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作海自称公民代理人帮打官司 去法院帮人壮胆——中新网
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法治新闻

赵作海自称公民代理人帮打官司 去法院帮人壮胆

2010年10月30日 03:03 来源:新京报 参与互动(0)  【字体:↑大 ↓小
昨日,赵作海来京。本报记者 李强 摄
【点击查看其它图片】

  赵作海染黑了头发,西装、皮鞋。

  这次他来北京,说是来看看记者朋友们,道个谢,说说话。

  他现在有了一个新身份———公民代理人,随身的黑包里装着厚厚的案件资料。

  走路时,他依然习惯性地把手往袖口里缩。西装的裤脚挽起来,吊在皮鞋上面,染黑的头发能够看到白色的发根。

  看到别人采访自己的视频,大家笑,他也跟着笑。用力过大,笑得咳嗽起来。他说他现在光想笑。

  烦心事也有。

  亲戚借钱借成了仇人,老伴常为了钱和他吵架,“老是跟我要钱”。即便如此,也“比以前不知道好了多少”。

  他常在沉默时,静静地看着窗外。

  他说外面真好,北京真好。

  代理

  “公民代理人就是别人跟我喊冤,我去法院帮他说说。我给他们壮壮胆子。”

  新京报:找你维权的人多吗?

  赵作海:太多了,一天就有五六个,每天都有。我有时候听人说案子,从早上五点说到晚上十二点。

  新京报:都是找你说案子的?

  赵作海:都是说案子,都说自己冤枉,“俺的冤情跟你说说”。

  新京报:听了之后什么感受?

  赵作海:很难受。不过我也是一个从监狱出来的人,帮不上啥忙,只能是帮他们联系联系记者。

  新京报:说冤屈的人,你都相信他们吗?

  赵作海:不能说全相信。但我都尽量帮他们找记者、媒体。指个门路,找哪个记者,找哪个报社。以前记者给我的名片都送完了。

  新京报:也有请你做代理的?

  赵作海:也有。

  新京报:在你心目中,什么叫公民代理人?

  赵作海:公民代理人就是别人跟我喊冤,我去法院帮他说说。我给他们壮壮胆子。

  新京报:你能起到一个什么样的作用?

  赵作海:我到法庭上听听,看看。我是一个受过冤枉的人,我起一个监督作用。我认为,一个法官做事要稳重。不能再像对我这样,再判错案。要对群众负一定的责任。我当了代理人,我进了公堂,就能听听法官说什么,也能给他提个醒。

  新京报:也就是说,你是一个警示作用,警示法官不能出冤案?

  赵作海:也可以这么说。大家都知道我是老赵,都知道我受过冤枉。

  选案

  “选的都是老案子。时间那么长,还不给人家处理,让人家上访。这么一直压着不对。这些都是有冤屈的。”

  新京报:你选择代理案件的标准是什么?

  赵作海:我不能什么都做,如果都做,我天天跑也跑不完。做公民代理人,我选的案子都是一些老案子,时间长的案子。太简单的案子我就不做了,我做不完,多做一些复杂的、疑难的老案子。

  新京报:为什么?

  赵作海:老案子,时间那么长了,还不给人家处理,让人家上访。这么一直压着不对。这些都是有冤屈的。

  新京报:那你怎么判断有冤屈?

  赵作海:你要了解对方,听取律师的意见。

  新京报:你觉得自己有这个判断能力吗?

  赵作海:听听两边的意见。一头是四两,一头是半斤,那能一样吗?那不就能听出对错了。

  新京报:你是自己看案件资料吗?

  赵作海:我不识字,一般是妻子念给我听。

  新京报:有没有想过,你在法律方面不懂,代理一些案子会造成一些问题?

  赵作海:我最开始做代理的时候,碰到过一个领导,是河南的人大代表。我说领导,我代理案子合适不合适?他说,行,但你要一碗水端平,多听听双方的意见。大堂上,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我听双方的意见,看谁讲理。

  新京报:你判断的标准,是讲不讲理,你的这个理,是什么样的理?

  赵作海:就是做事对不对。

  新京报:现在你也在学习法律,怎么学习?

  赵作海:在监狱里学习过一些。现在主要是听取群众和农民的意见。看公家法官咋判。时间长了,我就能学习明白了。

参与互动(0)
【编辑:吴博】
    ----- 法治新闻精选 -----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