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合肥赌场股东揭内幕:参赌者携百万现金入赌场(图)

2013年05月22日 16:02 来源:合肥晚报 参与互动(0)
合肥赌场股东揭内幕:参赌者携百万现金入赌场(图)

  “背着百万现金进赌场”

  赌场股东揭露赌场内幕

  肥东男子王增淦赌博欠下高利贷,在家中喝农药自杀。(详见本报21日8版《赌场高利贷让他走上不归路?》)今天参与地下赌场的股东之一曝料王增淦经常出入的赌场内幕,在他嘴中鲜为人知的赌场风云像电影,“谈笑之间输赢几十万,放爪子的人背着百万现金进赌场,赌场设在村民家,村口有两男子放哨……”

  今天,该赌场另一股东殷某表态,他要找死者家属谈判。

  赌场风云变幻

  赌场股东曾有正常人生

  兜出肥东地下赌场内幕的孙涛(化名)看到本报对王增淦的报道,直言这只是冰山一角。

  孙涛,肥东人,一个干瘦的半百男人,却是地下赌场的股东之一。“我做好准备了,(坐牢)也就坐吧。”坐在一旁比他小20岁的老婆向他不断白眼。

  孙涛敢于直言,有着自己的盘算。“他们都在算计我,我不说反正也要倒霉。”算计孙涛的人,孙涛说就是曾经和自己经营赌场的其他两个股东。发生经济纠纷后,孙涛被排挤得狼狈不堪,现在只能和老婆、孩子蜗居在市区一个房子里。

  孙涛自称曾当过某医院院长。脑袋瓜灵活的他,辞掉院长做起生意,生意做得很大。一次,他参赌被警方抓住,公职被开,还进了看守所。

  赌场股东诚邀“八方客”

  赌场风云变幻,唯有利益。连孙涛自己也想不到,赌场建立伊始,他和陈某、殷某是多么的亲密。

  孙涛和肥东双龙商务大酒店有着“不解之缘”。2009年,酒店老板陈某出事,被迫放弃酒店事务。孙涛承包了酒店的桑拿,并且经营得相当好。肥东当地人都说:没有孙涛,双龙商务大酒店可能就要倒闭。此时,他和陈某关系相当好。2011年下半年,陈某重新回到酒店。2012年初,他和孙涛、殷某合计开赌场,三人一拍即合,成为赌场的三股东。

  三股东深知, 赌场没有人来玩也赚不到钱。陈某、殷某、孙涛都是生意场上的人,认识肥东县不少老板,就联系喜欢赌博的有实力的老板。赌场一开,双龙商务大酒店成为赌场所在地,普通客房成赌博者们的角逐场。而王增淦就多次受朋友殷某邀请来到这里。只是,他未曾想到,今年5月以后,他再也无法踏入这个酒店。

  赌场选址有讲究

  怕警察抓 赌场地址常变

  今日上午,肥东双龙商务大酒店的东侧道路上,一名知情者指着酒店后面一幢楼称,这里原来是桑拿、沐浴的地方,也是赌场所在地,赌徒们玩累了就在酒店里吃、睡。

  不过,双龙商务大酒店位于城区,警方容易及时出现。三个股东也会安排到农村,甚至是自盖房赌博。知情者说,陈某会经常转移赌场,“他也怕被警察逮住,再出事。”

  赌客们也会受邀,把赌场设置在自己家里。2012年春节,陈某、殷某等人就在双桥村的王增淦家中豪赌了一会。“我们都看见了,中午吃过饭,就开始张罗着喊人赌了。”王家人回忆,到场都是熟人,赌博金额不需要在台面上说,大家都心知肚明。

  农村成为赌徒的热土

  现在,离城区较远的农村成为不少地下赌场的新热土。

  2012年4月,肥东县经济开发区和平村划入新站区磨店社区。和平村张某家的二楼,成为一些赌徒的眷恋之地。知情者透露:在股东陈某、殷某、孙涛的召集下,一些老板提着数以万计的现金,在双龙商务大酒店集合,然后开着车子鱼贯而入来到和平村。

  “村口的路边停放着一辆小轿车,陈某等人安排放哨。”每一个进入和平村的人,都不会逃过放哨人的眼睛。若是认为进村的人是异地人,放哨人会格外警觉。有一次,殷某、陈某都在村里,突然收到放哨人的电话,称有异常的车子驶来了。殷某、陈某慌忙收拾好桌面的现金。“他们都做好了准备,若是民警出现了,他们一般都会以生意伙伴聚会为由。”当天,十几个赌徒空慌忙了一场,驶入村子里的车子是送货车。

  赌场内部鲜为人知

  谈笑之间输赢几十万

  在一般人眼里,输赢在十几万的一牌肯定让参赌人心惊肉跳。事实又是怎样?

  “大家在玩牌时说说笑笑,当着女人的面说着黄段子。”知情者透露,午饭过后,赌场的三大股东就会联系各方老板来到赌场打牌。进入赌场的人员包括赌场股东、赌客、赌客跟班人员、放爪子的人员。

  赌客们一般都很“自觉”,没有出老千的事情,也没有输家主动跳出来闹事。“大家都是熟人,不会体现在脸面上。不过,有的人输了30万元以上,脸色还是很阴沉的。”

  茶水一般都是跟班人员服务,不需要服务员。很简单,赌客们不想让其他人知道这里是赌场。“一般都从下午玩到凌晨3点左右才收场。”若是在双龙商务大酒店里赌博,条件较好,赌客们玩累了还可以按摩、桑拿。而三大股东们“抽水”后,开着豪车到市区的夜总会、KTV潇洒一番。“抽水60多万,都花光了。”孙涛感叹说。

  百万元现金带入赌场

  “参赌的老板们不会带过多的现金,一般也就几万元,防止民警突然闯入。”

  一般“放爪子”的人会带大量现金,他们的跟班拎着大皮包,里面装满现金,少则几十万,多则百万元以上。赌客们若是身上的钱输光了,他们就会找“放爪子”的人借钱。当然,“放爪子”的人不会白借,“借1万元,很短时间内要多还300元。一晚上放50万元都很正常,放爪子的人可以赚1万5。”

  开赌场或判10年以下刑期

  直到今天,王增淦的尸体依旧躺在肥东县殡仪馆。很久没有联系的股东殷某终于打电话给了王家人,他向王家人提出:“就增淦的死,我们要谈谈。”

  “开设赌场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而王家人分析,这也许是殷某要找他们谈谈的原因。

  针对孙涛的说法,记者上午联系上陈某,他表示,他和孙涛是生意上的朋友,以前在一起玩牌,玩的不大。至于赌场,他说自己只是喜欢玩牌,好久没和孙涛玩了,其他事情不记得了,他分析,孙涛如此“攻击”自己,是因为孙涛欠了自己和他人400余万债务,想在混乱中了清债务脱身。“我又没有犯法,由公安来定。”

  据了解,肥东县公安局已经接手了案件,案件详情仍在调查之中。

【编辑:张志刚】

>地方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