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岩”里的“余则成”:潜伏10年的情报战士(6)——中新网
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文化新闻
    “红岩”里的“余则成”:潜伏10年的情报战士(6)
2009年05月26日 19:34 来源:中国新闻网 发表评论  【字体:↑大 ↓小

  五、坚守阵地

  1946年5月,国民党政府还都南京。周恩来、董必武在重庆率中共代表团随即赴宁,陈于彤也因工作需要要离开成都。5月末的一天,陈于彤约黎强见面,告诉了黎强南方局

  负责同志离渝前对他工作的指示:“组织上要你坚守阵地,以静制动,以不变应万变。下一步就由川康特委陈国瑞同志与你联系。红岩主要负责同志离渝前对你的鉴定意见是能力强、品质好、工作有成绩。今后你就用“力强”署名给党送情报,你在党内的这个名字早就是定了的。重庆红岩只有周副主席、董老等少数几位负责同志知道,延安党中央也知道。周副主席曾经看过你送的情报,他说你的工作不错,很有成绩。以后如果川康党组织出了什么问题,你在成都与他们失去了联系,你可以转移到任何地区,三五年内可以独立进行工作,可在任何地区或部门直接与党中央联系,就问党中央:我党有无黎强同志?这就是你同党中央的联络暗语。党中央一定会回答你的。”

  1946年8月的一天,“省特会”一组外勤特务刘道生(叛徒,曾任中共成都工委书记)对黎强说:“李先生,我在祠堂街遇见一个人,额头凸凸的,头发蓬松,穿套旧西装,像是乐至一带的人。这个人像是个老共产党员,1939年吴玉章、陈绍禹来成都时,我就看见过他在吴、陈住的地方周围转,好像是做保卫工作的,这个人叫周什么烈或周什么俊。”

  黎强一听,心想糟了,从刘道生描述的情况看,此人肯定就是自己的入党介绍人周俊烈。刘道生说完,他未露声色,只是“嗯”了一声说:“继续了解。”他很快将这个情况告诉了陈国瑞,要求组织上通知周俊烈立即转移。几天后,陈国瑞在一次接头时却对他说没有周俊烈这个人,无法通知。

  黎强急了:“周俊烈是我的入党介绍人,没有周俊烈,哪有我这个党员?”

  说完后他一想,也难怪陈国瑞。周俊烈是由中央社会部直接派往成都地区的,直接与南方局单线联系,与地方党组织不发生任何关系,所以川康特委并不知道周俊烈这个人。

  情况紧急,怎么办呢?

  黎强决定直接去找周俊烈,要他赶快转移。可是周俊烈却说:“一些关系还未交代,有些事还没办完,一时还走不了。”

  黎强心想他有秘密工作经验,也可能还可以拖一段时间。另外“省特会”抓人也还要经过开会审核。他要参加会议,到时会知道的。于是他叮嘱周俊烈这段时间一定要小心。

  一个多月过去了,刘道生没有向黎强报告周俊烈的情况。

  一天下午,黎强安排刘道生等外勤特务去华西坝执行“省特会”的逮捕决定,抓早已被他通知转移了的中共川康特委宣传部长贾唯英等人。黎强在办公室等到晚上7点多钟,还不见他们回来,以为这几个特务坐车兜风去了,于是就回家歇息去了。

  第二天一早,刘道生就跑到黎强办公室报告:“李先生(黎强),昨天下午的任务没有完成,对象早已不在了。不过回来走到皮房街时,顺手牵羊抓了上次我给你报告过的那个姓周的。三组杜石公法官连夜审讯了,这个人叫周俊烈,是个失业者,早年与共党有过关系,现在啥也问不出来。”

  黎强心里一怔,心想自己的入党介绍人被抓了,万一他顶不住招了,自己该怎么办?心里翻江倒海,大脑高速运转,但黎强的面部表情却没有丝毫变化。他装着漫不经心但又微带愠色地说:“华西坝没有抓到人就该早点回来嘛,害得我在办公室等到7点多钟。不过也好,还是有收获,那也好嘛!”

  刘道生退出了办公室。黎强离开座位来到窗前,望着下面关押着周俊烈的房舍,思想上紧张地思考着:趁现在周俊烈还没有供出自己马上离开?这个阵地我好不容易才占领到,而且南方局也指示过,不到万不得已时不要离开。要尽最大的努力守住这个来之不易、最能发扬火力的阵地。不走吧,又有很大的危险性。最后,黎强决定暂不离开,看看情况后请示党组织决定。只要周俊烈不变节就没有危险,但他在心里已做了应变的准备。

  一会儿,杜石公又来到黎强办公室。“李兄(黎强),你昨天派出去行动的人他们没有完成任务,该抓的没抓到,不该抓的却抓了一个回来,什么也问不出来,这是个无头公案,你看怎么办好?”

  黎强装着了解情况的样子问杜石公审讯周俊烈的情况。

  杜石公把周俊烈的供词告诉了黎强。他说自己早年与共产党有过一点关系,以后多年没有来往了……现在成都无事可做,这下你们把我抓起来,可有吃饭的地方了……杜石公双手一摊:“不管你怎么问,他翻来覆去就是这些,你看怎么办嘛?”

  杜石公的话,让黎强暗自欣慰。不过他仍然放心不下,会不会是故意来套我的,他不能不防着。于是他转守为攻,故意反问杜石公:“你看怎么办呢?”

  “不好办呢!上面规定不打死老虎,不搞无头公案。你是不是在会上再强调一下上面的这两点精神,不然,我们搞审讯的实在难办。”杜石公这样回答。黎强说:“那好,我在会上再重申一下,免得以后你们为难。”

  黎强走出办公室对组内的内外勤人员说:“我今天牙疼,要到少城公园鹤鸣茶馆去坐坐,今天就不汇报了,办好的文件就放在那里等我明天来了再看。”

  黎强真的到少城公园鹤鸣茶馆去坐了半天。他的目的是想借此看看有没有人跟踪他,结果没有。下午回到家里,恰有“省特会”的公务员在给他家劈柴。他让这位公务员回去后告诉一组的下属,明天他也不去办公了,他要到华西坝医院看牙齿。

【编辑:张中江
    ----- 文化新闻精选 -----

商讯 >>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