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法治新闻

大学男生因被嫌丑受歧视杀死同学 一审被判死刑

2010年12月30日 11:45 来源:华西都市报 参与互动(0)  【字体:↑大 ↓小

  “川大男生因丑杀人案”后续

  昨日上午,成都中院对川大学生曾世杰“因丑杀人案”做出一审判决:依法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曾世杰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法院判决中重申了一审复审采纳的司法鉴定意见,认为曾世杰在作案时无精神障碍,并且具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应当对其行为负责。

  当法官问曾世杰是否上诉时,他小声回答了一句:“我考虑一下。”整个过程中,他看上去都很平静。

  一审死刑

  “作案时无精神障碍”法院驳回辩方意见

  昨日上午11点20分左右,戴着手铐、铐着脚链的曾世杰被带上被告席。他里面穿着黑色防寒服,外面套着黄褂,一副黑框眼镜显得脸色更加苍白。一进门,他就扭过头扫视旁听席,空荡荡的座位上只坐着几个高中同学,他翕动嘴唇,欲言又止。

  当法官让他自报姓名时,他的声音很小,旁听席上几乎听不见:“我叫曾世杰!”

  法官回顾了案情经过,再次宣读了由成都蓉城司法鉴定

  中心出具的鉴定意见书,认为曾世杰在作案时无精神障碍,并且具有完全的刑事责任能力,应当对其行为负责,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情节特别恶劣,罪行极其严重,社会危害性极大,应依法严惩。

  针对此前曾世杰的辩护律师姚飞提出的“精神病鉴定结果不科学”的意见,法院以“证据不足”为由予以驳回。

  在此过程中,曾世杰始终低着头。

  是否上诉?

  曾世杰说“考虑一下”律师认为难改结果

  几分钟后,法官宣读判决书。面对即将到来的结果,曾世杰抬起头,稍微换了换站立的姿势,静静听着。

  “依法判处曾世杰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法官宣读完判决结果后,现场很安静。

  当法官问曾世杰是否上诉时,他依旧用细微的声音说:“考虑一下”。

  昨日下午5点,华西都市报记者联系到曾世杰的辩护律师姚飞。他告诉记者,虽然曾世杰在庭上表示“考虑一下”,但其家人上诉的意愿很强烈。但是,他补充了一句,“我个人认为,即使上诉,估计也很难改变结果。”

  姚飞说,之前他为曾世杰的辩护做了很多努力,但精神病鉴定结果出来后,对曾世杰很不利。

  在12月3日的一审复审时,姚飞曾对成都蓉城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鉴定意见书提出质疑:“只是根据笔录就对他进行了鉴定。精神病鉴定专家并未与曾世杰见面诊断。”后来,通过录像得知,精神病鉴定医生的确与曾世杰见过面。姚飞便放弃了申诉。

  面对昨日的判决结果,姚飞说,是否上诉,关键在于曾世杰自己的意愿。

  回放因丑举刀改变两个大学生的命运

  今年3月30日晚,发生在四川大学江安校区的那场杀人案改变了两个大学生的命运。

  3月30日晚上,曾经的县高考状元曾世杰看了一会儿电视后,揣着他半个月之前准备好的刀在校园内寻找目标,他走到明远湖边,随意对附近的同学下手,女生彭丹因失血过多死在了曾的刀下,另外两

  名男生受伤,经过抢救后脱离了生命危险。

  在接受警方讯问时,曾世杰说,杀人的原因是有人嫌他长得丑,他受不了歧视。

  与曾同班的女同学在事发后告诉记者:“我们从来就没有说过曾世杰长得丑啊!他身高1米7左右,长得很斯文,算‘对得起观众’的那种吧。”

  死者彭丹父母:

  他换不回我女儿的命

  听到判决结果时,原告席上的一对中年男女并未露出喜悦的神色。他们是被曾世杰杀害的女孩彭丹的父母。从进法院起,彭丹的母亲肖桂芳(音)手里就捏着纸巾,脸上满是泪水。

  “可以给女儿一个交代了。”父亲彭志刚(音)说,这是一个公正的结果,“但是,他死也换不回我女儿的命。”

  昨日到场的还有彭丹的弟弟,他只比彭丹小几岁,没有上大学。搀扶着泣不成声的母亲,他们走出法院,在大门外久久停留。

  “她是我们家出的第一个大学生,从小就乖,家里的奖状、荣誉证书堆了高高一摞。”肖桂芳说,22年来,这个

  女儿一直是她的骄傲。

  彭志刚从钱包里摸出彭丹的1寸照片,手指轻轻摸着照片上女儿的脸:“这是高中毕业照的。”如今,彭丹埋在四川泸县老家。家中,肖桂芳用箱子把女儿生前的奖状、荣誉证书保存好,满满一箱。其中最新的一本,是她在大学刚获得的奖学金证书。

  前几日,肖桂芳得到一个消息:曾经跟彭丹一起画画的同学要去台湾读书了。“同学的梦想都要实现了,她却再也醒不来……”说到这里,肖桂芳伤心得无法站立,垂着头,蹲在地上哭泣。

  曾世杰的同学:

  他的家属有事没赶到

  在这间不大的审判庭内,坐席上的每个人都表情沉重。

  在被告席右后方,“被告家属席”上只零散地坐着4个学生,他们是曾世杰的高中同学。得知曾经的同窗今日判决,昨日早上10点,他们早早地从各个学校赶到法院。在等待开庭的1个多小时中,他们没有交谈,只是静静等待着。

  小范(化名)是曾世杰的高中同学,在成都理工大学读书。他说,高中时与曾世杰关系要好,上了大学却很难见到他。“他跟

  我们联系很少,聚会他也从来不出现。”小范说,他是自己主动来旁听的,“虽然说不上话,就想再见见他。”

  在今年12月3日的一审复审时,曾世杰的哥哥曾世才出现在听众席中。当曾世杰被带走的时候,他跪在地上哭喊着弟弟的名字,说:“如果可以,我愿意拿我的命换他的命。”

  而昨日的判决中,没有曾世才的身影。自始至终,曾世杰的家属都没有出现。

  小范说,曾世杰的哥哥因为家里有事,没能赶上车。(记者刘晓娜)

参与互动(0)
【编辑:张尚初】
    ----- 法治新闻精选 -----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