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京剧改不改不是问题,问题是怎样改——中新网
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文化新闻
    专家:京剧改不改不是问题,问题是怎样改
2009年04月02日 15:45 来源:北京晚报 发表评论  【字体:↑大 ↓小

  编者按

  3月31日起,由国家大剧院出品的大型新编史诗京剧《赤壁》再度上演,于魁智、李宏图、孟广禄、李胜素等众名家演绎的三国故事幻化成真,由张继钢导演的大剧院版《赤壁》那些华美唱腔将再度响起,横刀立马的战争场景、善恶忠奸的历史纷争又将重现舞台。而关于该剧的音乐,就像任何新编京剧的音乐一样,是应该保持传统还是要大胆创新,这样的讨论从来就没停止过。为此,本报专访该剧作曲朱绍玉先生——

  期待黑头发

  过去人们写字用毛笔,现在用钢笔,圆珠笔,电脑键盘;京剧音乐怎么就不能改?

  记者(以下简称记):“关于京剧新编一直存有两种对立意见,一方认为京剧进入现代生活,必须满足人们新的视听感受,一桌两椅,套用的声腔、程式都过于单调死板,期待变化;另一方认为,京剧应当坚持传统,延续空灵简洁的东方美学,反对舞台堆砌,也就是所谓的大制作,而唱腔还是老的、熟悉的听起来过瘾,您怎么看?”

  朱绍玉(以下简称朱):“过去人们写字用毛笔,现在用钢笔、圆珠笔、电脑键盘;过去衙役巡街骑马挎刀,现在警察开车持枪或电棍。时代不同了,任何事物都必须发展。如果不信,我用老曲牌给一个新编戏作曲,不单新观众不喜欢,老观众也听着别扭,不喜欢。老要老到哪里去,是徽班进京,还是流派初成?当年程派、言派初成时,遭到的非议比现在还大。梅兰芳先生还说移步不换形,难道用点民歌、用点西洋音乐就错了?1932年程砚秋到西欧看歌剧,回来就把歌剧的手法融入了京剧,甚至借鉴过印度音乐。因此,京剧改不改不是问题,问题是怎样改。”

  记:“是呀,怎样改?改不好是要挨骂的,您看票房,逢年过节一定是《文昭关》、《大探二》等传统戏卖得好,新编戏怎么也卖不过?”

  朱:“从上座看我同意,我搞新戏也很看中投入产出比。比如这次《赤壁》一轮十场卖了500多万,这一轮还没开演就已出票80%,制作有大有小,要看题材,要看场地,要看能否留传下来,观众比什么都重要。是好是坏不是我们自己说了算,要时间和观众来决定,现在说一部戏的好坏,一次改革是否成功都还为时过早。我也喜欢小剧场戏,像《马前泼水》,投入很小,观众却爱。好莱坞还有大制作或小成本电影呢?!京剧为什么不能呢?”

  记:“那一路走来,是怎样改的呢?我记得当初您的《夏王悲歌》在圈里影响很大,也获过很多奖。”

  朱:“那是因为融入了一些西部民歌,又是少数民族背景,在当时还很少有人这样做,所以影响大些。说到底还是内容题材与音乐形式的统一。我个人从青海到福建,经云南到北京,积累一些音乐,也积累了一些生活。当然还是来北京后搞得戏多,创作也最活跃。最初,我试着步来,希望老观众过把瘾,新观众能接受。这一时期的作品比如连台本戏《宰相刘罗锅》、《梅兰芳》、《袁崇焕》、《下鲁城》,这次《赤壁》步子大了点,叫老观众能接受,新观众能喜欢。当我看到台下那么多黑头发时,我心里特高兴。”

  燃情《赤壁》

  既像新知相见,又似旧友重逢。

  记:“请您概括一下这次京剧《赤壁》整体的音乐特征。”

  朱:“立足传统大胆创新,这种创新吸收了地方戏曲、民间音乐和西洋歌剧的手法,甚至用了二声部、三声部的轮唱合唱,与京剧的板腔体结合,使板腔体更活跃,我要激活它。让观众一听就知道是京剧,但又感觉非常的新鲜;让观众找到一种‘既像新知相见,又似旧友重逢’的感觉。”

  记:“我记得《赤壁》大幕未启,一段由缓入急的琵琶曲先声夺人,随着鼓声渐起,大幕拉开,传统的京剧‘上场门’演变为一个可移动的门在舞台上滑行起来,30位身着汉服的舞俑袅袅娜娜,依次穿门而出。随后舞台上灯光大亮,金碧辉煌的铜雀台赫然现于台上。汉献帝高坐于铜雀台上与众臣同赏宴舞,一派繁华。正当人们看得津津有味之时,忽一声震天锣响,曹丞相到了,‘铜雀兴兵’渐入佳境。那个乐舞就用得好,音乐单纯得只有鼓点,却充满律动。有音乐的功劳在。”

  朱:“国家大剧院版《赤壁》整体是恢宏气魄和史诗气质,规定情境是在东汉。我利用了些古曲的因素。汉代的音乐只存留在文本中,没有录音,是哑巴音乐。人们对于音乐最早的破译也是在宋代,因此只能找找感觉。我听了《酒狂》、《胡笳十八拍》、《广陵散》等,想到了用吟咏的方式。据说从屈原的《九歌》、曹操的《短歌行》到汉乐府,唐诗宋词在古代都是可以吟咏歌唱的。我想这跟京剧的引子能有所关联。比如《四郞探母》中杨延辉吟诵的引子——‘金井锁梧桐,长叹空随一阵风。’梅派名剧《宇宙锋》中赵艳容的引子——‘杜鹃枝头泣,血泪暗悲啼。’前半句是富于情感的韵白,后半句是悠扬婉转的吟唱,颇能打动人心。在《赤壁》里,开场的序曲是曹子建的《铜雀台赋》:‘建高门之嵯峨兮,浮双阙乎太清……’我就想这里可用大大小小几面鼓,仿效古代‘羯鼓’,化用京剧锣经中‘滚头子’的节奏,去掉锣鼓点中的铜器(大锣、铙钹、小锣),只留下鼓,时而低沉时而激越,鼓点敲在舞者的脚步上,敲进了人们心里。你说的可能就是这一段。鼓声和舞蹈引出幕后女生的吟咏和歌唱。”

  记:“ ‘泛舟借箭’一段观众听着很过瘾,诸葛亮、周瑜、曹操各表胸怀,老生、小生、花脸同时开唱,长达8分多钟的联弹可以说是京剧舞台首创,悦耳动听又极具气势。”

  朱:“这一段作者在剧本提示中给出了明确场景,舞台上层为曹军大营,帆樯如林,下层为滚滚长江,白露横江,水光接天。楼船之上,志得意满,豪气纵横的曹操正与众将夜宴,一叶扁舟载着诗酒酬唱的孔明与周郎飘然而至,微醺之中借箭来也。浩渺烟波之中如何通过唱腔表现曹操、孔明、周瑜三位同具诗人气质,性格又迥然不同的人物,我想起了歌剧中的轮唱三部和声。曹操第一句‘大江流洪波涌日落月升,二十年不解甲东讨西征。’我借鉴昆曲《单刀会》中关羽吟唱的曲牌《新水令》的旋律风格表现他的骄狂,不可一世。孔明‘结成了孙刘盟抗曹之阵,定下了破敌策火烧连营’化用了马派经典《借东风》。为了让小生周瑜能和老生孔明、花脸曹操合得起来,我吸取了昆曲《牡丹亭》中‘皂罗袍’的旋律与京剧小生相糅合写‘议定了决战计临危受命’这四句。最后才能让三人同时开唱时,根据不同的唱腔来表现曹操的汪洋恣肆;孔明的足智多谋和周瑜的雄姿英发。”

  记:“‘舌战群儒’一场诸葛亮与群僚顶着唱、连着唱、咬着唱,时松时紧,时快时慢,70多句唱一气呵成。同时,多种板式集体亮相,西皮原板、西皮快板、西皮流水、西皮摇板等变化多端,妙趣横生。而剧终,诸葛亮‘把酒祭江’的大段‘反二黄’,豪迈悲怆,韵味悠长,一动一静的处理让人难忘。”

  朱:“你说的那段反二黄是全剧的点睛之笔。最后一场孔明三杯酒祭江的22句唱,我尝试了一曲八板的综合板式来表达这段复杂深刻的情感。虽是大获全胜,却是‘一将功成万骨枯’并萌生再度归隐的念头,音乐也要有这样的起落,留有绵长的余味。第一句‘月迷离星明灭雁声凄凉’用散板起,接着安排了‘回龙’、‘慢板’、‘摇板’、‘吟板’、‘原板’、‘宽板’、‘垜板’完成了这个核心唱段的设计。当唱到‘三樽酒酹江涛珠泪盈眶’时,安排了一个长达20小节的大甩腔,旋律起浮跌宕,如江河奔腾,一泻千里,意韵悠远悲凉。‘普天下谁不想太平安享,读书人本应当礼义兴邦。怎奈何逢乱世满途荆莽,也只羽扇纶巾驱虎狼。’这几句处理为原板转垜板。结尾的‘诸葛亮再归隐躬耕南阳’一句散板拖腔好似有力的豹尾一气呵成。这些点点滴滴都是在传统的基础上创新的结果。”

  难忘西部

  民间音乐的力量是那样直抵人心,一听就会落泪。

  记:“您能介绍一下您创新的来源吗?除了京剧原有板腔的改编,西洋歌剧的作曲结构之外,还有什么音乐元素对您有影响?”

  朱:“西部民歌。我8岁学艺,11岁到青海京剧团当演员,唱过老生,小生。15岁变声就只能去乐队了,弹过三弦、拉过京胡、大提琴、吹过单簧管,16岁开始做唱腔设计,后来又去云南艺术学院专门学作曲。还到福建省京剧院工作过一段。其间我到当地采风,收集民歌,西部音乐的苍凉是我最喜爱的。民歌里唱到,‘把姑娘嫁到个天津土,鼻子眼泪也捏涨,娘家里上马树叶绿,婆家里下马树叶黄。’一唱便唱出日子的艰难。又如闽南音乐中的《社庆》,许多老华侨,一听就会落泪。民间音乐的力量是那样直抵人心,我会不自觉地将他们融入我的创作中。”

  记:“浙江电视台的编导刘郞赞您‘红团龙蟒仗奇音,我兄才气满京门。揉入西部苍凉美,除非绍玉又何人。’就是这个意思吧。除音乐之外,您还有什么爱好?”

  朱:“爱逛古典家具城,家里有罗汉床、官帽椅、多宝阁什么的,我喜欢旧东西,有意思。其实逛得多,买得少,没那么多钱。但逛着的感觉特别好,眼前看着喜欢的东西,心里头还是想着我的音乐。”

  戏曲作曲小知识

  戏曲音乐包括声腔和板式两部分,在戏曲创作中,两者都会根据剧情和唱词来设计,从而巧妙地处理情节的起承转合和人物的情绪变化。一般来说,一出戏的音乐创作程序相当复杂。首先要吃透剧本内容、事件、年代和人物,再根据人物性格确定行当。以《赤壁》为例,诸葛亮属老生以唱功为主;曹操为铜锤花脸;周瑜是小生等等。行当区分完,要寻找时代特色。《赤壁》发生在汉代,音乐应该融合进汉代的感觉;再后来,就涉及到全剧的音乐布局。布局声腔和板式,“这就好比为建筑立柱,好坏成败,立马看得出来。”

  人物简介

  朱绍玉 北京京剧院一级作曲,曾任演员、演奏员、作曲、指挥,现任北京京剧院唱腔设计、作曲、乐队指挥。他从1964年开始从事戏曲音乐创作,至今作品已百部之多。主要京剧作品有:《赤壁》、连台本戏《宰相刘罗锅》(1-6本)、《梅兰芳》、《图兰朵公主》、《蔡文姬》、《夏王悲歌》、《孔繁森》等。

  (满 岩)

【编辑:张中江
    ----- 文化新闻精选 -----

商讯 >>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