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考古专家热议陶寺遗址:证实尧都诠释最初“中国”

2018年09月14日 22:00 来源:中国新闻网 参与互动 

  中新社山西临汾9月14日电 (记者 孙自法)“‘中国’之中,始自陶寺”“陶寺遗址诠释了最初‘中国’的概念”“出土朱书陶文‘文尧’是陶寺为尧都的直接证据”“陶寺是一个综合性多机能的中心都市”“陶寺是华夏文明的主根”……

9月14日,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山西队队长、长期致力于陶寺考古发掘研究的何努研究员介绍陶寺遗址出土的陶寺中期骨耜上刻有文字“辰”(农)字,这也是迄今考古发现最早的汉字。<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chinanews.com/'>中新社</a>记者 孙自法 摄
9月14日,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山西队队长、长期致力于陶寺考古发掘研究的何努研究员介绍陶寺遗址出土的陶寺中期骨耜上刻有文字“辰”(农)字,这也是迄今考古发现最早的汉字。中新社记者 孙自法 摄

  14日在山西临汾举行的“中国社会科学论坛:早期都邑文明的发现研究与保护传承国际学术论坛暨纪念陶寺考古40年研讨会”上,来自海内外的考古专家学者相聚一堂,共同交流陶寺考古发现与研究成果,以纪念这一在中华文明形成研究中具有举足轻重地位的遗址,今年迎来其发现60周年和大规模考古发掘40周年。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山西队队长、长期致力于陶寺考古发掘研究的何努研究员介绍说,陶寺遗址位于临汾市襄汾县城东北约7公里的陶寺镇,1958年考古调查时被发现,1978年开始大规模发掘,已发掘墓葬1000余座,出土完整或可复原文物5000余件。经碳14年代综合测定分析,陶寺遗址总体可分为早、中、晚三期,距今分别约4300-4100年、4100-4000年、4000-3900年。

  陶寺遗址考古发掘的陶寺观象祭祀台,是世界范围内迄今考古发现最早的观象台,时代为陶寺中期;陶寺早期王墓出土的龙盘,其龙的形象与特征是中原龙形态形成的开始,并被不断丰富与完善为中国龙而绵延至今;陶寺遗址还出土了陶鼓、鼍鼓、石磬、铜铃、陶埙、口弦等乐器,尤其是在早期王墓中,陶鼓、鼍鼓、石磬通常配伍,标志着陶寺礼乐制度的集成与初步形成。

  何努指出,“中国”概念最初的诞生必须有“中”“国”两个概念组成,“中”应是物化的“地中”概念,“国”则是国家社会形态。考古发现陶寺文化测日影立中的圭尺,既是迄今世界最早的圭尺仪器实物,也表明陶寺已经形成“地中”概念,它和陶寺社会的国家形态及都城的存在,诠释了最初的“中国”的概念:地中之都,中土之国。

9月14日,中国考古学会理事长、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中华文明探源工程首席专家王巍表示,陶寺遗址是中华文明探源工程最为重要的几处都邑遗址之一,已成为实证中华五千年文明,特别是以中原地区为中心的中华文明从多元走向一体历史进程的关键证据。<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chinanews.com/'>中新社</a>记者 孙自法 摄
9月14日,中国考古学会理事长、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中华文明探源工程首席专家王巍表示,陶寺遗址是中华文明探源工程最为重要的几处都邑遗址之一,已成为实证中华五千年文明,特别是以中原地区为中心的中华文明从多元走向一体历史进程的关键证据。中新社记者 孙自法 摄

  中国考古学会理事长、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中华文明探源工程首席专家王巍表示,对陶寺圭尺的考古研究表明,4000多年前的陶寺人已经有了“地中”观念,当时的王者认为自己所处的都城就是天下之“中”。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中国”之中,始自陶寺。

  日本和歌山大学名誉教授王妙发认为,陶寺遗址在13万平方米规模的宫城被发现后,就聚落机能而言,已强化或证实了一个重要功能,即作为“王都”的“行政中心”机能,他得出结论称,陶寺是一个综合性多机能的中心都市。

  “陶寺文化具有王权国家、礼乐文明、海纳百川、务实创新四个特质。”中国社科院考古所副研究员高江涛指出,华夏文明有两个最重要的特点:王权和礼制,陶寺具有明显的这些特质,均与夏商周三代文明以及逐渐形成的华夏文明一脉相承,可以说是华夏文明这棵参天大树众多根系中的主根。

  何努表示,陶寺遗址40年来的考古发掘与研究,大致展现出中国史前邦国时代政治中心型都城的完整实例,都城功能区划全部齐备,且从早期到晚期有着比较完整的动态变化兴衰过程,对于后世中国王朝产生了重大而深远的影响。在世界早期都邑与文明中,也或多或少能找到与陶寺邦国都城相似的特征。

  他强调,陶寺遗址的考古发现与研究,不仅诠释了最初“中国”的概念,同时也初步建立起一条比较完整的证据链,证明陶寺为文献记载中的尧都,使“尧舜禹”走出传说时代,正成为信史。(完)

【编辑:杨彦宇】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8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