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世界“非遗”花儿传承数百年:乡间野趣登上大雅之堂

世界“非遗”花儿传承数百年:乡间野趣登上大雅之堂

2020年09月16日 11:06 来源:中国新闻网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世界“非遗”花儿传承数百年:乡间野趣登上大雅之堂
    图为索南孙斌在第十七届西北五省(区)花儿演唱会上演出。 文思睿 摄

  中新网西宁9月16日电 题:世界“非遗”花儿传承数百年:乡间野趣登上大雅之堂

  作者 文思睿

  “青丝垂柳夹野塘,农夫村女锄田忙。轻便一挥芳径去,漫闻花儿断续长。”

  明代诗人高洪所作《古鄯行吟》中的诗句描写了当时古鄯地区(今青海省民和回族土族自治县)民众唱花儿的情景。

  据悉,花儿产生于明代初年,因歌词中把女性比喻为花朵而得名,以爱情为主线,多方面展现各个时期的社会生活,广泛流传于青海、甘肃、宁夏、新疆等中国西北部省区,是汉、回、藏、保安、撒拉、土等民族中共创共享的民歌。

  “幼时,我父亲、舅舅那辈人在田间干活时都会哼唱几句花儿,当做劳累时的消遣。”今年36岁的民和县藏族花儿歌手索南孙斌说,他与花儿结缘已近30年。

  索南孙斌七八岁放牛时,偶然听见父亲孙林祥和当地的老人唱花儿,他就偷偷学了几句。

  那时,孙林祥虽喜欢花儿,但每次都只偷偷唱,他认为花儿最多算是乡间野趣,上不了台面,不想让索南孙斌学。

  但青海春晚上青海花儿省级传承人“花儿王子”马俊的表演却让索南孙斌下定决心去学。

  家里黑白电视上播放着马俊高亢悠长的歌声,8岁的索南孙斌被深深地吸引,心底萌发出学花儿的念头。17岁的他不顾家人反对,加入青海省马俊花儿艺术团正式学唱花儿。

  “刚开始父亲很反对,他觉得唱花儿没前途。但后来我找到了和花儿有关的工作,并且现在小有名气,父亲不再反对,甚至为我如今的成就感到骄傲。”索南孙斌说。

图为孙毛措(左一)在第十七届西北五省(区)花儿演唱会上演出。 文思睿 摄
图为孙毛措(左一)在第十七届西北五省(区)花儿演唱会上演出。 文思睿 摄

  2006年,花儿被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2009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正式将花儿列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花儿成为了世界‘非遗’,登上了‘大雅之堂’。但目前有一个迫在眉睫的问题是,青海花儿歌手断层现象严重,缺少年轻歌手。”青海省文化馆调研部主任冶英生担忧地说。

  青海省文化馆调研统计显示,截至2019年底,青海省约有400余名较有影响力的花儿歌手,但大部分皆为“60后”“70后”。

  为了呼吁更多年轻人学唱花儿,青海省文化馆自2004年起已成功举办十七届西北五省(区)花儿演唱会等各类花儿演唱活动,并曾先后前往北京、天津、广州、西安、四川等地参与花儿演出。

  在索南孙斌看来,花儿彻底改变了他的命运。“如果没有去唱花儿,可能我现在就是个普通的放牛娃。”索南孙斌说,“但因为花儿,我还去过北京、香港、澳门、菲律宾、美国、加拿大等地表演,这些经历是从前的我想都不敢想的。”

  索南孙斌对花儿的热爱深深感染了女儿孙毛措。彼时,未满5岁的孙毛措会不由自主地哼唱几句花儿,这让索南孙斌很是惊喜。

  “可能是我和她妈妈有时会在家里唱花儿的缘故,她在这种氛围里长大,逐渐就喜欢上了花儿。”索南孙斌说,孙毛措5岁开始跟他正式学唱花儿,现已多次参加大型花儿演出活动。

  孙毛措也曾在学校表演花儿,但很多同学表示听不懂,也欣赏不来,但她并未受此影响。“我喜欢花儿,一点都不觉得学唱花儿辛苦。”孙毛措笑着说。

  “花儿是世界‘非遗’,但现在学花儿的年轻人越来越少,很多小孩都不知道花儿是什么,我培养她也是想将花儿传承下去。”索南孙斌说。(完)

【编辑:李季】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 留言反馈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