。他在游泳池里一圈一圈地游,一个多小时方才作罢。虽然速度很慢,但体力令人惊叹。他喜欢骑自行车,七八十岁能骑20多公里到海淀。我问他需要多少时间,他说总得一个多小时,慢慢骑,可以多看看。

  广州日报:方成与丁聪、华君武并称中国漫画界三老,您认为他们的漫画有什么相同与不同之处?

  李辉:方成的漫画饱含幽默、讽刺,如此睿智的思考、锐利的表达,于我们来讲已经很难再有。丁聪创作比较早,上世纪30年代就开始画漫画,创作形式更多样。方成和丁聪的漫画作品犀利,华君武的作品则带有更多温情。如今,华君武、丁聪、方成三位漫画大家走了,那个时代也翻过了一页。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谢绮珊(署名除外)

【编辑:罗攀】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8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