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字是一个美女 整容不能“霸王硬上弓”——中新网
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文化新闻
    汉字是一个美女 整容不能“霸王硬上弓”
2009年09月04日 10:08 来源:检察日报 发表评论  【字体:↑大 ↓小

  这是啥东东

  汉字是一个美女。她小时候就挺美。女大十八变,从甲骨文、金文、籀文、小篆,到隶书、楷书,以及由楷书变形的草书和行书,在汉字成长发育的每一阶段,都有该阶段的特有之美。她成长的内在必然,和欣赏她、爱护她的中国人对她的外在美化,使她始终保持着这份美———可以与图画媲美的美。

  这几天,又听说教育部要给现行汉字“整容”了,也许是一件美事。但是拿专家们的“整容方案”看看,却觉得好笑。

  一、小打小闹,增不了美。如:把某些字某个部分的一小“横”,稍稍上斜,成为“提”;或把某一“捺”稍稍缩短,成一个“点”;或把一“竖钩”的小钩钩去掉,成了“竖”……这种鸡毛蒜皮般的修正,影响不了字的整体美,连局部美都增不了,用不着烦劳专家大人大动干戈,动剪子动刀!就像一个美女,眉毛稍浓略弯,自然大方,大家看惯了,干吗非要把它们修成两条直通通的黑道道不可?那个“茶”字,硬要把下面那个小钩去掉,据说是按“日本汉字”字型整的。日本引进汉字后乱改一气,咱们不管,可它的就那么美吗?为什么以他人之美为美呢?你说竖美,我却以为竖钩更生动呢。

  二、“字理”啥理?适用有理。教育部汉字美容专家们说,他们是按“字理”给某些汉字“整容”的。这话看似有理———干什么事,均须顺其“理”,否则就是乱来了。字理,是有的,如“妈”,形声字,从女从马,女表意,马表音,而女和马都是从象形来的。但字有时候就“不讲理”。如“人才”的“才”,为什么这样写,一竖下端还有个小钩?没道理,就是个符号。按上述专家逻辑,要不要把它的小钩钩整掉?又如简化字“邓”和“鸡”,为什么用同一个代号“又”,分别代表两个繁体字“”和“”原来不同的偏旁儿?就是没太多的小道理,但是有大道理,即以简明、适用、公认为要。“琴”字左上那个“王字旁儿”,一称“斜玉儿”,一个偏旁两种叫法,其下面一小横,你把它上翘一下,有多大必要?有多大道理?已经横了就让它横着,伤谁的大雅?老百姓识字用字,还怕他钻牛角尖用放大镜研究你那个小道道是横着,还是斜着?

  三、没事找事,制造混乱。改了本无须改动的几十个字的写法,类似于“玩字”,对汉字整体来说,仅仅是一个小小变动,可就现代社会文字应用来说,却牵一发而动全身,并非好玩儿。比如对电脑字库调整、电脑文字输入法以及文字出版等等方面带来的麻烦,以及因应对麻烦而造成的巨大浪费,教育部和美容专家,可否作过估算?我看到如今的电视屏幕上,常常把最常用的字打错,精力充沛的文字专家们,不想着给那些电视人扫扫盲,却躲在犄角旮旯里瞎费工夫,实在得不偿失。

  对了,我的案头工具书《四角号码新词典》,1977年版,定价2.20元。“唇”字,该词典标着四角号码为7126(7角、1横、2竖撇、6方框),我一翻即可查到;你把“唇”的那一撇整短,四角即变为7160(7角、1横、6方框、方框已用即为0)。你要商务印书馆出一个新版的《四角号码新词典》,以便把类似“唇”这样“整”过的字的四角标号,改过来吗?新词典拟定价多少?以现今物价计,至少六七十块吧?本人收入多于农民工,但比不上大款,问好了价,我从今天起攒钱。

  汉字,需要规范,也要保持和传扬她的美,这一切都要遵循现实的逻辑。就说如何令它更美,也不能霸王硬上弓———目下,90%多的网友反对“整容”,几个专家仍在拼死维护他们使唤手术刀的“权威”。

  特赠打油一首———

  汉字要整容,大夫刀剪动。一横一头翘,一撇尾巴空。还有竖钩钩,变成直通通。

  犄角旮旯里,鸡毛蒜皮葱。专家美滋滋,百姓气冲冲。哎呀我的妈,这是啥东东?

  王乾荣

    ----- 文化新闻精选 -----
商讯 >>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