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商行有望“领跑”投贷联动试点 新蓝海言之尚早

2016年03月24日 07:31 来源:中国证券报 参与互动 

  记者 陈莹莹

  消息人士向中国证券报记者透露,首批投贷联动试点或以中小城商行作为“主力”,包括北京、天津、上海多地的城商行。银监会主席尚福林在2016年全国“两会”期间表示,“投贷联动”是根据我国当前实际情况提出的针对性办法。支持银行采用成立类似风险投资公司或基金的方式,对创新企业给予资金支持,并建立在严格的风险隔离基础上,以实现银行业的资本性资金早期介入。

  业内人士认为,投贷联动试点初期规模不会太大,但对于商业银行特色化经营、支持“双创”而言是一个有益的尝试。不过,对于习惯了传统债权模式的商业银行而言,投贷联动能否成为银行业“新蓝海”还言之尚早。更为重要的是,监管层需要做好完善的制度设计,建立“防火墙”、防范道德风险等。

  京津沪等地城商行有望入围

  中国证券报记者了解到,京津沪等地城商行“入围”首批投贷联动试点可能性较大。对于投贷联动,其实早有端倪可循。去年3月,国务院发布《关于深化体制机制改革加快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若干意见》,提出选择符合条件的银行业金融机构,探索试点投贷联动业务。银监会、央行等监管层人士也多次在公开场合表态积极推进试点。

  上海银监局局长廖岷在今年初的银监会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上海将争取投贷联动试点,允许银行在自贸区先行先试,以企业权证的未来增值空间来抵补科技型企业的信贷风险。

  廖岷认为投贷联动应“抵补风险,收息为本”,即以投资成功后巨大的股权增值收益来覆盖前期投入的高风险,解决传统信贷模式风险与收益不对称。但银行不以投资为目的,认股权证以贷款利息形式获得,银行不能动用自营资金来投资。股权仅是为了弥补贷款的风险损失,等同于一种风险准备金,银行主要收入仍然来自贷款利息。

  北京银行董事长闫冰竹认为,商业银行通过投贷联动,以“股权+债权”的方式,不仅能为种子期、初创期的科技型中小微企业提供有效的融资支持,更能以股权收益弥补信贷资金风险损失,让银行进一步分享企业成长的收益,从而实现“双赢”。

  华夏银行发展研究部战略室负责人杨驰表示,商业银行开展投贷联动,意味着客户群体将从传统的成熟期企业拓展到初创期企业,收入来源从贷款收益为主向股权投资收益转移,有利于商业银行应对存贷利差收窄、传统行业产能过剩两大挑战。同时也意味着商业银行的风险偏好将有所上升,以企业高成长带来的高收益弥补股权投资的高风险。

  银行业内人士坦言,尽管相关法条不能突破,但是在投贷联动方面,我国商业银行一直在积极尝试,很多银行已经通过各种方式介入到股权投融资的链条中。早在2006年底,中国银行就通过在港的中银国际投资成立了渤海产业基金,建设银行旗下香港子公司建银国际(控股)有限公司则同样返回内地,设立建银国际财富管理公司。廖岷介绍,截至2015年末,辖内9家银行以“投贷联动”模式为105户科技型小微企业提供融资余额10.2亿元。

  中国人民银行郑州培训学院教授王勇介绍,根据国际经验,银行业投贷联动主要有四种可选择模式:一是互相参与对方项目评审会/贷审会。一般情况下,商业银行是在VC或PE投资之后跟进贷款,以控制风险。二是签订投资联盟协议。即VC或PE机构与商业银行可试行“投资联盟”方式,商业银行或信贷平台会为VC或PE机构提供一定金额的授信额度。三是组建新企业。共同出资组建创业投资企业,从资本与效益上把两者“捆绑”在一起,是一种较为牢靠的“双赢”形式。四是组建基金参与股权投资。即商业银行使用少量一级资本或发行集合投资计划资金,以股权投资基金方式间接参与小微企业股权投资,并与信贷联动,充分支持小微企业发展。

  初创科技型企业将成主要投向

  美国硅谷银行是投贷联动业务的成功典范,该银行将获得的认股数控制在企业总股本的1%以内。硅谷银行主要服务于科技型企业,成功帮助过Facebook、twitter等明星企业。因此,分析人士认为,我国的投贷联动试点,应该也会借鉴硅谷银行的成功经验,主要投资初创阶段的科技型企业。

  参与首批投贷联动试点的银行人士透露,在试点初期,该行会以存量的客户为主。“我们行一直有服务科技型企业的优势,所以储备了一批较为熟悉的、优质的资源。”中国证券报记者注意到,此前招商银行宣布与滴滴打车战略合作,其中就涉及到资本方面的合作。知情人士透露,此项战略投资实际为招行下属的一级子公司招银国际金融控股有限公司(简称“招银国际”)进行的投资。

  据了解,北京银行近年来积极探索开展股债结合——以债权带动股权的创新融资模式。从事物联网数据中心建设的北京广厦网络技术股份公司就是受益者之一。这是一家典型的科创企业,该公司负责人介绍,随着企业进一步发展壮大,银行信贷已经无法与之需求相匹配。而北京银行基于对客户整体情况的熟知,通过投资管理公司设计1000万元股权融资方案直接进行股权投资。

  “该模式中,北京银行对于客户的发展前景分析和风险判断成为投资管理公司进行投资的重要依据,这是北京银行尝试投贷联动模式的重要突破。”北京银行相关负责人介绍。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所副所长陈道富认为,“我想这也是为什么试点以城商行为主的缘故,相较于大银行,城商行服务的客户就是以中小微企业、创新型企业为主。”在陈道富看来,投贷联动试点,对于城商行走向特色化经营、支持“双创”无疑是一条绝佳的路径。

  “专业”才能双赢

  多位私募投资人士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在当前的宏观环境下,资本更加青睐TMT、科技型企业,传统的制造类、消费类创业企业几乎“拿不到钱”。这也引发许多投资人士的担忧:资本狂潮的到来,会不会让已经初现泡沫的TMT行业变成“一地鸡毛”?

  一位长期看TMT行业的PE人士坦言,“目前许多TMT、科技型企业的估值本来就被炒得非常高,如果银行资金也介入进来,到时候定价市场会不会乱了套?”该人士进一步表明自己的担心,称一级市场“看上去很美”,但未必就适合传统的商业银行,双赢变成多输也不是不可能发生的。

  对于试点初期面临的挑战,杨驰认为,首先是文化的挑战,传统的信贷文化强调低风险,追求稳定的回报率,而股权投资更看重企业的高成长性。其次是项目选择的挑战,银行放贷款首先要考察盈利情况,投贷联动则更加看重持续经营能力,银行需要更新原有的风险评价体系。最后是人才和技术的挑战,商业银行传统上缺乏熟悉资本市场的人才,对于初创型企业的风险评估技术也处于起步阶段。

  陈道富认为,商业银行需要从原有的经营模式和评价体系中走出来,根据投贷联动业务的特点,建立适应投贷联动业务发展需要的评价体系和指标权重。与此同时,监管部门也面临新的挑战,需要进行监管框架的补充构建。如此,才能确保投贷联动让银行转型平稳进入“新蓝海”。

  闫冰竹认为,未来投贷联动试点稳步推进,还需政策层面进一步加大支持力度,营造良好的外部环境。一是继续完善财税、担保、信用体系等配套政策,设立政策性担保风险补偿基金,产业引导基金等,支持商业银行投贷联动。二是鼓励有实力的中小银行设立众创空间等平台机构,发挥中小银行的客户优势,打造多样化的创新孵化器,实现投融资快捷对接。三是搭建信息共享平台,加强商业银行与券商、律师等中介机构的联动,积极对接创业板、新三板等场内及场外资本市场,打通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充分发挥资本市场融资、定价、退出等功能,引导更多资金进入。

【编辑:种卿】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