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从疯狂到死亡,梦碎的ICO投资者怎样“脱身”?

2017年09月05日 16:13 来源:国是直通车 参与互动 

  从疯狂到死亡,梦碎的ICO投资者怎样“脱身”?

  9月4日,随着监管的一声令下, ICO(Initial Coin Offering,首次公开代币)迎来了最终覆灭。

  4日下午3点,中国人民银行、中央网信办、工业和信息化部、工商总局、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等七部门联合发布了“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称近期国内通过发行代币形式包括首次代币发行(ICO)进行融资的活动大量涌现,投机炒作盛行,涉嫌从事非法金融活动,严重扰乱了经济金融秩序。

 图片来源:中国人民银行官网。
图片来源:中国人民银行官网。

  公告称,代币发行融资本质上是一种未经批准非法公开融资的行为,涉嫌非法发售代币票券、非法发行证券以及非法集资、金融诈骗、传销等违法犯罪活动。各类代币发行融资活动应当立即停止,已完成代币发行融资的组织和个人应当做出清退等安排。

  至此,在国家监管政策的逐次升级下,疯狂的ICO终于被叫停。

  监管趋严 ICO寒冬来临

  4日出台的《公告》,算是官方祭出的“终极大招”,但事实上,在此之前监管部门就对ICO逐步采取了“行动”,监管力度也是层层升级。

  8月18日,多部委就ICO进行研讨;8月21日,央行总部收到相关紧急报告,该报告明确指出,用实质重于形式的穿透式监管来看,ICO的很多项目属于非法融资。另据媒体报道,央行相关人士研究了大量的ICO白皮书后得出结论:90%的ICO项目涉嫌非法集资和主观故意诈骗,真正募集资金用作项目投资的ICO其实连1%都不到。

  之后,在ICO集中活跃的北京、上海等城市,相关行业协会发布了风险提示。如北京网贷协会指出,ICO的项目发起人和机构可能会涉嫌非法经营罪。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也提醒,以ICO名义从事融资活动未取得任何许可,其中不少涉嫌诈骗、非法证券、非法集资等行为,希望投资者保持警惕。

  9月2日,对于积聚风险的ICO,中国监管终于出手。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发布99号文,启动对ICO的清理整顿。文件中明确,ICO本质上属于未经批准的非法公开融资,涉嫌非法集资、非法发行证券、非法发售代币募集,以及涉及金融诈骗、传销等违法犯罪活动,严重扰乱了经济金融秩序。

  99号文的主要内容有三点:全面摸排、一律叫停ICO新发行的项目;对已完成的ICO项目要进行逐案研判;针对大众发行的要清退,打击违法违规行为。

  两天后,监管级别再次升高。与99号文相比,4日七部门联合出台的公告虽定性、内容基本一致,但行文规格更高、监管力度更大,监管要求也更加具体。

  随着监管的一纸禁令,多家ICO平台相继暂停服务,各虚拟货币更是全线跳水。据全球虚拟货币统计网站Coinmarketcap数据显示,截至北京时间9月4日20:30,该网站统计的1101种虚拟货币目前总市值为1462.6亿美元,北京时间9月4日凌晨2点左右市值为1622.7亿美元。

  也就是说,在18个小时的时间里,全球虚拟货币总市值蒸发了160亿美元(折合人民币1045亿元),跌幅高达10%。

  疯狂的ICO

  ICO最早出现于2013年,是依托区块链项目募集资金的一种方式。但这些项目募集的不是人民币、美元等法定货币,而是比特币或以太坊。它发行的代币被称为虚拟数字货币,可以在数字货币交易平台上进行交易和流通。

<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chinanews.com/'>中新社</a>发 井韦 摄
中新社发 井韦 摄

  2017年,虚拟货币的炒作一波胜过一波,ICO呈现井喷之势,到今年6月可谓迎来“爆发点”。据国家互联网金融风险分析技术平台发布的《2017上半年国内ICO发展情况报告》,今年上半年,国内已完成的ICO项目共计65个,累计融资规模26.16亿元,累计参与人次达10.5万。而国际相关报告则认为,中国可能有超过两百万人参与过ICO。

  在全民狂欢的氛围下,投资ICO项目甚至要靠抢。据报道,一家ICO创业公司用了3小时就融了价值1.53亿美元的以太币,迄今已募集了13亿多美元。不久前,前高盛高频交易员通过ICO项目,短短4天就募到5.5万个比特币和31.6万个以太坊,价值2亿多美元。融资速度之快,令人乍舌。

  值得注意的是,ICO虽然可以简单理解为数字货币社区中的IPO(首次公开募股),但二者之间存在巨大差异。简单而言,IPO是用人民币、美元等法定货币买股权,而ICO是将股份或收益权变成加密货币,公开出售——相当于参加众筹,获得了虚拟代币,类似没有“决策权”的股权,但可马上转手交易,博取差价。

  此外,与IPO存在诸多监管要求不同的是,ICO处于监管真空,缺乏规范且门槛低。

<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chinanews.com/'>中新社</a>发 渝友 摄
中新社发 渝友 摄

  由于是新生事物,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间,全球各国针对ICO的监管存在缺位。ICO在疯狂生长的同时,也将风险推向了新的高度。

  对于此次ICO被央行叫停,中国科技金融法律研究会理事肖飒认为,这和之前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中,关于维护金融稳定的要求有关。

  肖飒表示,此次叫停是监管层的一个态度,避免事情继续发酵,向刑法犯罪领域演变。打击ICO,并不是说ICO不好,主要是集中在投资者适当性上。ICO的门槛低,谁都能参与,很多参与的投资者并不具有风险识别能力,也无法准确判断风险。在打掉坏的项目之后,正本清源,后续可以借鉴其他国家的监管措施,以其他的形式进行。

  中国人民大学金融科技与互联网安全研究中心主任杨东表示, ICO目前已经出现了“劣币驱除良币”的现象,九成的ICO项目都是打着区块链技术的旗号行非法融资之事。ICO是一把刀,刀本身不会犯罪,在缺乏监管的情况下,才会出现违法行为。

  ICO融资被叫停,投资者又该何去何从呢?央行在文件中指出,已完成代币发行融资的组织和个人应当做出清退等安排,合理保护投资者权益,妥善处置风险。

  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研究中心主任薛洪言指出,对于尚未在交易市场上市交易的代币而言,相对比较简单,按照发行价退币即可。而对于已经上市交易的品种,代币几经换手,不同的投资者成本差异很大,盈亏程度不同,便很难确定一个各方都满意的退币方案,需要根据个案来谈。

  ICO神话破灭,而与此紧密相连的代币市场,前景也蒙上一层阴影。肖飒认为,短期内政策对比特币等价格影响较大,未来一周预计还会继续下跌。在杨东看来,央行需要加强对数字货币、虚拟货币发行的监管,同时尽快研发法定数字货币。(冯玲玲)

【编辑:于晓】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2017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