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材与鲁迅都不能神化——中新网
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教育新闻

教材与鲁迅都不能神化

2010年10月03日 14:21 来源:羊城晚报 参与互动(0)  【字体:↑大 ↓小

  中国的教材无论是儒家文化主导的1949年之前,还是苏俄主义主导的1949年之后,都有一条主线。这个主线是我们始终坚守的“核心价值观’,这个“核心价值观”的“价值”就是“道”。以语文教材为例,从来就不是以语文的基础知识为轴心选择文本和展开语文教学的,而是主张“文以载道”,“不载道”的语文再经典、再有文我们也不闻不问。

  因为需要载道,我们的教材在选择古典语文时大都贯穿着“贵族、地主都坏,农民、穷人都好”的“阶级斗争”之说;因为载道的需要,我们在选择现代文学经典时,就要看作品的主题是什么,作家的立场是站在哪里了。所以,我们在什么样的作品入选教材从来都就不是一个单纯的语文问题。

  这就明确了,为什么新中国60多年来鲁迅的作品在中学教材中从来都是“大王”的地位。这除了鲁迅是中国现代文学的奠基石之外,还在于他的立场站对了。

  鲁迅的硬骨头阳刚精神可以要,但鲁迅骂过的政府现在细研究起来也不是最坏的政府,鲁迅骂过的“反动”资产阶级文人更不是什么反动的文人。吴稚晖、陈源、徐志摩、章士钊、胡适、林语堂、梁实秋、郭沫若、周扬、成仿吾、章克标、邵洵美等,甚至还打过一点笔墨官司的人夏衍、朱光潜、李四光不仅不反动,甚至连什么大错也没有呀。大不了都是些个人品行方面的问题,诸如太阳社的那些人,被鲁迅骂作“奴隶总管”的周扬,诸如“四条汉子”,后来不都是革命家了吗。如果鲁迅能活到1949之后,哪条“汉子”都是鲁迅的领导,而鲁迅绝不会成为他们的领导。至于鲁迅还革不革命,那是另外一回事了。

  倒是那些被鲁迅所喜欢的人,解放以后就都倒大霉了。比如丁玲、冯雪峰是右派,而被鲁迅引以为战友的瞿秋白,“文革”时从烈士一下子变成了“不足为训”的叛徒。

  如今中学教材中换下几篇鲁迅的作品,就好像我们不要鲁迅精神了。我倒觉得如今确实到了该恢复鲁迅本真面貌的时候了。鲁迅的伟大,是精神的伟大,他的精神核心价值观就是对当代主流文化的批判,批判我们民族文化中的劣根,他“不合作”的本身比他的作品中“批判了谁”更重要。一个有良知、有正义感的知识分子高扬的旗帜永远都是“不合作”。“合作”的事情会有无数的人在争先恐后,不用谁为此事操心。

  可我们今天谁能真正地知道鲁迅?如果鲁迅活着,他在1957年之后最先干的一件事一定是把自己的作品从教材中撤掉,并且会忏悔地说:对不起了,我曾经骂过的人,你们没有什么错。

  我们神化一个人往往连他的过失也一起神化 。我们这个民族从来就不缺少被神化了的领袖与大师,鲁迅被我们神化是因为他“批判的武器”,对准了我们要打倒的“对象”。如果鲁迅当初是站在政府的立场上,鲁迅就不是我们的鲁迅了。就像胡适、陈独秀他们对中华民族的文化启蒙作用都比鲁迅大,但却享受不到鲁迅的“待遇”,更没有被神话,甚至一度还遭到我们的“口诛笔伐”。胡适、陈独秀的好作品就不可上教材,直至1979年之后,我读大学的教材中还在批判陈独秀、胡适。我的大学教我的知识是个“负数”,在价值观上都是错误的。我活了五十多年还愚蠢笨蛋就与时代的教材、教育有关。

  历史证明,历史还将证明,不能用“主义”、“立场”、“态度”这些变化的政治标准过秤一个作家的重量。你“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一会刀枪对垒,一会举杯碰盏的折腾,那是政治的本质与需要,但作家、作品不是。(阮直)

参与互动(0)
【编辑:吴歆】
    ----- 教育新闻精选 -----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