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杨红樱组“作家协会”进军儿童杂志市场——中新网
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文化新闻
    作家杨红樱组“作家协会”进军儿童杂志市场
2010年06月07日 15:48 来源:北京商报 参与互动(0)  【字体:↑大 ↓小

  作品累计销量将近9500万册、在2009-2010年20本儿童畅销书中一人独占8本……让人难以置信的销售神话,真实地发生在杨红樱身上,这位“中国的J·K·罗琳”的成功引发人们的思考:作为文化产业源头的内容平台该如何构建?组“作家协会”进军儿童杂志市场。

  杨红樱最近在出版界“闹”出了一件大事。她正在筹备与凤凰传媒出版集团一起做一份新的期刊——《马小跳》。

  谈起和凤凰出版集团合作的初衷,杨红樱说,“这个主意是我先想出来的,因为‘马小跳’系列图书出版了20册,已经有了完美的结局,但是又有许多小朋友已经把马小跳当成了自己身边的朋友,希望能常看常新。我想通过刊物的形式弥补这种缺憾,能够再次‘重生’马小跳。而恰巧在一次活动中,我见到了凤凰出版集团的总裁,谈到做期刊这一构想,加之江苏是我的儿童读者最为集中的地区,我们双方一拍即合就签署了协议”。

  杨红樱说,最早的“马小跳”其实就是以连载的方式出版的,“连载是最锻炼作家写作水平的,像张恨水、张爱玲都是连载作家出身”。但同时,杨红樱也有感于中国没有品牌的期刊。“像国外,我们说美国有《时代》、德国有《明镜》,但是中国没有。其实,期刊无品牌的原因是我们没有属于自己的世界。在这本期刊中,我将要以个人色彩为主,将它塑造成我自己的世界。里面不但会有马小跳的故事继续呈现,而且会有关于我自己个人的一些内容。虽然是要构建起我自己的世界,但是,这里将是孩子和我心灵交汇的平台。”

  “这本期刊将会有孩子们想要的一切。”杨红樱肯定地说,“不仅如此,这本杂志还会有新的特点。一方面,杂志中至少一半以上的文章内容将由我亲自操刀,其余功能性板块,由我认可的人参与创作,为此,我已经专门成立了一个‘作家协会’。预计9月、10月份这本期刊就会开始试运行”。

  身价不是简单“炼”成的

  48岁的杨红樱有着川妹子特有的热情、真诚和直爽。她毫不避讳自己的年龄,但她却更爱向别人报出她另外一个“年龄”——8岁的心理年龄。或许这正是8岁的年龄让她写出了《小猫日记》、《淘气包马小跳》等经典的图书。“教了6年的书,写了10年的短篇,又用10年写出了《淘气包马小跳》。”这让杨红樱简洁地回顾起自己的作家生涯。《小猫日记》销售600万册,“马小跳”系列销售4000万册,总共统计一下,杨红樱所有的书至今已卖了9500万册。如今,杨红樱的作品既有通过版税收入,也有高价卖断的,虽然卖断价格不得而知,但相信已近“天价”。去年底,一份权威媒体发布的中国作家财富排行榜中,杨红樱的身价位居前五。

  没有出版集团为她营销,更没有媒体为她进行宣传,一位当红的作家为何还能取得这样的成绩?用杨红樱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内容”两字。

  面对炒得沸沸扬扬的“名声来自包装营销”、“靠迎合孩子取得成功”、“故事情节存在抄袭”等种种质疑,和刚刚起诉二十一世纪出版社侵权索赔302万元一案的败诉官司,杨红樱坦然自若毫不避讳,“人红是非多,我官司多、合同纠纷多,但我的作品凭实力一直在上榜。我的作品从来没有进行宣传和运作。我是一个专注的作家,所有是非会过去,留下来的是作品,老老实实写作才是正道。”

  “儿童最不受外界媒体的影响,他们只会因内心支配自己的行为。他们对书的喜欢是一步一步的,需要很长时间的积淀,才会对作者产生‘依赖’。所以,与成人读物不同,儿童图书很难在短时间形成畅销书。”杨红樱认为,在成人图书市场,经常可以看到风云变幻,今年是这个作者畅销,明年又换成那个作者。而儿童图书的作者很固定,有些人一红就是十几年。但是,出版界又往往以为儿童图书出版是最容易的事。杨红樱说,当有人用“进军”来形容开拓儿童书市场,自己总觉得是一件很可笑的事情。“在很多书商眼里儿童书市场很简单,自以为小孩子的东西好做,表面上的低门槛招致很多人进来。事实上,儿童书市场往往是最难做的,因为作者必须了解孩子的思维模式、孩子的表达方式,甚至是一些字词的运用,也必须仔细斟酌,没有对孩子百分百的理解,是写不出适合孩子的作品的。”

  儿童图书“内容为王”

  “如果用一个形容词来形容杨红樱你会选什么?”几乎杨红樱身边所有的朋友都选择“自信”两字。那么,杨红樱的自信从何而来?

  “我从来没有对自己写的《淘气包马小跳》等图书进行过特别的宣传营销技巧。”杨红樱自信地说。她也曾经是出版界的无名小卒。当时杨红樱在某杂志当主编,本身是一个内部刊物,她写了《淘气包马小跳》的前身《顽皮巴浪》,每期连载。连载了3年后,杨红樱在1996年把这些连载的文章整理出版,前三集“马小跳”系列丛书也由此诞生。

  “当我第一次拿着《淘气包马小跳》找到出版社时,我说这本书能成为超级畅销书。但结果最初的3册《淘气包马小跳》只印了3万本,除了常规销售,出版社没有进行任何促销活动。但这3万本《淘气包马小跳》在很短的时间内就销售一空,出版社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加印。”

  “我的作品对孩子而言,看到的是有意思、生动的故事,对家长、老师而言,更多看到的是反思。”杨红樱讲起了当年创作《寻找大熊猫》的经历,“当时是我在飞机上,看到一张报纸,上面刊登了一幅照片,一只得了牙龈炎的大熊猫靠在路旁树枝上,吃不下去东西。但它很聪明,知道这样下去自己会死掉。于是它就跑到公路边,等着人救他。结果真来了一辆车,给它输液,送到大熊猫保护基地。看到这,我就突然来了灵感,创作了《寻找大熊猫》,核心内容是‘马小跳’用自己的心情体会动物的心情。其实我就是想告诉大家,动物是非常聪明的,它们也是有心情的,真正关爱动物不是人类想怎样就怎样,而是要从动物的角度出发,这样才能真正关爱它们。”

  通过《淘气包马小跳》的成功,我们已经可以看到杨红樱究竟为什么“自信”。“只要问问经销商,就知道我的书卖得好坏。”杨红樱俏皮地说道。或许一本畅销书图书的选出技巧、炒作书的生存法则,在杨红樱这里显得不再适用。而这一切只是源于——内容的力量。

  告诫儿童作家“成名别趁早”

  “葡萄汁和葡萄酒不一样。人生阅历丰富的作家才拥有强大的思想内核。”1978年杨红樱高考落榜,她来到了一所小学开始了6年的教师生涯,之后她做了10年的儿童读物编辑。如今已成为国内儿童文学作家“第一红人”,作品被翻译成英文、德文等在全世界推广发行,但杨红樱仍难忘教师生涯。当年她把一个班级从一年级一直带到六年级,完整见证了儿童的成长经历。她感谢那段经历,这为她日后的创作提供了最初的积淀。同时,她花了十年时间去写一些短篇小说,这个过程,锻炼了她对故事的构造和语言的锤炼。“正是因为这些经历,我不断反思孩子在社会中的问题,审视中国的教育出现了什么问题。比如写《淘气包马小跳》,就是我多年对中国教育的反思——个性化培养的孩子与标准尺度塑造出的孩子谁更具优势。”

  如今,杨红樱被称为了孩子们心中“我心中最喜爱的作家”。更多的人愿意称她是“中国的J·K·罗琳”。对于这些,杨红樱显得十分谦虚,“J·K·罗琳是世界级的儿童作家,而中国汉字在国际上用得比较少,所以我的影响力没有她大”。

  “也曾有人问我说,‘罗琳已经退休,你什么时候考虑退休’?我说,‘罗琳已经不写作了,无可非议。如果没有激情了还写作是对读者的不负责任。而我还有激情,我希望继续写下去’。”

  如今,有20多家出版社先后找到杨红樱希望她能继续写“马小跳”的后记。有的出版社甚至直接拿出一张空白支票让她填。但杨红樱最近的目标很明确,除了办好杂志《马小跳》外,她还将把《笑猫日记》写完,大概会出20套。

  杨红樱现在用“如履薄冰”形容自己的写作。她说,“我的作品,孩子只能说喜欢这一本或那一本,不会说这一本没上一本好看。为了保证水准,我必须保持严肃的工作态度”。

  在写《宠物集中营》中,杨红樱在一个宠物医院待了两个礼拜,拿着本子记录,看兽医怎么治疗宠物、怎样开药,车祸的宠物、老死的宠物,还有的抱进来要打安乐死。正是这些默默的努力,才铸就了杨红樱作品的“硬实力”。

  对于出版市场,杨红樱坦言看不懂现在的市场究竟是什么。她只是希望很安静地写作,专注在自己的世界中。她说,“我们无法驾驭。我愿意安心写作”。她告诫年轻的作家朋友,对于儿童图书作家,对成名的期望不要太高,而且很难在年轻时成名,因为儿童图书作家和青春作家不一样,写写自己就能获得同龄人的认可,儿童书作家必须具备儿童心理学、儿童教育学,要有许多积淀。

  作者:徐楠 张晓东

参与互动(0)
【编辑:蒲波】
商讯 >>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