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摩崖造像淹没水下36年重见天日 文物部门正开展调研

摩崖造像淹没水下36年重见天日 文物部门正开展调研

2020年11月14日 01:21 来源:北京青年报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摩崖造像淹没水下36年重见天日

  “白河佛爷湾摩崖造像”系普查登记文物项目 文物部门正开展调查研究

  多年淹没在水库中,“白河佛爷湾摩崖造像”因此被披上了一层神秘面纱。近期,延庆区白河堡(bǔ)水库持续向下游输水,随着水位降低,这组摩崖造像渐渐露出水面。据北京青年报记者了解,这是白河堡水库蓄水36年以来,佛爷湾摩崖造像的首次“现身”。

  隐没36年 摩崖造像“现身”

  白河堡水库位于延庆区东北部,距离北京市区约110公里。近日,北青报记者走访白河堡水库,乘巡逻船行至一处名为“佛爷湾”的水域,在一块花岗岩崖壁上见到了“出水”不久的摩崖造像。

  三尊浅浮雕造像并列于同一块岩石上,形制体量相当,均为坐式,每尊高约1.7米、宽约0.8米。左侧石像漫漶不清;中间石像隐约可以看出轮廓;右侧石像保存相对较好,石像双耳垂肩,短颈,身着通肩大衣,裙于胸前打结,双手交于腹前,阴线勾勒衣褶,下承莲花宝座,背后有浮雕的头光和背光。石像前摆放着新鲜的苹果,系水库工作人员供奉。北青报记者注意到,石像周围存在明显的斧凿痕,以及安插木桩用的方孔和圆孔。右侧石像上端的斧凿痕中,刻有“石匠”二字;佛像左下方的刻字较为模糊,能辨识出来的只有“安、馬”两个字。两处字体都比较随意。

  水位下降16米 石佛得以重见天日

  摩崖造像如何成为了“水下文物”?据北青报记者了解,1983年竣工的白河堡水库,是白河引水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存水最高时达到6000多万立方米,摩崖造像因此被淹没。白河堡水库工作人员鲁冰玉告诉北青报记者,今年10月1日前后,水库开始向下游输水,存水量已减至800多万立方米,水位下降了16米,石佛因此重见天日。鲁冰玉坦言,他在白河堡水库工作了20年,常听当地老人说起“佛爷湾”,这是他头一次亲眼见到这组石像。

  石像可能出自元代 目前水位将维持一年

  此事引起了延庆区文物管理所的关注。延庆区文管所副所长于海宽介绍说,他的一个同学在白河堡水库工作,10月中旬发给他石像的照片,他随即和同事去现场查看,发现这正是延庆区隐没多年的普查登记文物——白河佛爷湾摩崖造像。

  因为石像多年来被水淹没,于海宽在延庆从事文物工作14年,这是他第一次亲眼看到白河佛爷湾摩崖造像。“延庆区文物部门在职的同事,没人亲眼见过这组摩崖造像。”于海宽告诉北青报记者,他的父亲于秉银,曾任延庆县文物管理所所长,1983年以前白河堡水库尚未建成,在进行文物普查时,老父亲曾亲眼见过白河佛爷湾摩崖造像。1983年水库建成,1984年蓄水,石佛便没于水下。

  在延庆区文物管理所的档案中,北青报记者看到了上世纪80年代初拍摄的白河佛爷湾摩崖造像。历经30多年,浮雕的立体感发生了一定程度变化。于海宽解释说,从目前的状况看,水流对于摩崖造像的影响和空气流动差不多,好在白河堡水库的水流比较缓和,对于石像冲击较小。

  石像出自哪个历史时期?面部细节为何缺失?于海宽研究发现,石像所在崖壁,附近是明代的靖安堡,在辽、金、元三代,这里曾是御路的一段,名为黑谷路。元代尚佛,因此御道两侧有不少佛像石刻,通过形制判断,这组石像出自元代的可能性较大。就石像面部来看,不排除其在历史上遭到过人为破坏。于海宽透露,白河堡水库目前的水位,估计还能维持一年左右。接下来,他们会请石刻文物专家,对这组石像的断代、保护措施做进一步论证。

  文并摄/本报记者 崔毅飞

【编辑:田博群】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 留言反馈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