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教育新闻

"下跪教师"自曝跪学生心理 称并非迫于权势(图)

2010年12月12日 14:46 来源:羊城晚报 参与互动(0)  【字体:↑大 ↓小
    采访后,谭胜军陪着刚下课的女儿回家。他和他的这一跪,也将逐渐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留下一个沉重的背景。
【点击查看其它图片】

  12月的娄底,微冷。这座平时少为外界关注的湘西小城,因最近的一件事而广为人知。在娄底一中,只要打听谭老师,一些学生会故意拉长腔调———“哦,那个出了名的谭老师啊……”

  半个月前,湖南省娄底一中英语教师谭胜军在教室向学生下跪。网上盛传当事学生父母是当地官员,是另一起“我爸是李刚”事件。谭老师为何要给学生下跪?当事学生是不是“官二代”?12月9日至11日,羊城晚报记者赴湖南娄底专访事件当事人。

  华中科技大学教育科学研究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周光礼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教育既具公益性也具服务性。公益性强调教育是一种事业,从道德层面讲,它对教师、学生有一套伦理规范的要求。而随着教育产业化思潮的兴起,一些人还发现,教育除具有公益性、事业性之外,还具有服务行业的某种特质。

  “学生是上帝、是顾客,是来享受服务的”这种说法片面强调了其服务性,对很多人来说就显得有些“离谱”。这种论调及用下跪感化学生实际上代表了两种观念。认同“学生是消费者,教师是服务工作者”的观念,就意味着教师要迎合学生需求。而另一种观念则要求教师要教书育人。而这两种观念在娄底的这一事件中同时得以显现。

  周光礼表示,感化学生的方式有多种,每个教师的一言一行都能起到感化作用,他并不赞同用这种方式感化学生,“这种简单的方式未必一定能起作用,教化学生最重要的还是心灵的沟通和一言一行的示范作用”。

  惊世一跪

  “学生是上帝、是顾客,是来享受服务的……”

  “我这双膝上跪天下跪地,中间只跪我父母。我今天当着大家的面,向你们下跪认错了。”

  11月18日下午4点20分,离放学还有约40分钟,正在高263班讲课的谭胜军突然发觉教室里有很大的讲话声,于是停下往后看,教室顿时安静下来,他发现学生小白和同桌小夫有异常,遂盯着他俩看,小夫发觉不对后当即停下。正当谭胜军准备继续上课时,小白肘击小夫示意继续。此时,谭胜军心里有些不高兴,于是叫他们站起来,但小白随即说:“我又没影响你上课。”

  据谭胜军回忆,当他再次要求两人站起来未果后,他发现两人一直在用作业本画棋盘、下五子棋……

  谭胜军说,小白一直说他没有影响上课,“当时确实很气愤,第三次叫他们站起来的语气也很重”。在用电线外皮改制的塑料教鞭示意他俩站起来的过程中,身高1.8米小白一把揪住教鞭。谭胜军见状,推了小白一把,因旁边有很多学生挡住,小白没有倒地。这时,谭胜军揪住教鞭准备把他往教室门口拉,但脚却被椅子绊住,人没站稳,小白见机将其推倒在地压在身下……过程中,小白不断重复一句话:“我有没有影响你上课, 我有没有影响你上课,你自己说。”

  闻讯后,班主任赶到,把小白带到办公室,随即叫来了他的母亲。

  谭胜军说,在办公室,小白除对班主任的态度稍好之外,对他,甚至对家长的态度都不好。其间,小白反驳说:“学生是上帝、是顾客,是来享受服务的。”谭胜军还称,小白的母亲教训孩子的一句话让他听了很不舒服,她说:“这件事,老师有错,但你错得更多,你要向老师道歉。”

  第二天晨读时,学校曾姓副校长找到小白谈话,之后,该年级的吴主任提出要当事学生在全体师生面前向谭老师道歉。

  然而,突然出现的一幕让在场所有人都惊愕不已:学生检讨完之后,班主任让谭老师也讲几句。刚到讲台上讲了几句的谭老师突然跪倒在地,大声对班里同学说:“我谭某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我这双膝上跪天下跪地,中间只跪我父母。我今天当着大家的面,向你们下跪认错了。”

  谭胜军说,班主任见状拉了他一下想阻止,但他说,他已经做了这个决定,别人肯定阻止不了。

  高263班上的一名学生回忆,当时谭老师情绪很激动,这一幕发生后,班里很多女生都哭了。

  “清高”一跪

  ……下跪是为了唤起班级正义。“是日久积累的结果”。

  教师也有“清高”气息,如果真是迫于压力,他宁可不当教师。

  与谭胜军见面很不容易。他的家不足30平方米,住着3口人。墙壁灰黑,家具陈旧、杂乱拥挤。他说学校已没有房子可分配,娄底每平方米3000多元的房价,太贵了,买不起。

  34岁、留平头的谭胜军看起来是一个很坦诚、有朝气的人。谈到下跪事件时,他说只是选择了一种很“另类”的教育方式,并非想借此出名,所以一直不愿接受媒体采访。谭胜军说,下跪是为了唤起班级正义,“是日久积累的结果”。

  “一直以来,这个班学生的正气不足。事发当天,我制止学生下棋时,下面很多同多都在看热闹,当我被压在地上时,班上除了一个女生很小声地讲了一句‘小白不要打了’外,没有一个学生制止,都在看热闹,甚至还有学生发出唏嘘声。”谭胜军说,小白是他高一当班主任时的学生,平时他对学生管教比较严厉,小白对他一直有抵触情绪。

  第二天的道歉也很令他难过。道歉时,在教室门口的他只听到台上的小白说“对不起同学们”。但班主任说小白之前已说了“对不起谭老师”。“在道歉过程中,台下学生的反应是不以为然,有三四个学生还发出嘘声”。当班主任让他讲几句时,讲台上的他心里很不是滋味,“忍着不快说了几句,大意是昨天老师处理不当耽误了大家一节课时间,对不住大家,因为处理不当伤及了当事学生的心灵,对不住学生。我察觉到了学生的不屑,因为听到了嘘声。此时我已决定了自己的举动。当我说到我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时,嘘声更大,这更促使我坚定了决心”。

  很多人发表评论认为“下跪丢了教师的脸”、“下跪的教师教不出站起来的学生”,谭胜军认为“跪不是针对一个学生,也不是想唤起社会对教育的关注,我没那么伟大。”至于是不是“迫于权势”而下跪,谭胜军说,教师也有“清高”气息,如果真是迫于压力,他宁可不当教师。

  事情发生后,针对当事学生身份的传言沸沸扬扬。12月10日上午,娄底一中向记者递交的一份加盖公章的《有关谭胜军老师下跪一事的郑重说明》称:“小白同学为单亲家庭,其母为娄星区总工会一般公务员。”12月11日上午,记者向谭胜军求证当事学生是否“官二代”时,他表示,孩子的父母离异,妈妈在总工会工作,爸爸在河北工作。(文/图 记者 董柳)

参与互动(0)
【编辑:刘羡】
    ----- 教育新闻精选 -----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