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教育新闻

成都幼儿园"虐童"事件老师将起诉 家长称奉陪到底

2011年02月20日 11:19 来源:华西都市报 参与互动(0)  【字体:↑大 ↓小

  坚称“没打人”的周老师决意通过法律手段挽回名誉

  “女儿的屁股和大腿上,全是青一条、紫一条的挨打痕迹……”1月14日凌晨,成都网友“争议性男人”在某论坛发表3000字的帖子,痛诉了两岁多的女儿甜甜在艾毅幼儿园被打的事情。

  一夜之间,“打人老师”周老师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各方的调查、谈话,亲朋好友的询问,网络的责骂,她从一个受到好评的老师成为一个备受指责的老师。门不敢出,她夜夜失眠。

  昨天,一直处于焦点中的周老师告诉华西都市报记者,她决定通过法律诉讼,挽回受损的名誉,希望能尽快得到真相。

  一夜之间老师成为焦点

  1月14日凌晨的那篇帖子,让周老师成为焦点。因为家中不能上网,她是从同事那得知自己成了“打人老师”的。

  “我当时一下子就懵了,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成了打人的老师。”周老师说。

  网上还公布了她的名字和照片,网友的责骂让她百口莫辩。由于担

  心自己和家人的人身安全,所以她一开始的态度就是躲。

  后来,她听说家长和园方发生冲突,她更担心家人和自己的人身安全。朋友们打电话来询问,一遍遍重复的回应让她喘不过气来。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后来,她把电话给了丈夫,只想静一静。

  特别是后来看了相关报道后,她的精神几近崩溃边缘。“我的声音太微弱,别人根本不相信我。有时候我都在想,如果我真的打了也就好了,也不会受这么多的煎熬。主动承认,进行赔偿,反而不像现在,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丈夫对她则是寸步不离,请了假陪她:“我不敢让她单独出去,怕她出事,也怕她精神上会承受不住。”

  备好诉状下周一就递交

  “打人的话我会承认,但是没打人就是没打人。”面对一边倒的舆论,周老师依然坚持着。

  “家人们也背负着很大的压力,他们怪我没有第一时间内站出来。我并不是很有主见的人,家中大小事情都是丈夫做主。但这次,我想为自己做主,我要面对这一切。”

  1月15日,她找到华敏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张敏和律师陈军,咨询有关名誉权和隐私权受到侵害的相关问题。

  随后的几天,她一直忙于接受园方和教育局的调查。同时,还在律师的帮助下,准备诉讼的相关材料。每天疲于应付各类事件的她,承受着巨大的精神压力。“我实在受不了这种日子了,我决定,让这件事情更快了结,只能求助法律。”

  “我需要的是真相,我需要的是一声道歉。我需要的,是我以前的普通生活。”一切准备妥当,她准备下周一就和律师一起,向法院提交起诉书。

  陈军律师也向华西都市报记者证实:“最近一直在搜集相关材料,前期准备基本已经完毕,会按照当事人的要求提起诉讼。目前,她的意愿是下周一递交起诉书。”

  如若起诉家长奉陪到底

  昨日,华西都市报记者就诉讼一事采访了甜甜的爸爸吴昊。

  面对可能的官司,吴昊表态说:“第一,我会应诉;第二,周老师应该站出来接受调查;第三,是我女儿说她打人的,我没有说是她打的。”

  吴昊一再表明,他并没有咬定周老师打人,而是因为甜甜告诉他周老师打了人,他相信女儿的话。他希望周老师站出来配合调查,拿出没打人的证据,把事情说清楚。如果周老师要提起诉讼的话,他奉陪到底。

  对孩子伤痕的疑点,吴昊否认之前关于伤痕第二天就消失的说法,强调只是“好转”,伤痕并没有消失。

  艾毅幼儿园的阶段性调查报告中写道:2011年2月13日上午11点左右,孩子妈妈、外公、外婆带着孩子来到幼儿园,老师在家长面前查验孩子腿部的伤痕情况,发现伤痕基本消失,家长解释是前一天晚上敷了热毛巾所致。

  华西都市报记者陆阳阳实习生唐嫣然

参与互动(0)
【编辑:邓永胜】
    ----- 教育新闻精选 -----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