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跨越世纪的书写 美国汉学家葛浩文续写萧红《马伯乐》

2018年09月16日 21:02 来源:中国新闻网 参与互动 

  中新社北京9月16日电 题:跨越世纪的书写 美国汉学家葛浩文续写萧红《马伯乐》

  中新社记者 应妮

  半个多世纪以前的1940年,东北作家萧红逃难暂居香港时写了一本名为《马伯乐》的长篇小说,第二年在重庆出版。同年,她续写《马伯乐》第二部,在香港的文艺刊物上连载发表,末了有“第九章完,全文未完。”的标记。之后的结果是,1942年萧红病逝,此书遂成绝唱。

  76年后的今天,由美国著名汉学家葛浩文续写的完整版《马伯乐》16日在北京出版。葛浩文被誉为目前英文世界地位最高的中国文学翻译家,已经翻译了莫言、萧红、刘震云、王朔、王安忆、贾平凹等50多个中文作家的作品。

  79岁的葛浩文现身北京,为这本书站台。中国出版集团副总裁李岩和中国作家协会外联部副主任李锦琦也来到现场,对该书出版表示祝贺。

  完整版《马伯乐》共两部,第一部和第二部的前九章出自萧红笔下,第一部描写文化游民马伯乐在抗战即将爆发时,从青岛逃难到上海后的生活;第二部写抗战开始后,马伯乐偕太太和三个孩子从上海逃难到汉口,以及马伯乐在汉口的一场恋爱和失恋。第十章到第十三章是葛浩文的续篇。萧红原著约有14万字,葛浩文的续写约3万字。

  他回忆自己五十多年前在加州的旧金山州立大学攻读中文硕士时,“古文太枯燥,我无意中在学校图书馆翻到两本中国的现当代小说,一本是萧军的《八月的乡村》,另一本就是萧红的《呼兰河传》。”对后者,他看得爱不释手,并暗下决心今后一定要写萧红。于是在写博士论文时,葛浩文完成了英文版《萧红传》。

  尽管已经翻译了《呼兰河传》和《生死场》,但葛浩文一直没把《马伯乐》译为英文,“未完成的小说很难找到愿意接受的出版社。”上世纪80年代,因特别机缘,葛浩文有幸去了哈尔滨和呼兰,还去了萧红故居。一次和朋友聊天时,偶然动了续写《马伯乐》的念头,朋友相当赞成,而葛浩文却坦言,“说时容易做时难,我没写过小说,不敢斗胆动手,因此拖了将近二十年,直到几年前出了一本自己写的小小说合集后,才有信心提笔。”

  葛浩文的续篇延续了主人公马伯乐逃难的过程,先至重庆,继而赴香港,而这些地点也都是萧红本人去过的。另外,他也尽量收入萧红的一些散文片段,如“长安寺”“滑杆”等内容。

  续篇中被作家刘震云称为“神来之笔”的是马伯乐和萧红在纪念鲁迅逝世四周年集会上的见面。“女作家瘦多了,看起来十分虚弱,似乎病了……马伯乐想大会结束后上去和她说几句话,……只是这个大会太长了,……改天再去拜访女作家,有空详谈也好。但马伯乐不知道他再也不会见到她了。”

  值得一提的是,担任续篇翻译的林丽君正是葛浩文的妻子。“续写一定是不讨好的工作”,她直白地说,“对我来说他就是个傻瓜,做这样的事情。”言语中却透出无限骄傲。

  林丽君透露,在语言风格方面当然可以用现代人的话,但再三思量后仍选择尽量模仿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风格,为此,他们总结了满满两页萧红在写作中的特别用语,在翻译之后一一改过来。

  “我做了一个简单的结尾。不够好,但还是做了。”葛浩文坦言最让他头疼的是马伯乐这个人物的下场。对这一结尾,北京大学中文系主任陈晓明认为,尽管有人认为萧红的《马伯乐》是1940年版的《阿Q正传》,但马伯乐对自己的结局是清楚明白的,他对自己的人生是有反思的,而阿Q至死都是麻木不仁的。

  结尾是:他们再也不会见到马伯乐了。(完)

【编辑:王硕】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8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