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网游玩家虚拟财产遇窃维权难 法律空白亟需填补

2012年05月11日 15:51 来源:新华网 参与互动(0)

  “你玩网游吗?”

  “不玩。”

  “那你肯定体会不到我现在的心情。”

  以上是一位网游玩家与《法制日报》记者的对话。在网游装备遭窃的48小时内,她为维权先后向游戏客服投诉、派出所做笔录、网警支队报案、寻求物价局定价,然而,所到之处对她的遭遇除了同情、惋惜外却爱莫能助。

  那么,在“玩家”眼中视作珍宝的游戏装备遭窃,却为何得不到应有的保护呢?

  顶级装备被“洗劫”

  这半个月来,傅宁宁的心情特别的糟。“辛苦6年凑起来的顶级装备全没了,且不说20000多块钱的市场价吧,光说搭在上面的时间和感情,真的就有一种被抄家的感觉。”

  35岁的傅宁宁是山东省威海市乳山市民,她清楚记得是2006年中秋节初次“触网”一款名为“大唐豪侠”的网络游戏,从此迷恋其中不能自拔。6年来点滴的积累,让她驾驭的游戏角色“若い相依ぅ”,从一个小人物上升为“大唐豪侠”游戏专区里的一号杀手级人物,深受其他玩家羡慕追捧。

  今年4月14日下午开始,一个河北游戏“玩家”找到傅宁宁,打算出6000元购买顶级装备“凯旋装备”。“当时也是他百般央求我才答应的。”傅宁宁告诉记者,4月14日下午,他告诉我已经把钱打到我的账户,我查了几遍没收到,于是给银行打电话,得到的答复是“可能周末转账慢”。当时,我把网易注册的游戏账号给他证明自己身份,告诉他等钱到账后马上转,但密码除了我任何人都不知道。

  到了下午4点,傅宁宁再次登录“大唐豪侠”时惊呆了,“所有的游戏装备被洗劫一空。”随着极品装备的消失,“若い相依ぅ”的战斗力一落千丈,实力彻底消失。“我当时懵了。打电话给那个‘玩家’发现关机,于是我知道上当了。”

  讨还之路步履维艰

  愤怒的傅宁宁给“大唐豪侠”客服打电话,“客服询问我是不是泄露了密码,并让我提交信息后等答复。可能我催得太紧,现在看到来电显示,客服那边都不愿接电话了。”

  其实,傅宁宁在向客服寻求帮助的同时,也向乳山市胜利街派出所报了案。“民警告诉我,这类案件不归他们管辖,应该去网警支队报案。”傅宁宁说,“于是第二天一早,我就乘车到了市网警支队报案。”但几天后,傅宁宁等到的却是这样一个让她沮丧的结果,“网警说经他们调查,这不是一起刑事案件,尤其遭受损失金额无法确定,因此不能立案。”

  就这样,傅宁宁又跑到乳山市物价局,希望为自己的那些极品装备“定价”,一位年长的相关负责人接待了她。“我在物价局干了大半辈子了,从来也没给网络游戏里的装备做过定价,再说这个也不符合规定啊。”这位负责人说。

  结果显而易见,傅宁宁各方求援,最终将电话打给了本报记者。

  近日,记者电话联系乳山市公安局网监支队,民警刘旭峰说:“网游装备属于虚拟财产,目前我国法律对此保护尚无规定。如果被害人不能提供直接、有效线索,警方也很难采取跟进措施。”

  近日,记者拨通了“大唐游侠”的客服电话,一位客服人员告诉记者:“目前,‘大唐豪侠’在全国范围内已拥有几亿玩家,游戏装备的价值少则几百多则上万,应对‘玩家’装备丢失的事情,他们也感到棘手,原因是不排除‘玩家’自己恶意将装备调出或是其他现象。”此外,这位客服人员还向记者介绍,失窃玩家可以在登录网站、身份验证、进入“账号修复中心”填报有关信息后,等待进一步答复。

  而面对怎样处理、等待多久等其他问题,这位客服人员表示不是十分了解,并承诺半个小时内由客服经理回电予以答复,可截至记者发稿,这个回电仍未响起……

  法律空白亟需填补

  近年来,网游“小玩家”装备丢失已绝非孤例。2009年9月,济宁市任城区公安分局也接到一位“玩家”报案,称其在“梦幻西游”里价值1万多元的装备全部被盗,怀疑是知道账号、密码的陈某所为。

  当时,办案民警向网易公司发出协查文件。与此同时,济宁市价格认证中心的专家经过市场调查,综合办案民警提供的资料和网易公司提供的证明,采用市场法计算,鉴定被盗游戏装备价值5880元人民币。

  “游戏玩家虚拟财产丢失后,能第一时间向警方提供准确破案线索尤为关键。”办案民警介绍,“从立案到抓捕嫌疑人陈某我们只用了一个月左右的时间,但是被盗物品价值认证却用了9个月。”

  “傅宁宁只是众多网游‘小玩家’之一,她的遭遇其实已经成为一个越来越突出的法律难点。”山东律师王玉亮告诉记者,“从2003年以来,就有不少法律界人士对如何保护公民的‘网财’难题进行了呼吁。但直到今天,由于种种客观条件限制,在保护‘网财’方面仍然存在法律的空白点。当然,运用现有的法律条款,实际上也能起到保护‘网财’的作用,但由于缺少相关的司法解释,再加上侵犯‘网财’案件的作案特点又与传统的作案特点有所不同,所以这就为司法机关给案件定性带来了一定难度。同时,更给受侵害者维权造成了极大的不便。”

  “由于网络游戏中虚拟财产的交易普遍存在,一些虚拟财产几经转手后,归属关系错综复杂,致使玩家与运营商之间、玩家与玩家之间因虚拟财产权属确认问题纠纷频发。”山东律师高大欣认为,虽然网络游戏装备是虚拟财物,但游戏玩家同样可以通过民事诉讼的方式,起诉游戏商和另一个拿到装备的玩家,要求返还游戏装备,由法院立案调查判定是谁的责任。

  截至记者发稿前,开始还犹豫不决,坚持化名见报的傅宁宁特意给记者打来电话,“用我的真名吧,希望我的真实遭遇能给其他网游玩家一些警示,让盗号骗子得到应有的惩罚,法律不应该保护他们。”(记者余东明王家梁)

【编辑:张尚初】

>法治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