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流沙河悼丁聪:他瘦了好多,后来越来越瘦——中新网
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文化新闻
    学者流沙河悼丁聪:他瘦了好多,后来越来越瘦
2009年05月27日 08:43 来源:成都晚报 发表评论  【字体:↑大 ↓小

  丁聪的成都缘 不是一丁点

  出生在上海,生活在北京,但丁聪与成都却有着道不尽的故事。抗战时期,有很多人来成都避难,丁聪便是其中之一。在“五世同堂街”,现在的二中校园内,丁聪开始写剧本、画漫画,著名的《阿Q正传》插画便是在这一时期完成。

  车辐儿子:不敢告诉父亲

  上世纪抗战时期,因躲避战乱,丁聪辗转到成都生活,正是在成都生活期间,丁聪结识了当时的《华西晚报》记者车辐,二人一见如故,遂成为了挚友。如今丁聪去世,车辐儿子车新民已经得到消息,但他没有告诉父亲,“父亲那一辈的老朋友近年来先后去世,这个月8号,父亲才失去了一位挚友,如今丁老去世,我真不知道该怎么给他讲。”为了不让父亲太伤感,车新民准备过一段时间,再告诉父亲这一消息,由于车辐每天都有看报的习惯,车新民这几天也只能将报刊全部藏起来。

  说到父亲与丁老的友谊,车新民表示,二人自抗战结束分别后每年都会有书信往来,家里现在都还有很多丁老的作品,包括给车辐创作的肖像画。而车辐与丁聪最后一次见面,是在2001年,当时丁聪携夫人来蓉,还与车辐、流沙河夫妇、魏明伦夫妇一起吃了火锅。那一趟回京之后,丁聪的身体状况就开始下滑。后来车新民到北京出差,也都会顺道探望丁聪,到2007年最后一次去丁聪家时,丁聪已经卧床不起了。“丁老去世的消息,也是丁老的夫人沈峻托人转告我的,她现在一定非常悲痛,我缓一缓再致电问候。”

  流沙河:老大哥一路走好

  在成都和丁聪先生有过交往的,还有著名学者流沙河,由于平时很少上网,昨天流沙河接到记者电话时并不知道丁老去世的消息。“啊!老大哥,我的老大哥……”念叨了片刻,再次从记者口中确认了消息的准确性后,流沙河才与记者说起了他与丁老的往事。“丁聪20来岁时到的成都,我才10岁,当时并不认识他,他的事情,都是后来听长辈讲起的。”流沙河说,他第一次正式与丁聪见面是1996年,丁聪回成都,在省美术馆办个人展览,当时丁聪已经80岁。虽然认识的时间很晚,但从那次以后,二人也就一直保持联系,后来我写了《Y先生语录》,丁聪看了非常喜欢,还特地挑出了100段创作了漫画。“第一次见到丁聪时,他还是个胖子,2001年我们再见面时,他瘦了好多,后来就越来越瘦……”长叹一口气,流沙河结束了采访,表示要立刻打电话问候丁老的夫人。记者 徐力

  秦怡

  成都有我和丁聪的美好回忆

  昨晚,记者致电丁聪先生的老友、著名影星秦怡。对于丁聪的去世,她很震惊,“我先生和丁聪的爸爸丁悚是很好的朋友,经常在一起谈天说地,我是通过我先生认识的丁聪,经常跟他们在一起,慢慢大家都熟悉了,丁聪也看我演的戏。”

  秦怡告诉记者,她1944年在成都演出时,当时在成都的丁聪还帮剧社义务打工。“那是1944年10月,我跟随中华剧艺社到成都演出《桃花扇》,丁聪当时也在成都,他是个全才,不仅会画画,还会写作,还懂音乐。那时我演《桃花扇》,他就在后台吹笛子吹箫啥的,后来我们还一起去了西康(旧省名),他说要去那里画少数民族。在成都的美好时光,让人难忘。这段时光是我艺术创作的成熟期,也是我以后能从事几十年演艺生涯的关键。我最忘不了的就是《桃花扇》中的李香君,也忘不了丁聪的义务帮忙。每次去北京,我和他,还有黄苗子、郁风等都会见个面,吃个饭,一起聊聊。”对于丁聪的去世,秦怡直言“太突然了”,问及会不会去北京参加丁聪的追悼会,秦怡说:“因为我刚刚做了腰椎手术,医生嘱咐要好好休养。接完你的电话,我就给沈峻打个电话,问候一下。”记者 吴宇

【编辑:张中江
    ----- 文化新闻精选 -----

商讯 >>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