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北京东站周边缺配套设施:坐台阶上等车 垃圾站里休息

2019年05月23日 15:24 来源:北京日报 参与互动 

很多乘客在棚子下面候车,不少人站着或者坐在台阶上。

204路公交站旁一幢二层楼内,一张休息床位收费40元。

垃圾站内摆着可供休息的椅子。

  “提前赶到车站,却没地儿休息,只能坐在台阶上。”近日,有读者给本报打来电话反映,去北京东站乘火车,到了车站却没有候车休息室。他想通过本报呼吁一下,希望能多设立一些可供休息的便民设施,供乘客候车。

  根据读者提供的地址,记者前往北京东站调查了解。

  车站“藏”在深沟村

  没候车厅雨棚来代替

  由于缺少指示牌,如果不用手机地图导航,记者根本找不到北京东站的确切位置。它位于八王坟长途客运站东侧,进出车站只有一条东西走向的小路,小路一端和东四环的辅路相连,另一边和大望路相连。顺着大望桥往南步行百余米,来到了八王坟长途客运站,在客运站门口有一个拦车杆,问询负责遥控拦车杆的男子,他告诉记者顺着小路一直往东大约步行五六百米,就是火车站。这条七八米宽的小路两侧分布着几栋居民楼,更多的是平房和小院落。

  步行十余分钟,路南侧出现了一栋黄色建筑,房顶上四个金色大字“北京东站”十分醒目,其中“东”字是繁体字。紧挨着黄色建筑北侧,一块呈三角形的空地上方,是一个钢铁架子搭成的遮阳棚兼挡雨棚,黄色建筑中央紧闭的大门上挂着“进站口”的牌子。在它东侧台阶上是售票处,两个装有卷闸的窗口贴着“退票、改签”的牌子,墙上贴着售票时间表,窗户上方的电子显示屏滚动播放着乘车信息。在进站口西侧有一个对开的铁皮门,门上贴着“铁路工作人员专用通道,禁止其他人员入内”的提示语,旁边是蓝底白字的“出站口”标牌。在出站口的东西两侧各有一个自助取票处,每一处都装有几台自助取票机,东侧的自助取票机装在一栋房子里,安着一个卷闸门。

  5月20日中午,当天气象预报室外气温30摄氏度,火车站所有的窗口和进出站大门都紧闭着,进站口外的空地上有数十名乘客候车,遮阳棚下面靠近进站口的台阶下,安装了两排座椅,有十几名乘客坐在上面候车。3月份,记者到这里调查时,台阶下还没有安装座椅。但如今座椅数量仍十分有限,不少乘客只好坐在台阶上,还有一些乘客坐在空地和小路之间的隔离铁杆上,铁杆表面油漆都被磨掉了,露出了锃亮的金属。有几名乘客用帽子、手帕等不停地扇风降温。在铁杆对面的墙根底下,立着一块蓝色的牌子,上写“深沟村”。

  超市里摆放板凳沙发

  在此休息收费数十元

  采访期间,“休息!免费无线网!存包!”的声音播个不停,声音来自车站对面的两个小卖部,其中一个小卖部开在路边的平房里,另一个小卖部开在一栋密闭垃圾站里,垃圾站旁边墙角立着几把扫帚,门口摆着一个冰箱和一张桌子,桌上摞着桶装方便面,门旁的灌木上挂着“存包、出售冰棍”的牌子。垃圾站里面的空地上,摆着一张桌子和十几把凳子,桌子上面有几个插线板。两名乘客拖着行李进来后,将行李靠在一边的墙上,坐在板凳上休息,一位女子上前向两人收钱。

  走进临街的超市,老板开口问:“要休息吗?”记者疑惑:“超市还能休息吗?”老板说:“能啊,往里走小屋就可以。”在老板的带领下,记者在货架后面看到了一扇狭窄的小门,掀开门帘,里面有三间可供休息的房间,其中较大的一间房里摆着十几个凳子和沙发;较小的房间里坐着几个带着行李的乘客,旁边的小桌上有一个正在给手机充电的插线板;中间的小房间里摆着一张双人床。一名正在玩手机的乘客说,他买的是晚上8点多的火车票,因为提前到了车站,只好在这里休息。老板边介绍边报价:“一张凳子收费是20元,床收费100元,不限休息时间。”

  距离超市不远处的路北侧,墙上挂着一块牌子,上写“公交摆渡车专204路进此门乘车。”牌子旁边有一扇铁门,记者推门进去是一个停车场,路边立着一块公交站牌,一辆三轮摩托车停在铁门旁边,车上下来两个人,其中的女乘客告诉记者从大望路地铁站过来需要10元钱。等这两名乘客走了之后,记者问车主去大望路地铁站多少钱,车主从窗户里斜了一眼说:“15块!”

  5月20日,记者在停车场西侧看到一块两米多高的围挡,围挡上面开着一个小门,一名男子推门出来,记者上前问:“这里有休息的地方吗?”他向门里一指说:“里面有。”记者推门而入,原来被围挡围起来的是一片拆迁后的空地,空地南侧有一栋二层小楼。男子带着记者来到二层,他推开其中一扇房门,记者看到房内有四张床,床上铺着被褥,其中一张床上还摆着一个行李。“怎么收费?”记者问。“一人40块钱。”该男子说。

  出了公交车站外的铁门,记者发现旁边一栋黄色房门敞开着,拉开门里面空荡荡的。而两个月前记者来到这里的时候,这间房内有几张床和十几把椅子,当时一把椅子收费30元,还提供充电服务。

  针对候车乘客反映没处休息的问题,记者致电北京东站的值班电话,一位工作人员说,这个车站没有候车厅,现有出站口外的钢结构雨棚也是向上级部门申请了多次才得以建成,2017年进行了车站改造,加高了站台高度,便于乘客上车,还在站台上修建了罩棚,免得乘客淋雨。他说更多情况只能问上级部门双桥站。

  关于站外商铺提供收费休息场所情况,记者致电朝阳区南磨房乡综治办,一名工作人员说,站外北侧的道路属于南磨房乡地界,提供休息场所收费一事,不符合相关规定,他会通知工商部门前去检查。

  本报记者 杨晓斌 通讯员 简生文并摄

【编辑:姜贞宇】

>文化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