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推进工业互联网项目 通用电气愿意自我颠覆

2015年07月17日 08:07 来源:经济参考报  参与互动()

    7月初的一个星期一,美国通用电气集团(GE)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杰夫·伊梅尔特风尘仆仆地飞到北京,下榻于西城金融街某五星酒店。第二天一早,他就出现在了“当智慧遇上机器——工业互联网中国峰会”上,为通用电气在华大力推进工业互联网项目站脚助威。对于正在实施转型战略的通用电气来说,“软硬兼施”的工业互联网无疑是最重要的一枚棋子。

    “我们正在开启下一个新工业时代,全球工业通过硬件与软件的结合正在重新发现增长机遇。工业互联网可以为中国基础设施产业升级提供更有效的路径,通用电气期待与中国政府和行业伙伴共同推进这一转型进程。”伊梅尔特在北京发表了上述演讲,言谈间再一次拉近了工业互联网与中国经济的距离。

    入乡随俗 万物互联

    通用电气是在2012年提出并倡导工业互联网的。简单地说,工业互联网是指依靠机器以及设备间的互联互通和分析软件,打造智能化机器,实现人、机器和数据的无缝协作,开创机器与智慧、物理世界与数字世界的融合。

    根据埃森哲咨询公司的研究报告,工业互联网存在巨大经济能量,保守估计到2020年,全球在工业互联网方面的支出将达5000亿美元。

    两年前,伊梅尔特就曾来华推进通用电气的全球工业互联网战略。记得那是6月初的一天,通用电气在北京朝阳区一家星级酒店为工业互联网举行了一场仪式感十足的推介活动。伊梅尔特做了主题发言,其中一个环节讲的是“工业互联网与中国的下一个机遇”。根据通用电气的预测,到2030年工业互联网将有潜力为中国经济带来价值3万亿美元的增长机会。

    可以想象,两年前的会场中,大部分听众都是一头雾水,其中很多人对“工业互联网”这个词感到陌生,也不清楚通用电气在中国能把工业互联网推升到怎样一个高度,或者只是这家美国公司的自娱自乐?

    两年零一个月后,当伊梅尔特在北京再次谈到工业互联网时,除了将领带由米黄色换成淡紫色外,更大区别在于当时的愿景正逐渐变成现实。在此次峰会上,通用电气正通过各种例证展现“互联网+”和“工业互联网”中的诸多共性,而伊梅尔特也深谙入乡随俗之道,在论述中将两者紧密地联系在一起。

    在谈到中国经济与“互联网+”时,伊梅尔特表示,“每一个国家都有制造业,美国、德国、日本和中国都有自己的制造业,大家都希望自己的制造业附加值更高,在这样一轮浪潮中一个国家、一个公司要想胜出,必须充分使用数字工具,只要一个国家或者一个企业在今后能够抓住‘互联网+’,就会成为世界上最有竞争力的国家(公司),”伊梅尔特说,“中国把‘互联网+’和‘中国制造2025’这两个愿景结合在一起,这是一个自然而然的连接,这样的连接能够带来中国所需要的发展。”

    如何将概念变为现实,如何让工业互联网项目在华落地?《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到,在全球范围内,通用电气正通过三个方面来逐步实现工业互联网战略。首先是通用电气强化自身软件创新能力,通过创建全球软件中心、整合数据科学家团队等措施保证核心竞争力。其次,在工业领域打造生态链,通用电气和AT&T、软银、沃达丰、中国电信等全球主流电信厂商协同作战。去年4月,通用电气与AT&T、思科、IBM和英特尔共同宣布成立工业互联网联盟(IIC),并做出承诺,其工业互联网软件平台Predix今年会向所有公司开放。再次,通过并购手段,将全球工业领域和互联网领域的领先企业收入囊中。

    通用电气工业互联网大中华区总经理杨涛透露,在中国,通用电气正在从三个层面推进这个发展战略,“我们已有的软件创新中心,一个在上海,一个在成都,我们还会在中国继续加强Predix平台的软件创新投入。其次,打造生态链,我们将与工业生态系统中所有公司建立战略合作关系。在我们看来,工业互联网生态链需要极为多样化的企业参与进来,每个参与者都会在其中扮演不同角色,并最终共同完成整个产业链上的模式创新。我们还会与政府有关机构、各类行业协会进行密切交流,与其共同完成工业互联网各项标准的制定工作。再次,是实现本地应用方案的落地。通用电气目前主要着眼于航空、电力、医疗等领域,一些工业互联网的项目已在实施当中。”杨涛称。

    擅做金融减法

    事实上,伊梅尔特自上任以来就在不断调整业务配置,目前仍在进行战略转型。自2001年接管通用电气,伊梅尔特一直在计划逐步缩减金融业务,2008年的金融危机无疑增强了推进该计划的紧迫感。

    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一度对通用电气盈利贡献过半的通用资本部门利润下降近1/3,直接导致公司当年盈利下滑15个百分点。为防范出现融资问题,通用电气当时曾花费不菲的代价向巴菲特发行30亿美元的优先股,年股息10%,三年后通用电气有权以溢价10%的价格回购这些优先股。

    此后,通用电气加快剥离了众多金融服务业务,包括GE信用卡和零售金融等业务。今年4月,其再次加快推进去金融化战略。通用电气表示,将在未来两年内剥离旗下价值3630亿美元通用资本的大部分金融业务,以期更加专注于高端制造业。通用资本的贷款租赁、房地产等业务将被剥离,总价值约为2000亿美元,而航空金融服务、能源金融服务和医疗设备金融业务将被保留。旗下的房地产业务将以265亿美元的价格出售给黑石和富国银行。

    有分析指出,美国股市对工业股的估值要比金融股估值高,因此通用电气被算作金融股跟同类竞争对手相比,股票被低估。如果降低通用电气金融板块的色彩,提高工业股色彩,将有利于股价上行。通用电气还计划取回目前存放在海外的360亿美元现金,在2018年前进行500亿美元规模的股票回购,这也将有利于通用电气股价的回升。

    “我不会走韦尔奇的老路”

    通用电气的历史可追溯到1878年,目前在全世界100多个国家和地区开展业务,在全球拥有员工近30万人。杰夫·伊梅尔特自2001年9月接替杰克·韦尔奇担任通用电气董事长及首席执行官。接管这样一家堪称“巨无霸”的大型企业,对于当年仅44岁的伊梅尔特来说可谓“压力巨大”,何况他的前任CEO韦尔奇还是位“名气大且卓越的领导者”。

    “我觉得这是我事业开始的第一天,我觉得是个新的开始,感觉就像得到了再生,浑身充满了干劲。我想我本来应该感到惶恐,但是我却没有那种感觉。”提及接任时的感受,伊梅尔特的回答充满自信,出乎不少人的意料。

    伊梅尔特出生于美国俄亥俄州的辛辛那提,1978年获达特茅斯学院应用数学学士学位,1982年获哈佛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学位。

    伊梅尔特是韦尔奇亲自挑选的接班人,出任CEO之前担任通用电气医疗系统集团总裁,凭借突出的业绩在三名候选人中脱颖而出。韦尔奇看好伊梅尔特的一个主要原因是,伊梅尔特对通用电气采用一套优秀的质量保证系统所做出的贡献。这套称为六西格玛的质量控制方式因通用电气的应用成果而著名,每年为通用电气至少可节约20亿美元。

    与韦尔奇相比,伊梅尔特的运气多少差了些。上任不久,他就遇到了大麻烦——“9·11”事件发生,这对美国经济产生了重大影响。对通用电气来说,金融板块下的保险业务需要偿付灾难中的受害者大量资金,通用电气市值一度大幅缩水2680亿美元。2008年的金融危机也令通用电气的资本部门和部分制造部门受到不小的冲击。

    尽管韦尔奇认为伊梅尔特不必对持续了20年的架构进行根本改革,但伊梅尔特却日益感到通用电气进行根本变革的必要性和紧迫性。伊梅尔特认为,即使没有“9·11”等事件,通用电气仍然会进行改革,因为“我们当时已经有一些结构上的问题,例如金融服务占公司总收入的比例已经从1990年的20%上升到2001年的50%。能源业务当时在经历行业泡沫,我们在研发方面的投资也不够充分”。

    韦尔奇时代,通用电气的很大一部分业绩增长是依靠兼并收购实现的,但伊梅尔特更强调研发和服务实现自身增长。伊梅尔特说:“经济萧条,金融制度也发生变化,我的目标就是把通用电气带入21世纪,因此我必须以我的个性和方式来领导企业,我不会走韦尔奇的老路,而且我也不想同韦尔奇相比。”

    “实际上互联网要想发挥作用唯一的出路就是开放的生态系统和开放的生态链,与方方面面的合作伙伴、企业、客户一起来合作。我们非常愿意自我颠覆,推出新的业务模式,如果我们不进行自我颠覆就会被别人颠覆。”伊梅尔特说。

【编辑:刘博】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