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诺贝尔文学奖为何颁给这些人?他们作品影响了一代人

2019年10月10日 19:40 来源:中国新闻网 参与互动 

视频:2018和2019年诺贝尔文学奖揭晓 授予波兰和奥地利作家来源:中国新闻网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10月10日电(记者 宋宇晟)北京时间10月10日晚,2019年诺贝尔文学奖揭晓,波兰作家奥尔嘉·朵卡萩 (Olga Tokarczuk) 和奥地利作家彼得·汉德克(Peter Handke)分别荣获该奖项。

  一百多年来,上百位文学巨匠获此殊荣。历史上,都曾有哪些人获颁该奖?他们又留下了什么作品?

  那些出现在课本中的作家

  其实,不少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的经典作品早已被译介到中国,甚至出现在了大家的课本之中。

资料图:当地时间2012年7月21日,美国举行海明威模仿大赛,图为格雷格·福塞特(左二)获得模仿秀冠军。
资料图:当地时间2012年7月21日,美国举行海明威模仿大赛,图为格雷格·福塞特(左二)获得模仿秀冠军。

  ——海明威:遍体鳞伤,依然坚强

  《老人与海》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这部作品是美国作家海明威于1952年发表的中篇小说。故事讲述了一位老渔夫出海捕鱼的故事。

  老渔夫出海很远捕到一条大鱼。鱼太大了,老人在海上拖了很长时间。归程中,许多鲨鱼开始袭击这条被船拖着的大鱼。老人虽尽力驱赶鲨鱼,但最终只剩下了一副鱼骨架。

  海明威自己将这样的硬汉形象概括为八个字——“遍体鳞伤,依然坚强”

《约翰•克利斯朵夫》书封。
傅雷译《约翰•克利斯朵夫》书封。

  ——罗曼•罗兰:不顾一切地去生活,去爱!

  在教材中,罗曼•罗兰的故事已成为一篇课文。而真正成就他获得诺奖的是其长篇小说《约翰•克利斯朵夫》。

  “大部分人在二三十岁时就死了,因为过这个年龄,他们只是自己的影子……”这个今天频频出现在鸡汤文中的句子,正出自这部1912年完成的小说。

  故事的主人公约翰•克里斯朵夫,出生在德国一个穷苦家庭,他从小表现出过人的音乐天分。家庭的贫困和耿直、敏感的性格让他在生活中吃尽苦头,但他始终没有放弃。

  随着岁月流逝,约翰•克里斯朵夫老了,他成为誉满欧洲的音乐家,与敌人和解,但也嘲讽像自己年轻时一样的青年。

  罗曼•罗兰在整部作品的序言中写道:“但愿克里斯朵夫成为一个坚强而忠实的朋友,使大家心中都有一股生与爱的欢乐,使大家能不顾一切地去生活,去爱!”

资料图:马尔克斯。
资料图:马尔克斯。

  ——马尔克斯:现实是如此匪夷所思

  “多年以后,奥雷连诺上校站在行刑队面前,准会想起父亲带他去参观冰块的那个遥远的下午。”

  《百年孤独》的这句开头如今已成为经典。这部小说的节选也曾入选中学语文教材。

  这部由哥伦比亚作家加西亚•马尔克斯创作的长篇小说,被认为是拉丁美洲魔幻现实主义文学的代表作。

  故事讲述了布恩迪亚家族七代人的传奇故事,以及加勒比海沿岸小镇马孔多的百年兴衰。

  在小说里,抚摸冰块的感觉是“在烧的”、“遗失很久的东西”会跟在磁铁后面“乱滚”、小镇居民可能集体患上失忆症……

  而这些故事正映照着,几百年来哥伦比亚应对外部掠夺与入侵的历史。

  他后来在诺贝尔奖获奖演说中说:“现实是如此匪夷所思,生活在其中的我们……无需太多想象力,最大的挑战是无法用常规之法使别人相信我们真实的生活。”

  作品比作家有名系列

  如果说上述这些伴经典让我们以文字的形式记住了诺奖,下面这些作品便是以直观的戏剧或电影留下了印记。

《等待戈多》书封。
《等待戈多》书封。

  ——《等待戈多》:荒诞还是隐喻?

  作为荒诞戏剧的代表作,《等待戈多》1953年在法国首演,即引起轰动。其作者塞缪尔•贝克特也因此作品获得诺奖。

  整部戏剧展现了两个流浪汉苦等“戈多”,而“戈多”不来的情节。

  戏里的两个人物,除了他们的名字以外,没有任何其他介绍。舞台一片空旷,上面只有一棵树。两个主人公在等一个叫做戈多的人,但是他们不知道戈多到底是什么人,他们又为什么要等他。

  剧本究竟想要表达什么?有人解读为,两个流浪汉在一个毫无意义的地方说着莫名其妙的毫无意义的话,代表着生命的荒诞;也有人认为,戏剧中的隐喻和典故将整个人类发展史贯穿其中,讨论的是每个人都遇到的问题。

电影《铁皮鼓》剧照。
电影《铁皮鼓》剧照。

  ——《铁皮鼓》:同名电影拿下奥斯卡奖

  相比于这本名为《铁皮鼓》的书,今天的人们大概更了解其同名电影。

  1979年根据该作品改编的电影问世,影片获第52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外语片、第32届国际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奖。如今,这部电影已是经典之作。

  事实上,原著小说《铁皮鼓》也是格拉斯最知名的作品。

  《铁皮鼓》创作于1959年,被认为是欧洲魔幻现实主义代表作。小说讲述了主人公奥斯卡三岁时目睹成年人世界的丑恶,决心拒绝长大,反抗父母、纳粹、舅舅、情人的故事。

  1999年,格拉斯凭借此作获诺贝尔文学奖,瑞典文学院对《铁皮鼓》予以高度评价,称该书是二战后世界文学的最重要作品之一,对德国文学有划时代的意义。

  跨界的获奖者

  在诺贝尔文学奖的百余位获奖者中,并非都是作家,其中还有政治家、数学家,甚至是歌手。

罗素作品书封。
罗素作品书封。

  ——罗素:获得文学奖的哲学家、数学家、逻辑学家……

  1950年,一位“文学圈外人”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他就是罗素,其主要作品有《西方哲学史》、《哲学问题》、《心的分析》、《物的分析》等。

  值得一提的是,当年的诺贝尔文学奖也是“双黄蛋”。

  1949年,诺贝尔文学奖推迟一年颁发,因为当时评委会认为没有候选人符合评选标准。1950年瑞典文学院分别为威廉•福克纳和伯特兰•罗素颁发两年的诺贝尔文学奖。

  虽然罗素更多的贡献是在哲学、逻辑学、数学等领域,不过他在哲学领域作品中折射出的“人道主义理想和思想自由”,以及和摩尔一起创立分析哲学,成为其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原因。

资料图:英国前首相丘吉尔
资料图:英国前首相丘吉尔

  ——丘吉尔:写回忆录获奖

  数学家之外,政治家也曾获得诺贝尔文学奖。

  1953年,英国前首相丘吉尔“由于他在描述历史与传记方面的造诣,同时由于他那捍卫崇高的人的价值的光辉演说”获得当年诺贝尔文学奖。

  他凭借《第二次世界大战回忆录》获奖。

  回忆录记述了1930年代初到二战结束期间的主要国际事件,尤其是英国的政治和军事活动,同时也收录有大量政府文件、会议记录、来往函电及个人保存资料等。

  虽然这部作品极具史料价值,但其文学价值是否足够获得诺奖,并非没有争议。

资料图:2011年,迪伦在英国伦敦进行演出。
资料图:2011年,迪伦在英国伦敦进行演出。

  ——鲍勃•迪伦:歌手也能拿文学奖

  同样出现争议的还有2016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美国民谣艺术家鲍勃•迪伦。

  评委将他比作像荷马一样的“最伟大的在世诗人”,认为他“在伟大的美国歌曲传统中创造了新的诗意表达”。他的歌曲甚至被评委赞美为“献给耳朵的诗篇”。

  《答案在风中飘荡》是鲍勃•迪伦在中国流传较广的作品。此外,《时光慢慢流逝》《吉卜赛人》等作品也曾被译介到中国。

  不过,当歌手诺贝尔文学奖时,争议也因此产生。

  当时即有评论称,评奖委员会的决定只是为了“取悦群众”。苏格兰小说家韦尔什则表示:“我是迪伦的粉丝,但音乐与文学截然不同,我感到愤怒。”

  尽管存在争议,但瑞典文学院常任秘书达尼乌斯表态称,文学奖委员会成员对把奖项颁发给迪伦的看法“极度一致”。“迪伦享有偶像地位。他对当代音乐的影响深远。”

  诺贝尔文学奖里的中国元素

  大多数中国人对诺贝尔文学奖的记忆,大概总绕不过“莫言”这个名字。但其实在莫言之前,诺贝尔文学奖已经有了“中国元素”。

赛珍珠作品书封。
赛珍珠作品书封。

  ——赛珍珠:半生在中国度过

  1938年,美国作家赛珍珠凭借其长篇小说《大地》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而这部作品正是描写中国农民生活的作品。

  当年诺贝尔文学奖的颁奖词称赞其作品中“对于中国农民生活的丰富和真正史诗气概的描述”。

  在赛珍珠81岁的生命中,将近一半都是在中国度过的,而且都在她的前半生。

  她曾在自传《我的中国世界》中回忆:“我在一个双重世界长大——一个是父母的美国人长老会世界、一个小而干净的白人世界;另一个是忠实可爱的中国人世界——两者之间隔着一堵墙。在中国人的世界里,我说话、做事、吃饭都和中国人一样,思想感情也与其息息相通。我熟悉那里的每一寸土地,就像熟悉我脸上的皱纹一样……”

资料图:莫言。韦亮 摄
资料图:莫言。韦亮 摄

  ——莫言:首位获诺贝尔文学奖的中国籍作家

  根据诺贝尔奖官网已经公开的资料,在中国作家中,胡适曾于1939年被提名诺贝尔文学奖;1940年,林语堂被美国作家赛珍珠等人提名;1950年,赛珍珠再次提名林语堂作为候选人。可惜的是,胡适与林语堂均未得奖。

  一直到2012年,莫言摘得诺贝尔文学奖,成为首位获得该奖项的中国籍作家。诺奖评审委员会认为,莫言的作品“将魔幻现实主义与民间故事、历史与当代社会融合在一起”。

  谈及自己的创作,莫言曾多次表示,写人是其唯一目的,是“用历史的环境来表现人的灵魂、人的情感、人的命运的变化”,而“小说只有描写了人性、描写了情感才更丰富,影响更长远”。

  就在今年诺贝尔文学奖揭晓前,莫言再次公开谈到此话题。

  他认为,文学实际是从人出发,写人的情感、人的生活、人的遭遇以及命运等等,最终还是落实到人身上。民间故事、历史、未来也好,文学的核心是关于人的文学、人的历史,一切从人出发然后再回到人。(完)

【编辑:潘力维】

>文化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