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法治新闻

姐弟不伦恋终酿惨剧:表姐堕胎后遭抛弃刀杀表弟

2010年12月01日 10:24 来源:云南网 参与互动(0)  【字体:↑大 ↓小
【点击查看其它图片】

  他和她是表姐弟,但她爱他;他们的恋情不被认可,她却为他堕胎多次;终于,她炽热的爱灼伤了他、灼伤了自己,也摧毁了两个沾亲的家庭——她用水果刀深深刺进他的胸腔!他死了,她站上了被告席。

  昨日,今年轰动一时的“民族学院表姐杀害表弟”案在呈贡法院开庭审理。

  她说:“我只想要他对我负责!”

  她说:“他经常打我。”

  她说:“我想向他们道歉。”

  事件回放

  今年22岁的杨如华与小她一岁的李建昌是表姐弟,2007年二人建立了恋爱关系。据杨如华向警方供述,3年多的时间里,她共为李建昌怀孕6次,最后一次是今年的3月18日。这天,她刚从医院做完人流出来,李建昌就向她提出了分手。

  4月5日22时许,杨如华在李建昌就读的民院呈贡校区食堂门口将李一刀刺死。次日凌晨2时许,学校保安发现了躲藏在女生宿舍楼墙柱后的杨如华,当日,她被刑事拘留,4月20日,被以故意杀人罪批准逮捕。

  昨日下午,该案在呈贡法院开庭。由于社会影响力大,该案直接由昆明市检察院提起公诉,由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法庭的法官进行审理。

  庭审

  杨如华想当庭道歉

  昨日14时,呈贡县法院准时开庭对该案进行审理。李建昌的表哥、干妈梁艳和他的4名同学早早就等在庭外,而杨如华的父母却姗姗来迟,开庭时才进入。虽然是亲戚关系,但双方家属并没打招呼。

  “带被告人杨如华到庭!”法官话音一落,法警便押解着一个瘦小、短发的年轻女孩走进法庭。杨如华原先齐肩的长发已经剪短,她面色苍白、嘴唇紧抿,低头从侧门走上被告席,一路看向脚下。

  庭审中,她没怎么哭,但在辩护律师讲述她和李建昌的感情纠葛时,她还是垂下头,从兜里摸出卫生纸,擦了擦眼睛。杨如华称事发时被李打过,公诉方出示了警方对其的身体检查材料,其面部、左肩和膝盖确有小面积淤血。回答问题时,她经常有10来秒钟的停顿,像是在思考,又像是拒绝回答。

  辩护人为杨如华做了有罪辩护,但认为公诉机关指控的故意杀人罪定性不准。最后,杨如华站起身问:“我想知道被害人家属来了没有?”她说想当庭道歉,但这个要求没有得到审判长的同意,审判长表示可在庭后写成书面意见上交。

  死者家属索赔30.6万元

  李建昌的家人委托律师向杨如华提出了丧葬费、死亡赔偿金等30.6万余元的民事赔偿,并要求法院判决杨如华向他们赔礼道歉。

  庭上律师表示,杨如华经事先预谋,残忍地杀害李建昌,事实清楚。杨说自己曾怀孕6次,但按证据只有2次流产记录,无法证明“怀孕6次”的真伪,且有证据的2次人流也无法证明是李建昌所为。

  听到这里,一直平静的杨如华有些激动,“如果孩子不是他的,他怎么可能逼我去宾川把孩子拿掉?”面对30.6万的索赔,杨如华说:“我愿意赔偿,但现在我真的无能为力。”

  法官表示,根据法律规定,其中1.3万余元的丧葬费是可以支持的,但另外像死亡赔偿金、交通费、误工费等诉求并无法律依据。律师表示将等民事部分判决出来以后,再和家属商量是否有下一步行动。

  整个庭审中,梁艳的情绪都比较激动,庭审结束后,她甚至拿了李建昌的日记复印件去找杨如华的辩护律师“理论”,“她对李建昌死缠烂打,太疯狂了!”

  该案没有当庭宣判。庭审结束后,记者欲对杨如华的父母进行采访,但他们似乎并不愿意,没说几句就以上厕所为由起身离开。据杨母说,他们现在和李建昌家已经没有来往了。

  激辩

  “故意杀人”定性是否准确?

  公诉人:经法庭调查,杨如华承认用刀刺伤李建昌的事实,其行为应按故意杀人定罪量刑。从尸检报告上看,李建昌胸口的创口深达胸腔,从杨选择的凶器——刀、刺的部位——主动脉,用的力度——深达胸腔来看,她完全具有杀人故意。

  辩护人:杨的行为和“故意杀人”有矛盾。杨1.5米,李是个1.7米多的男人,一把水果刀不可能轻易致死;杨刺了一刀后并没继续捅,还主动告诉路过同学“那边出事了,去看看”。之后,杨又主动打电话给梁艳,这些举动和“故意杀人”完全相悖!杨在口供上确实多次提到“杀”字,但在云南方言中,很多时候“杀”并不就是指“杀死”,而仅是指一个“刺”的动作。

  公诉人:辩护人认为水果刀无法致死的观点不成立;杨捅了一刀后没继续捅、告诉同学又打电话给梁艳,是简单的犯罪心理学问题,这些举动和“故意”并不相悖,顶多只能算有悔罪表现。不论后面做多少补救,都不能推翻其动刀时的杀人故意。另外,杨在口供中说的是“杀死”,而非“杀”,更扯不上方言。

  辩护人:这不排除别人(警方)在记录口供时有加入一些自己的理解。

  “情有可原”还是“罪无可恕”?

  辩护人:杨如华走到这一步是有原因的。2007年6月二人相识、相爱;9月杨发现怀孕,做了第一次手术。随后三年,相继做了多次人流,今年3月,杨再次怀孕,做完手术后李建昌就提出了分手。在两人相处期间,李建昌常动手打杨。试想,一个农村女孩,经历了6次人流,还遭到这样的对待,她会有多无助、多痛苦和绝望。在这样的背景下,杨如华这样的行为是情有可原的。不是到了那个份上,是不会动刀的!

  公诉人:辩护人用了一个词:“情有可原”,我在后面加一个词:“罪无可恕!”人的生命是最宝贵的,不能因为有这样一个背景就能随便致人死地,如果人人都这样,我们的生命权还怎么保障?法律的尊严又在哪里?这是很可怕的!

  -对话

  我只想让他对我负责

  在整个庭审过程中,杨如华的话并不多,她用“有”和“没有”很简短地回答着公诉人和辩护人的问题,对其中一些提问,她选择了沉默。(以下对话经过整理)

  公诉人:你和李建昌是什么关系?恋爱了多久?

  杨如华:是表兄妹,(在公诉人的提醒下)哦,表姐弟。有恋爱关系,(好了)3年多,有过性关系,做过6次人流。

  公诉人:事发前你们是否闹过分手?

  杨如华:有,李建昌先提出的,我没有同意。

  公诉人:找他之前是否买了水果刀放在身上?

  杨如华:有。是一把水果刀,放在袖口里。

  公诉人:你在哪里把李建昌堵住的?后来又到了哪里?

  杨如华:在宿舍门口遇到他,他把我拉到食堂门口。我要他对我负责,他不负责,还用手脚殴打我,(打了)背、脸、头和身上。

  公诉人:然后你就拿出刀来了?

  杨如华:没有,刀是他自己发现的,他抢过去,丢在一边,我又过去把刀捡起来。

  公诉人:被捅以后他什么反应?

  杨如华:他退后了两步就倒下了,我走了几步遇到几个女生,我就说:“那边好像出事了,你们去看看。”

  辩护人:李建昌对你怀孕是什么态度?买刀的目的是什么?

  杨如华:他叫我打掉,他不要孩子。买刀是为了防身,他(指李建昌)经常打我。

  辩护人:你那天找他是想干什么?

  杨如华:我只想让他对我负责,我已经(为他)做过6次人流了。

  -声音

  李建昌表哥:她就是个骗子

  李建昌的表哥是在事发前两个月左右,才知道李建昌和杨如华的事情的。他说当时李建昌已经对杨如华死缠烂打的行径深感困扰。接到李建昌的求助信息后,表哥专门找杨如华谈过好几次。就在事发前几天,表哥再次找到了杨如华,“我已经把所有利害关系都跟她说明了,让她不要再缠李建昌了,她根本就不听。”

  “她就是个骗子。”表哥说,杨如华坚持不放弃纠缠李建昌,还口口声声说要自杀。

  同学:她的占有欲太强

  小彭和李建昌是老乡,也是高中同学,大学以后,二人熟识起来。在大学第一学期结束时,她莫名接到了杨如华的电话,杨如华在电话里“声明”了自己“李建昌女朋友”的身份,让小彭以后和李建昌保持距离。“我和李建昌只是同学,她居然打电话来威胁我,太神经了。她的占有欲太强。

  李振兴是李建昌在宾川三中复读时的同桌。在高考前一个月左右,李建昌每天到学校时都是一副疲惫不堪的模样。“他跟我说,杨如华每天晚上都缠着他闹,让他根本就没有办法休息。”李振兴还说,杨如华曾经私下问过他对李建昌的看法,“她说李建昌太逗她恨了,她就不想给他去考什么大学。”

  辩护律师:她这样是情有可原的

  为一个男的做过6次人流,却换来分手,如果我们抛开李建昌死亡的事实,可以说,杨如华才是弱者。在这样的背景下,杨如华这样的行为是情有可原的。不是到了那个份上,是不会动刀的!

  杨如华姑爹: 家庭教育也有原因

  没想到啊!小华平时是很温柔的一个人,怎么会……说实话,李建昌这个人,人品真不咋地。走到这一步,肯定也是有原因的。我们平时也多次劝过,提醒小华和李建昌之间有血缘关系,不可能在一起,她当时也是答应分开的。两人父母都不在身边,出这样的事,家庭教育上可能也有原因。

  -李建昌日记摘抄

  2008年3月

  6号那天,对华动手那么重真是太不应该。心里充满了歉意。可谁让她滥我呢?那样的不理智,那样的失常。我知道她对我的感情——很深很深,可是先不论其他的,单是近亲,就可以让人望而生畏……

  2008年5月

  我服了华,只想以后别再逼我。难道我就没有自己的无奈?高考临近,她竟然如此地搅。我能做什么呢?逼急了的我不知动过多少次粗。……我离意已定,以后不管怎样,除了她的爱不能接受外,我什么都让着她……

  2009年5月3日

  我现在知道,小华不会是陪我走完一生的人,她是不值得我珍惜的。与她相处了两年多,是我长到这么大犯的最大错误!……我与她是两个世界的人!我是不会再回心转意的!我以我的人格起誓,我不会再给她一次机会了!……她带来的伤害应该到尽头了!我以后主动抱的女孩绝对不会是她。

  2009年5月4日

  杨如华,现在的你就是死了我都不会掉一滴眼泪。再有她没良心没肺的,这世界上恐怕找不到!……我打了她,我并不后悔。

  记者 李俊蓉 高婷婷(云南信息报)

参与互动(0)
【编辑:邓永胜】
    ----- 法治新闻精选 -----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