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岩”里的“余则成”:潜伏10年的情报战士——中新网
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文化新闻
    “红岩”里的“余则成”:潜伏10年的情报战士
2009年05月26日 19:34 来源:中国新闻网 发表评论  【字体:↑大 ↓小

  长期埋伏在“中统”的情报战士

  (摘自《红岩档案解密》中国青年出版社)

  1939年5月,3位文质彬彬的年轻人来到位于重庆市郊红岩嘴大有农场的中共中央南方局和八路军重庆办事处驻地。当他们小心翼翼地从行囊里最隐蔽的地方拿出一张纸条后,办事处的同志热情接待了他们,安排他们在小龙坎办事处车库旁的招待所暂时住下。

  这3位年轻人,正是不久前延安中共中央组织部告诉南方局即将派回四川大后方工作的抗大毕业生。其中一位就是红岩特工黎强。

  一、参加革命

  抗战初期,黎强在四川省立第一师范学校读书,参加过成都的青年学生抗日爱国救亡运动,是进步学生团体星茫社的通讯员,后来又参加了由中国共产党秘密领导的抗日民族解放先锋队。1938年夏,一心向往延安的黎强由中共成都地下党组织介绍,和川大学生张越吾两人结伴到了延安。

  此时的黎强,已是在延安经过近一年的学习,先后上过抗大和陕北公学,听过不少中共高级领导的报告,学习了延安马列学院的全部课程,读了不少马列原著的职业革命青年了。

  两天后的一个夜晚,南方局常委凯丰(何克全)和分管组织工作的廖似光在暂住的红岩大有农场主人饶国模的小楼里热情接待了黎强他们。负责秘密工作的黄文杰、曹瑛等人给他们3人详细分析了四川地方的各种形势,让他们参加了南方局正好在红岩举办的秘密工作训练班。在红岩嘴山上培训和学习了将近一个月时间,最后,南方局组织部要求他们充分利用各自的社会关系,先找一个公开稳定的社会职业做掩护,再慢慢开展工作。根据自己在安岳的家庭背景情况,在取得南方局组织部的同意后,1939年夏,黎强回到了他的老家——四川省安岳县石羊镇白塔寺乡。

  黎强的父亲李可廷时任安岳县民团团总、县督察区督办,是安岳周边几县有名的袍哥大爷。

  通过老同学的介绍,黎强到了他的母校——县立高小担任教务主任。校长是他原在安岳中学时的体育老师,教导主任是原安岳中学的同学。在平静的县城里,黎强利用自己小学教务主任的身份,搞起了轰轰烈烈的抗日救亡宣传活动。

  由于黎强出色的宣传才能,安岳县县长杨世荣竟亲自找他谈话,要介绍他加入国民党。而国民党安岳县党部又害怕黎强在县里掀起的抗日救亡民众运动,放出风来要把黎强撵出安岳,黎强自己感觉在县城里有点呆不下去了。

  恰好这时他的校长谢明昭请他到成都帮忙办一件诉讼事宜,并让他到成都后就住在谢明昭的亲戚翟自湘家里,黎强遂有转移成都之意。

  他立即给重庆红岩南方局廖似光写信汇报请示,而廖似光的回信迟迟未到。这时,黎强想起了同在安岳的共产党员周俊烈,便星夜赶赴周俊烈住处商量。周俊烈对黎强想去成都开展工作的想法表示赞同,并说他最近就要去重庆红岩嘴。黎强托周俊烈帮他转接组织关系。分手时,周俊烈告诉黎强,到成都住下后,写信交《新华日报》成都分销处转他收。

  就这样,1940年2月下旬的一天拂晓,黎强悄悄离开安岳,来到了他曾经求学三载的省城成都。

  到成都后,黎强住在斌陞街17号翟自湘的公馆里,一面帮助谢明昭办理上诉事宜,一面赶到祠堂街88号《新华日报》成都分销处,以买书付款的方式交给门市部一封转交周俊烈的信。

  几天后,周俊烈领着一个中年人按照预定的时间来到黎强约定的茶馆里。

  周俊烈告诉黎强,他刚从重庆红岩回来,已把他的情况向南方局作了汇报。他指着身旁的中年男子对黎强介绍说,“这位就是南方局廖似光同志指定今后与你直接联系的刘文哲同志。”

  黎强把自己最近的情况向刘文哲作了详细的汇报。

  刘文哲对黎强说:“根据南方局的指示,从现在起,你就由我一个人单线联系。你必须尽快地通过各种关系找到一个社会职业做掩护,然后再谈开展工作的事。”

  住在翟公馆里,黎强在帮助谢明昭办理有关法庭的上诉事宜,同时他还考上了四川省民众教育馆馆长训练班和四川省教育厅教育测验统计室统计员的职位。

  就在这时,成都发生了一场以国民党中统一手炮制的、旨在嫁祸于人、打击中共的“抢米事件”,中共川康特委书记罗世文等人被国民党中统逮捕,川西及成都地区中共地下组织损失惨重。

  在向刘文哲请示是否参加民教馆长训练班或到省教育厅担任教育测验统计员时,黎强认为民众教育馆是一个今后开展群众工作的最佳掩护职业,意欲参加训练班,结业后可分到四川某地当民教馆长,好做群众工作。而刘文哲则根据重庆红岩南方局组织部最近给他的指示,要黎强留在成都,想法打入国民党中统,为党发挥更大的作用。

  刘文哲对黎强分析说:“目前国民党的反共活动已经搞得十分厉害,现在已不可能再像1938年、1939年那样开展大规模的群众运动了。因此,做民教馆长意义不大。根据目前国民党发动的反共高潮形势来看,大后方我党有些地方组织遭到严重的破坏。最近国民党在成都制造的‘抢米事件’,使我党川西及成都地区组织损失惨重。川康特委书记罗世文、车耀先等人均遭逮捕,至今被秘密关押,这就是国民党四川省党部中统系统干的,要是我们有人在里面事先了解点情况就好了。因此,现在我们党需要的是打进国民党内部去,南方局组织部考虑你比较合适。”

  要想打进国民党四川省党部机关,对于像黎强这样刚刚踏入社会的年轻人来说谈何容易。但这是南方局组织部根据工作和形势发展需要而做出的决定。

  组织的需要就是命令。黎强不愿自己心仪的党组织再遭受如此重大的损失。

  他对刘文哲坚定地说道:“好,那我试试看吧。”

  “你要尽量利用你在成都的各种社会关系,尽快钻到国民党的肚子里去,南方局期待着你的好消息。”刘文哲用力地握住黎强的手说。

【编辑:张中江
    ----- 文化新闻精选 -----

商讯 >>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