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相声大师常宝华去世 牛群、侯耀华等都是他徒弟

2018年09月07日 15:44 来源:中国新闻网 参与互动 

相声大师常宝华去世 长孙常远随侍在侧  来源:中国新闻网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9月7日电(袁秀月)“创作不到点儿,表演不起眼儿,混了大半辈儿,弄个半熟脸儿。”相声大师常宝华时常拿这句话来总结自己的舞台生涯。

  9月7日上午10点46分,88岁的常宝华永远退出了相声舞台。临终之时,他神态安详,宛若安睡,家人及徒弟等皆随侍在侧。他的孙子常远在讣告中称,爷爷福满归去,未曾留有遗憾。

资料图:常宝华
资料图:常宝华

  出身相声世家,拜师马三立

  1930年12月,常宝华出生于天津。常家是相声世家,常宝华的父亲常连安是常氏相声的创始人,擅长单口相声。

  上世纪四十年代,常连安在北京西单创立启明茶社,也为相声行业引入经营理念。也正是从这时候,相声开始从街头撂地发展到室内剧场形式,并逐步走进广播、电影、唱片、文明戏等领域。

  常宝华属于常氏第二代,他的大哥常宝堃艺名“小蘑菇”,七八岁时就已红遍张家口。自幼,他就跟着父亲和大哥学习相声,八岁时就到启明茶社相声大会当学徒,九岁就开始登台演出。

资料图:常宝华
资料图:常宝华

  12岁时,常宝华跟三哥拍摄过电影《锦绣歌城》《花田八错》。1949年,他在北京参加相声改进小组,编写相声《字象》,这也是他的处女作。

  1950年,常宝华加入北京北城游艺社,除了演相声之外,还演出文明戏,反串京剧等。

  常宝华曾说,他原是相声名家赵佩茹的师弟,算是焦少海的徒弟,但是当时焦少海已经故去。后来,相声大师马三立经常带着常宝华演出,很喜欢他。1951年,21岁的常宝华拜马三立为师,并加入“天津市曲艺工作团”。

  1951年,常宝堃在抗美援朝战争中不幸牺牲,他继承兄长遗志,报名赴朝慰问演出。

  1953年回国后,常宝华放弃了在曲艺团的优厚待遇,决定参军,成为海政文工团的一名文艺战士,直至退休。

资料图:常宝华
资料图:常宝华

  《帽子工厂》轰动一时,收徒侯耀华引争议

  由于从小家庭贫困,读书对常宝华来说就是件奢侈的事。后来,大哥跟着父亲出去演出,家庭状况逐渐好转。常宝华便到天津的一个私立小学上学,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常宝华爱上了学习。

  之后,常宝华也勤奋学习文化,创作出多部相声作品,《水兵破迷信》《昨天》还曾得到赵树理、老舍的高度评价。

  常宝华与侄子常贵田是一对搭档,他们在同一个文工团,合作几十年,叔侄俩还一起获得全国“十大笑星”的称号。他们的《帽子工厂》曾轰动一时,成为当时相声直接介入重大社会生活的代表作品之一。

  善于表演是常氏相声的特色之一,而常宝华逗、捧兼善。他表演细致、松弛、自然,让人看着舒服,诙谐又不低俗。

  1984年。中国曲艺团第一次去美国演出,第一个上场的就是常宝华,大家都很紧张。但是他用一段原创顺口溜吸引了不少观众:

  “一是one二是two,来是come去是go,你是you我是I;

  二人分手goodbye,点头yes 摇头no,挺好挺好very good。”

  常宝华的婚姻也很特别,17岁那年,他跟夫人傅天珍经哥哥撮合认识。当时两人都不知情,直到后来才知道是怎么回事。后来,在父母的主张下,年纪尚小的两个人懵里懵懂地就拜了堂。新婚夜时,两人还闹出了笑话。

  原来,常宝华捧着小人书看得入迷,闹得新娘子睡不着。随后两人争吵起来,新娘子竟一路追到院子里要打常宝华。

  常宝华一生收徒不少,最为知名的就是牛群和侯耀华。尤其是常宝华收侯耀华为徒时,还引发了不少争议。原本,常宝华的大弟子是牛群,而在收了侯耀华后,常宝华直接把侯耀华提成了大弟子。而近两年,侯耀华出现不少负面新闻,连带着常宝华也遭受了争议。

资料图:常宝华
资料图:常宝华

  私下幽默,也很严厉

  私下里,常宝华也很幽默,常贵田曾回忆,早年大家去河北演出,没有水,时间又紧张,没法洗袜子。当时常宝华就调侃侯耀文,“把鸭蛋搁里头,两天就变松花吧”。后来这句话被侯耀文用到了自己的作品里。

  2013年,常宝华接受采访时,谈起自己的身体状况,乐呵呵地说:“去年我得了一场大病,这一下打掉了我500多年的修行啊。”在场的人都被逗乐了。

  虽然幽默,但常宝华也有严厉的一面。他曾说,他家有家法,只要台上出错,父亲就会打三板子。这种“求艺必严”的家风也被延续下来,常宝华对下一代的教育非常严格。

  孙子常远曾说过,小时候最怕爷爷,童年最快乐的时光就是不用跟爷爷一起演出的日子。

  “我进开心麻花之前,爷爷都没夸过我,说的都挺狠的,就是别干这一行了,不是这块料,没法干。”上了曲艺学校后,因被爷爷几次当众批评,祖孙俩还一度疏远。

  几十年过去,常远也对爷爷多了几分理解。常远说,就像驾校的教练骂学员似的,他恨不能替你去开。

  后来,常远开始演喜剧,还登上了春晚。一向严苛的常宝华才对孙子有了些许肯定,还会去看他的演出。2017年,常远参加《欢乐喜剧人》,在最后一期时,常宝华还去现场给孙子助阵。

  不过,对孙女常思,常宝华却经常鼓励。常远曾说,有好吃的爷爷总是第一个想到女孩,有活干的时候才想起男孩。常思是花样游泳队运动员,只要有常思参加的比赛,无论时间多晚,常宝华总会坐在电视机前为孙女加油。

  2012年,常思获得伦敦奥运会银牌时,常宝华还对孙女说:“谢谢你,你为我们国家争光了。”(完)

【编辑:于晓】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8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