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侠身上那根“犬儒的刺” ——中新网
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文化新闻
    大侠身上那根“犬儒的刺”
2009年06月24日 15:20 来源:晶报 发表评论  【字体:↑大 ↓小

  大侠身上那根“犬儒的刺”

  单士兵

  在一些写作者眼中,加入作协,就等于拿了一本“文学执照”,获得一分文学的权力与资本。这两年,一些裸着肌肉涂着口红的“80后”,就伸长脖子往作协衙门里拼命地钻。

  我原本以为,像金庸这样驰骋文坛数十载的绝代大侠,是不会对跨进作协那道斑驳门槛产生兴趣的。但是,侠士暮年,偏不甘于默然归隐。金庸先生就是要踏进中国作协的庙堂之高,在里面拉过一把交椅,玩一次笑傲江湖。此前有说法是,金大侠将被赐予的“江湖名号”是中国作协名誉副主席。如果以这份荣耀粉墨登场,那又将是一种怎样的风范?

  “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这一张武侠小说的英雄榜,让金庸先生拥有一代武侠宗师的至尊身份。论实力与声望,金庸加入中国作协,坐在“副主席”的交椅上,大抵是不会有多少非议的。想想吧,因贪腐落马的原湖南郴州市委书记李大伦曾是湖南省作协成员,写出“纵作鬼,也幸福”这样荒唐之词的王兆山是山东省作协副主席,披着青春偶像外衣的文坛抄客郭敬明也入了作协,相形之下,金庸这样的大侠要担任作协名誉副主席,当然是绰绰有余。

  就像是金庸小说里的武林门派,中国作协不断广开门路吸纳弟子,为的就是树起振兴文坛这面大旗。给人的感觉是,不论是正派宗师,还是邪派高手,都不会拒之门外,原则底线或许只有一个,那就是“为我所有,为我所用”。对于金庸加入中国作协,有的说法是中国作协主动抛绣球,也有的说法是金大侠主动示好。对此,批评家白烨说,“这是金庸和作协互相沾光的问题,他们相互需要。”我觉得,这话算是说到点子上,毕竟,一个巴掌拍不响。其实,行走在草根江湖与权力庙堂之间的金庸,原本就不是什么超然遗世的大侠,在他身上就有一根“犬儒的刺”。

  “犬儒的刺”一词出自鲁迅先生的经典语句:“蜜蜂的刺,一用即丧失了它自己的生命;犬儒的刺,一用则苟延了他自己的生命。他们就是如此不同。”年过八旬的大侠金庸,的确已经走进江湖的黄昏。当年香江边上的那个剑指江湖,笔论时局的绝代英才,已经渐然隐迹于时代大幕的背后。就像我的口味,也已经从昔日金庸、梁羽生的江湖恩仇,转向了梁文道、陶杰的公民论道。只是,金庸先生还像他小说世界里那些始终“不服老、不退位”的武林遗老一样,固执地希望自己那面旗帜一直在风中猎猎飘扬。于是,尽管已是步履滞重,他仍然要到浙大任博导,到剑桥读博士。这一回,他要把大旗插到中国作协的楼台上,同样也是为了“苟延自己的生命”。当然,与其说这是文学的生命,不与说是文学赋含的权力生命。

  活到老,终究还是拔不出身上那根“犬儒的刺”,这是金庸的人生宿命。金庸先生可能欣欣然地走向了中国作协大门,但是他的背影却有几分苍凉与悲怆。或许,这里面就有中国文化一种最深的毒。连这个在文学世界里不断强调“侠之大者,为国为民”的武侠宗师,也终究阻挡不住权力场的洪流,练不成免受“犬儒的刺”的金钟罩。

  大侠已去。走进中国作协衙门里的金庸老人,或许会偶尔弯身,但绝对不是在运气发功,而是因为那根“犬儒的刺”也会给自己带来一阵隐痛。

  (作者为重庆时报评论主编)

【编辑:张中江
    ----- 文化新闻精选 -----
商讯 >>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