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敏君:F4也有生老病死(图)——中新网
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文化新闻
    岳敏君:F4也有生老病死(图)
2009年04月02日 11:09 来源:新京报 发表评论  【字体:↑大 ↓小
“公元3009之考古发现”让大家置身于“博物馆”内。
3009年,暖壶成了存钱罐。本报记者 郭延冰 摄
岳敏君背后的笑脸人已成为他的标志符号。
【点击查看其它图片】

  在一千年以后的人眼里,暖壶是存钱罐,篮球是通过放气引人发笑的道具,而奥迪车则成了捕鱼工具……这就是被称为当代艺术F4之一的岳敏君带来的“公元3009之考古发现”展览。他将雕塑、油画、算盘、可乐瓶等看做1000年之后的古董,而展览现场则被布置为陈列这些“古董”的“博物馆”。

  目前,该展览正在今日美术馆展出,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岳敏君毫不犹豫地将此次新作仍归于笑脸人系列,而且表示对笑脸人这个形象会一直坚持下去,“也许失败,但我要做实行者。”

  - 人物名片

  岳敏君

  1962年生于黑龙江省大庆市,1985年就读于河北师范大学美术系。1987年,还在河北师范大学美术系求学的他和四个同学一起受到“85新潮”的影响举办了第一次展览。

  1991年春节他就住进了圆明园,开始了自己的职业艺术家生涯。也是从那时起,他开始画后来成为标志符号的“傻笑”,第一张作品叫《大狂喜》。从2000年上拍以来,岳敏君的作品在拍卖中一直处于几万到几十万元的区间价位。从2004年开始,价格持续攀升。2007年,纽约苏富比拍出的《金鱼》成交额1081万元,佳士得香港拍出的《画家和他的朋友们》成交额2048万元,岳敏君跻身千万元俱乐部,也与方力钧、王广义、张晓刚并称为当代艺术F4。

  新作 颠覆文字、文化和信息

  新京报:为什么你的思维跳跃到了千年之后?

  岳敏君:看《历史研究》时,大部分讲的都是文化。可能我们社会选择的方式、为人处世都是文化的原因造成的。这些文化需要新的更新或代替,都没有进行过。所以我关注的文化的东西更多。

  新京报:上次我听你说起这30年来对你影响最大的书就是《历史研究》,此书对你此次展览有什么启示作用吗?

  岳敏君:大约三四年前,当时不是看完这本书后就想到要做这个展览,不知道为什么,可能也是心理需要吧,想找到问题的根本。

  新京报:整个展厅的设计按照博物馆的陈列模式,作品解说也仿照了博物馆的说明方式。为何要借用这种博物馆参观方式来做你的作品?

  岳敏君:通常(博物馆)是绝对能获得正确知识的地方。而我所做的那些东西都是不正确的,这种张力够。我要颠覆的是文字、文化、信息带给你的东西。借用考古方式,其实在说文字、文化的作用和力量。

  新京报:“吉秃”、“新亚”、“狗春”等奇幻概念是怎么来的?

  岳敏君:就是自己杜撰、想象出来的。整个前言根据非常正式的、描写中华大地文化的前言,只不过更换成“新亚”、“狗春”这些词。

  新京报:油画《公元3009》,“新亚人”指着天,是在反讽传统文化中夜郎自大的症状?

  岳敏君:这个动作是佛诞生的动作,是惟我独尊。借用传统文化中的一种文化形成,也表明我杜撰的这个民族并不是没有文化的。

  新京报:你好像一直对传统文化持批判态度。

  岳敏君:所以在《公元3009》中的新亚人,就变成不是一个真实的佛像,而是一个个体的我,和一个虚假的民族背景。

  新京报:对传统文化的批判态度从何时开始?

  岳敏君:比较有意识的是上世纪90年代。那时去西方做展览比较多。我们可以看到中国社会发展也是步履艰难,问题挺多,那时开始思考。

  新京报:思考的结果呢?

  岳敏君:所以我一开始画的都是场景系列,将名画的主要人物去掉。有一种缺失感,不在场。引起大家对文化的认识。

  风格 坚持有副作用的符号创作

  新京报:你希望此次展览成为你的一个里程碑吗?

  岳敏君:不应该吧。还是延续了很多过去的东西。我也感到有些困惑,我过去画的形象本身、思维的定势和模式,自己也很难跳出。人不管怎样思考,总是有思维的边界,这是很苦恼的事。

  新京报:在展览中,依然看到你那招牌的笑脸人形象。在“宋庄出土”的展品中,你给出的解释是:祭祀用品,长期饥饿形成合不拢嘴巴。这与你早期创作笑脸人的感觉是一样的吗?

  岳敏君:这种饥渴不就是对物质的一种饥渴吗?这一阐释跟我早年创作的动因有潜移默化的关系。20世纪90年代初期,觉得什么压力都很大,知识又那么弱,自己又没有很准确的知识,所以想胡来一下。

  新京报:这么多年你创作的笑脸人形象依然存在,但你所想要表现的状态是否已经改变了?

  岳敏君:我自己没有梳理过这些。梳理这些无异于自掘坟墓,对自己不利。过去的东西就过去了,这样也许更自由些。

  新京报:你2006年创作过《寻找系列》,是对“傻笑系列”的一个摆脱吗?

  岳敏君:其实,寻找系列是笑脸人的大脑。笑脸人感觉到很迷茫,而且不知道有什么出口,所以表现出一种迷宫的感觉,这是笑脸人系列引发出来的。

  新京报:这次展览也是笑脸人系列中的?

  岳敏君:也是,反正我是这样认为的。其实笑也隐藏在这个展览背后。大家看展览时也许没特别觉得人物笑是主要的内容,反而成了一种背景。

  新京报:是觉得这个傻笑没有必要去改变吗?

  岳敏君:这也是一种困惑。人给自己制造了一个范围,很难逃过自己设置的逻辑。所以我也不想挖掘过去,我也希望在某个时刻突破自己的逻辑。一直坚持画这个笑,是我想知道它的背后是什么,到底能够发展成什么样,转变成什么样。

  新京报:当代艺术被视为高度商品化的东西。你作品中主要人物形象不变,是否会给人以生产线作业、模式化消费的感觉,纯粹投艺术市场所好?

  岳敏君:它的副作用就是这样。但不能因为有这种副作用就不去坚持了。

  新京报:但这种副作用有没有使你受到很多批评?

  岳敏君:我倒没思考。我不管,也许这样做是完全失败,但我要做一个实行者。

【编辑:张中江
    ----- 文化新闻精选 -----

商讯 >>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