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机关幼儿园不是公务员“私办”的

2012年07月17日 17:07 来源:华西都市报 参与互动(0)

  广州番禺区从去年开始,在全区14家公办幼儿园中,拿出包括直属机关幼儿园的几所幼儿园作为改革试点,采取像“六合彩”摇珠的方式公开派位。结果这个做法,让许多公务员不理解。抽不到了,就觉得接受不了。(7月16日《南方都市报》)

  谁都知道,玩“六合彩”,看的是随机巧遇,与身份地位无关。摇珠,有点听天由命的意味,在资源有限情况下,倒也不失是相对公平的手法。可是,现在公务员不干了,“机关幼儿园是为机关的孩子举办的,为什么现在要拿出学位抽签。”这话听上去很委屈。只不过,它有多少道理可言呢?

  “机关幼儿园是为机关的孩子举办的”,这话很铿锵,可机关幼儿园是用谁的钱办的呢?在去年的广东省十一届人大四次会议上,曾有人大代表对广东8所机关幼儿园一年花费超过6863万元进行过强烈质疑。质疑的根由,在于这些机关幼儿园终是财政拨款。现在还说“机关幼儿园是为机关的孩子举办的”,实在是无知到可笑。

  机关幼儿园的改革,早已箭在弦上。关起门来只收干部子女,本就是一种严重不公平。尽管其存在有着历史因由,可时至今日,它已问题重重,俨然是教育公平

  的一块疮疤。守着“权力独占”的思维,对公共利益公然攫取,破坏人们平等受教育的权利,必然为民意所排斥。

  “公务员很难接受”是一个切口,让人看到很多领域改革为什么会裹足不前——改革一旦触及到既得利益者的利害,难免会遭抵制。本来,番禺这种改革,也是个逐步放开的过程,去年试点时,仅提供30%向社会开放,今年提升到40%,预计明年将达到50%。即便是如此给了公务员群体缓冲过度期,仍难以被理解与接受,这就证明,公共利益一旦被捆绑,要解开来就会面临艰难博弈。

  要说真正的委屈,怎么也轮不到这些公务员。拿公共财政来补贴机关幼儿园,相关招生本应面向社会大众。多年以来,机关幼儿园凭着“机关”两个字,就对无数孩子设置了一道无法踏入的关卡,让权力来专享优质教育资源,实为与民争利。公务员“不理解”,恰是对这种利益格局的“习惯成自然”。

  机关幼儿园不是公务员“私办”的。公务员“难接受、不理解”,不应成改革的拦路石,而应成突破掣肘的反推力。改革,当以公共利益为公最大约数。只有最大程度地尊重民意,把那些所谓的“官意”放到公平公正的框架下来考量,改革才能拥有真正的动力。(□单士兵)

【编辑:张尚初】

>教育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