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教育新闻

深圳大学团组织助力校园民主 学子可监督学生会财务

2010年12月09日 09:52 来源:中国青年报 参与互动(0)  【字体:↑大 ↓小

  拉闸限电学生说了算

  在征得舍友的同意后,深圳大学学生吴敏近日向学校提交了一份“免限电”申请。获得批准后,吴敏如愿过上了晚上不停电的日子。

  吴敏是学校杂志社的社长,平时热爱新闻写作,白天的时间他要应对专业课的学习,编辑杂志的时间只能安排在晚上。为了能按时完成这份“心爱”的工作,他向学校申请宿舍里通宵不断电。

  ;“宿舍是否通宵供电,只要我们寝室内部沟通好就可以了。”在吴敏和他的同学看来,决定寝室是否熄灯、何时熄灯是大学生理所当然具有的权利。然而,在国内很多高校,宿舍熄灯的时间通常是掌握在学校管理者的手里。在深圳大学,这个决定权却交还给了学生。

  深圳大学团委副书记殷涛告诉本报记者,2008年,学校曾就是否限电召集学生代表大会委员会展开讨论。有学生代表认为,大学生已经是成年人,完全有能力规范自己的行为,更有权利决定自己宿舍的熄灯时间。而持不同观点的学生则认为,如果不强制限电,学生就会打牌或玩电脑游戏,严重影响其他同学的休息。经过激烈的讨论,校方最后接纳学代会委员们达成的意见:是否限电让同学们自己决定,只要同宿舍的同学意见一致,并在申请书上签字,学校就不再拉闸限电。

  在殷涛看来,这不仅是把拉闸限电的权利交给学生,实际上也是把与人沟通协调的责任交给了学生们。

  普通学子可监督学生会财务

  在深圳大学学生会网站上,有一个“财务公示”栏目,深大学子可以轻松查阅到学生会每次举办活动的开销预算。

  “横幅一条、奖状200份费用由团委统一支付;工作用水两箱,每箱24元;奖状封皮4个,每个15元。总开销预计为108元。”近日,学生会人力资源中心副主任朱云恬将即将召开的“学生会总结及表彰大会”总开销预算公示在学生会官网上,供全校同学审阅。

  “任何一个同学都可以对我们的预算提出质疑。”朱云恬告诉记者。在这种监督机制下,深圳大学学生会养成了对开支预算“锱铢必较”的好习惯。

  “这种制度保证了财务状况的公开透明。”深圳大学学生会主席周生龙说,学生会要申请一笔活动经费需要走一套严格的程序,首先由结算中心做出预算,在网上公示一周左右,没有任何质疑后交给学代会主任签字,最后才能获得团委老师批准。

  学生会权益部所做的事情,也正是殷涛所做期望的、搭建学生维权平台的最直接体现。

  在每月一次的食堂质检日,权益部的学生都要对学校六大饭堂进行严格的“巡查”。11月29日,在饭堂经理的带领下,权益部朱珉辉与同学一起检查了学校六大饭堂,包括冷藏室和仓库卫生、食物采购流程、洗涤间卫生、餐具消毒、粗加工间卫生等情况,还时不时地在笔记本上做记录:“荔山餐厅:冷藏室摆放较乱,厨房地板有油污和积水,半成品和成品未按规定分开摆放”;”“文山湖餐厅部分工作人员未按照规定佩戴口罩和帽子”……很快,这些记录就出现在在当期的《权益简报》上。

  “现在学校各大饭堂非常重视我们的排名,他们都暗中较劲呢。”朱珉辉告诉记者,自从实行每月质检制度后,学校饭堂质量有了明显提升,饭堂的饭菜不仅卫生安全,而且菜式多种多样,这些变化让他们很有成就感。

  据了解,在深圳大学,学生们可以通过热线电话、网站留言、校长信箱等多种途径,反映学习、生活等方方面面的问题。这些意见很快会反馈到校方有关管理部门并得到解决。

  维护学生民主权利有“根本制度”

  如果说让学生自己决定寝室限电时间和透明学生会财务,是校园民主的一种表现,那么,具有深圳大学特色的学生代表大会制度则是维护校园学生民主权利的“金钟罩”。

  “我觉得深圳大学很民主,学校在制定政策时会充分听取我们的意见。”入学一年多,土木工程专业的朱珉辉被深圳大学开放的校园民主氛围深深吸引。作为一名学生会干部,他发现,学生会的直接“领导”不是校团委的老师,而是学校的学生代表大会。

  “就像我们国家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一样,学代会是学校学生的最高权力机构,对学生会的工作有决定权和监督权。”朱珉辉笑着给记者打了个比方。

  在深圳大学,除了每年两次召开的学生代表大会,在学代会闭会期间,还有个常设机构——学代会委员会来负责学代会日常职能的实现。

  “学生奖学金的评定完全由我们学代会委员会决定,评审结果连学院领导都不能随意更改。”深圳大学学代会委员会主任黄春亮说这句话的时候颇为“得意”。

  “评定奖学金时,学代会委员会的19名成员集中在一个封闭的会议厅里,对申请奖学金的同学进行严格审核。一个委员认为,某同学的学生成绩好,奖学金理应给他。但另一个委员认为,考试成绩好并不代表一个学生综合素质优秀,奖学金应该奖给那位参加了挑战杯赛并获奖的同学。”黄春亮告诉记者,为了确保公平公正,获奖者必须获得委员会全票通过,如果有一票反对,大家就再重新讨论,直到19个人意见一致。

  “我们不怕学生提出质疑”。对评选的公正性,黄春亮充满自信:评选的过程有专人做会议纪要,如果有学生要查证,有据可依。在公示结果时,会同时公布19个学代会委员的联系方式,如果有疑义,学生可以直接找到委员理论。

  “其实我们从来没有接到过质疑的电话,都说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嘛”。黄春亮说,同学们认为,相比让老师来闭门决定谁能获得奖学金,他们这群“来自群众”的代表更有公信力。

  “事实上,深圳大学上上下下早已达成共识,学生对学校事务要有知情权、批评权和参与权,而学代会及其委员会正是落实这‘三权’的重要途径。”深圳大学团委副书记殷涛说,真正的校园民主除了能让学生享有一定合理、合法的自主权,更重要的是搭建学生“发声”的平台,让学生有反映问题、发表意见、维护权益的途径。 李洁茹 本报记者 武欣中

参与互动(0)
【编辑:李季】
    ----- 教育新闻精选 -----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