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悲鸿与刘海粟的"世纪恩怨":刘海粟是汉奸吗——中新网
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文化新闻
    徐悲鸿与刘海粟的"世纪恩怨":刘海粟是汉奸吗
2009年06月25日 15:13 来源:中国文化报 发表评论  【字体:↑大 ↓小

  徐悲鸿与刘海粟的“世纪恩怨”

  徐悲鸿与刘海粟均为中国近现代美术教育的奠基人,两人在各自的艺术道路上都是开一代先河的大家;但这两位出生于江苏的艺术大师,在长达近半个世纪的人生交集中,却发生了一系列恩怨纠葛,是中国近现代美术史上最重要的事件之一。6月21日,《世纪恩怨》一书签售发行,作者荣宏君现场展示了徐刘之争的相关“证物”,把两位大师的陈年宿怨重新推到国人的视线之中。

  1953年,徐悲鸿去世那年,他曾就刘海粟的问题两次写信给时任文化部常务副部长的周扬,但这两封信的内容一直是个谜,也成为研究者一直追寻的线索。

  一次偶然的机会,《世纪恩怨》作者荣宏君发现了这两封信。两封信叙述的是同一个事情,即著名画家刘海粟的人品问题。徐悲鸿在信中直呼刘海粟为“汉奸”!这也成为《世纪恩怨》一书创作的缘起。

  根据最新发现的资料,荣宏君就刘海粟是否为徐悲鸿信中称呼的汉奸,徐悲鸿是不是刘海粟的学生,周恩来是否调解过徐刘之争等焦点问题进行了细致的考证。

  刘海粟是汉奸吗?

  在刘海粟是不是汉奸这个问题上,历来存在两种声音。一种声音认为,在那种错综复杂的动荡局面下,刘海粟为了生存,难免不被污水沾了鞋子。还有一种声音认为,在日伪统治期间,齐白石可以拒绝日本人的重金,梅兰芳可以蓄须明志,陈散原老先生绝食而死,徐悲鸿多次下南洋筹赈募款……他们同样生活在日本人的高压下,有着生命危险与生活艰辛,但他们为什么能够做到乱世中洁身自好呢?

  荣宏君详细考证了历史资料,得出两点结论:日伪时期,刘海粟确实做了一些有损民族气节的事情。在性质上,尚不能草率地将刘海粟定性为汉奸。

  荣宏君说,目前称刘海粟为汉奸最有力的证据是1945年8月23日由周恩来主持出版的《新华日报》刊有“文化汉奸名录”,第六名文化汉奸就是刘海粟,名字旁边还打了三个黑点,下面有一段文字说明:“这位有名的画家在太平洋事变后由南洋到上海,受敌伪的利欲的引诱,下了水,公然对伪新闻记者发表谈话,称颂‘大日本’的‘王道’了。”

  但据荣宏君考证,《新华日报》的“文化汉奸名录”靠不住,理由是此名录乃是“读者来信性质”。该报在8月21日第四版登载《文化汉奸名录》(二)之后(即刊登有刘海粟是文化汉奸之前两天),附有一句:待续,欢迎读者供给材料。8月23日,“文化汉奸名录”文后,另有报纸发行人潘梓年所写《致读者》:“我们希望知道各方面汉奸情形的朋友,都把他们提出来。”

  “因此,说刘海粟是汉奸过于苛责。况且,这只是一封读者来信,声音来自民间,因此,并不能单凭这一个‘文化汉奸名录’就说刘海粟是汉奸。”荣宏君说。

  徐悲鸿是刘海粟的学生吗?

  徐悲鸿与刘海粟结怨,起于《新时代》月刊主编曾今可在杂志上的一句话:“国内知名画家如徐悲鸿、林风眠……都是他(指刘海粟)的学生。”一段文字公案由此而起,并最终引发了徐悲鸿与刘海粟长达近一个世纪的恩怨。那徐悲鸿到底是不是刘海粟的学生呢?

  荣宏君考证,刘海粟创办的上海图画美术院的学生名单和当时的教学记录证明,徐悲鸿于1913年进入过上海图画美术院第二期的选科学习是不争的事实。但上海图画美术院是新式的学校,刘海粟从未给徐悲鸿授过课,因此,无论从传统还是现代意义上来讲,徐悲鸿与刘海粟都不存在师生关系。

  论据一:画家卓圣格曾在《徐悲鸿研究》一书中写道:“然而事实上,他在这一段时间加入了中国近代第一所美术专科学校——上海图画美术院学习。他日后极力淡化此事是有原因的,但他曾加入的确是事实。”

  论据二:王震在《徐悲鸿年谱长编》中记录:“徐先生虽在该校约有两个多月,即不告而别,却被刘海粟糟蹋一生。”

  王震又考证,徐悲鸿应该报的是选科,而不是刘海粟所教授的正科。因此,徐悲鸿虽然进入过上海图画美术院学习,但没有跟刘海粟学过画。

  周恩来是否调解过徐刘之争?

  在百度上搜索“徐悲鸿与刘海粟”,条目最多的就是这样一条消息:周恩来化解徐悲鸿与刘海粟的恩怨。

  这篇出自刘海粟传记作家石楠的文章,影响颇为深远,使得关注徐刘二人论战的人大都相信了这一说法。

  荣宏君告诉记者,周恩来调解徐刘之争疑点很多,而如今,这段漏洞百出的历史经刘海粟及其传记作者的多方传播,已经有被写入中国近代美术史的可能。

  论据一:根据荣宏君的调查,刘海粟在《尊重历史,寄希望于未来》里写的是周恩来于1952年接见了他,但是在石楠的文中是1953年,在《沧海》中,刘海粟与简繁说起周总理接见他时说的是1954年。

  “如此一来,在周恩来是否接见过刘海粟这个问题上就留存了疑点:如果周恩来真的接见过刘海粟,那么如此重要的日子,刘海粟为什么没有记清楚,反而前后矛盾,出现了相差一年甚至两年的失误?到底是1952年,还是1953年,或是1954年呢?”荣宏君说。

  论据二:1985年,刘海粟到邓颖超家中做客。刘海粟曾撰文《三十年的夙愿》一文,详细记录了自己做客邓颖超家中的情况。在文中,邓颖超曾说:我和恩来在30年代就知道你。由此可推断,周恩来只是知道刘海粟,而不像刘海粟所讲,他们是老朋友了。也是在这篇文章中,刘海粟还写了这样一段话:

  “记得1954年,我在建国后第一次见到周总理,他对我说:‘欢迎您有机会到北京时来我家做客,我和邓颖超同志都欢迎您!’”

  “按照刘海粟自己的说法,建国后他与周恩来的首次见面是在1954年的上海,这个时候,徐悲鸿已经去世一年了,何来周恩来调解刘海粟与徐悲鸿恩怨一说?”荣宏君说。

  作者:郝洪捷

【编辑:张中江
商讯 >>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8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