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沙县小吃甩不掉“面霸” 打击欺行霸市任重道远

2012年08月06日 15:19 来源:羊城晚报 参与互动(0)
沙县小吃店里,一名店员在准备面条 新华社
沙县小吃店里,一名店员在准备面条 新华社

  沙县小吃:甩不掉的“面霸”

  开栏语:5个月的凌厉攻势,换来了广东打击欺行霸市沉甸甸的收获,截至目前,广东已打掉了欺行霸市团伙上千个,同时打掉“保护伞”一批。打击欺行霸市与打击杀人抢劫不同,除了大快人心之外,还往往会对一个区域、一个行业的秩序产生深远的影响。这一次,我们不再沉溺于打击之时的轰烈与快意,而是深入打击的背后,探寻打击欺行霸市的深远之意。

  沙县小吃有个传统,店开到哪里,面厂就跟到哪里,恶性竞争往往出现“面霸”———他的面价高质劣,可不买他的面,他就花样百出找店主和同行麻烦,有的还抢货、砸店甚至砍人

  “面霸”生意

  8月1日下午,珠海市第二看守所,羊城晚报记者与珠海沙县小吃的“霸主”林某生面对面。天很热,“林老板”光着头,穿着短裤,很是壮实,言语间霸气十足。采访间隙,林某生说:“我想儿子了。”

  这一刻,离他7月22日凌晨被抓,刚好过去10天。

  “霸主”蓝图

  林某生的“面霸”之路,似乎并不长。

  据林某生自己描述,他是2011年5月才来到珠海的。他的理由是当时珠沙食品有限公司经营不善,明明生意差不多,连续几个月的利润都在下滑,有时候甚至没有“分钱”。身为大股东的他,要来亲自经营。

  当然,没有摆明的原因,林某生也透露了一点。在沙县老家,他好赌,输得一塌糊涂,妻子对他说:“还不如去外头干点啥。”

  这个珠沙食品有限公司与“面霸”可谓很有渊源。

  据了解,早在2005年之前,珠海有三家沙县人开的面厂,相互抢“地盘”,争得一塌糊涂,发生了多起恶性事件,终于被警方狠狠地整治了一番。2005年,三家面厂重新整合,成立珠沙食品有限公司,林某生等11人为股东。

  林某生说,到了珠海,他在一旁看了3个月,就开始全面接管。

  虽然,林某生对记者还是极力回避强迫交易的内容,可从他的描述里,依然可以大致描绘出他短短一年时间里打造珠海沙县小吃的“霸主”蓝图———

  沙县小吃同业公会珠海联络处就设在珠沙食品有限公司,陈姓的企业法人是主任,林某生是副主任。沙县人如果想来珠海开小吃店,往往都会奔珠沙公司而来,林某生说他已经为十多户人介绍成功。

  林某生也在珠海投资了两间沙县小吃店,交给他人经营,“我一般要两成的利润”。

  另外,林某生自己还经营着沙县小吃的配料批发:从花生酱到炖汤用的中草药,从沙县小吃经营必备的鸳鸯锅到所有炖罐、筷子等等,只要是经营沙县小吃要用的器具、配料,找林某生都买得到。“珠海大概有200家店跟我拿货”。更威风的当然是珠沙公司,珠海目前大约有400家沙县小吃店,珠沙公司垄断了其中300多家的面条、面片等食材供应。

  强迫交易

  有意思的是,沙县小吃店主卢阳(化名)也是2011年5月踏入珠海。

  那一刻,他并不认识同时踏进这片土地的老乡林某生。

  今年30岁的卢阳,早前在家乡开过快餐店,2010年去到上海,帮自己的大舅子打理沙县小吃。大舅子的小吃店初具规模,生意很不错。做了快一年,卢阳萌生了自己开店的想法。

  就在这时,业内相当有名的沙县小吃网上,有个珠海的店主挂出了转让意向。

  卢阳以7万元盘下了这家店。

  于是,在这个滨海城市,有了卢阳一家的身影。扁肉、拌面、蒸饺、炖罐……卢阳忙得很欢实,地头旺,起早贪黑,一个月也能挣上七八千元。

  按照沙县小吃店的惯例,面条和饺子皮都是拿外货。前任店主给卢阳留下了一个电话,是个四川人的面厂。卢阳也继续在那里拿货。

  这样的日子过了还不到一个月。

  “有一天,下午2点多的样子,店里没有客人。两辆轿车突然停在了我店门口。一下有10个人涌进了我店里”。

  卢阳说,领头的是一个40多岁的光头,一进门就问:“面条、面片从哪里拿的?”卢阳答,从四川人那里拿的。对方就要求他不要再拿别人的面片了,必须从他们那里拿货。

  卢阳顶了几句,光头撂下狠话:“不要也得要,就看你要不要在这开店了!”之后,气势汹汹的一群人扔给卢阳一张名片,上面有订货电话。

  不想惹事的卢阳开始在珠沙公司拿货。每天晚上,珠沙公司就会有专人打电话来问订货量。第二天5时许就送货来。

  然而,卢阳发现珠沙公司的面制品质量不高,价钱还比别家贵,每斤贵了0.5元。“那个饺子皮,蒸出来的质量不好,黑黑的,像隔夜的一样,卖不动。”生意变差了,卢阳就又偷偷地从别家进一点,掺着卖。可拿货一少,对方肯定又追杀来质问“为什么会拿得少”。

  直到今年3月,网上的一个新闻引起卢阳的注意,广州打掉了一个暴力垄断沙县小吃店食材供货渠道的欺行霸市团伙。想着满街的“三打两建”宣传,卢阳终于拿起了电话,按下了“110”。

  同行之怕

  作为林某生的连襟,黄某懊恼不已。

  待在看守所里,黄某老在琢磨,会不会被定“涉黑”。如果定个“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罪行要重很多。

  据黄某描述,2011年10月,他从广西北海来到珠海,初衷就是找个店面继续干沙县小吃的老本行。不过,店没找着,他已一脚踏进了珠沙公司。

  在珠沙公司,黄某的主要任务就是打电话。每天晚上8时许,他一个人坐在3部电话前,一打就是300多个电话,记下每家店的订货量。如果发现订货量减少或者没有订货,肯定是要向他(林某生)报告的。这电话一打就是3个多小时,每日声音沙哑。

  虽然黄某一直强调自己很无辜,但他还是向刑警承认,他曾经到过订货量减少的小吃店,扔掉店内食材,吓唬店主。

  除了小吃店的店主被威胁,连其他面厂的日子都不好过。

  唐明(化名)一直强调不要透露他的姓名、地址,“被砸怕了”。他在珠海开了6年面店,但珠沙公司就是他的“梦魇”。

  “2011年5月,我侄子骑着摩托车去给沙县小吃店送面条,已经送了十多家,在最后一家的时候运气不好,碰巧遇到了珠沙公司的人,大概有5个人,二话不说就拿面条砸我侄子,除了砸人还把面条弄在地上踩。”在那次送货中,唐明大概损失了五六十斤面条。不过,即使威胁依在,还是有小吃店主冒着风险跟他订面条。

  “每次给沙县小吃店送货是偷偷摸摸的,沙县小吃店接货也是偷偷摸摸的。每天担惊受怕。”唐明透露,“林老板”一被抓,他家面厂的生意一下子好了很多,以前每天做六七百斤面,短短10天,已经上升到两三千斤面。“特别是刮台风那两天,特别忙,两天两夜都在做面条。虽然忙,心情很好,至少不会被打,不用每天都担惊受怕的。”唐明笑得很开心。

  “面霸”之殇

  林某生告诉羊城晚报记者,今年3月,他就看到了广州打击以庄宗保为首的沙县小吃欺行霸市团伙的新闻。林某生透露,他认识庄宗保,他们出身于同一个体校,庄练的是举重,林练的是短跑。如今,他们因涉嫌同样的罪名身陷囹圄。

  沙县小吃有个传统,店开到哪里,面厂就跟到哪里。关于沙县小吃的“面霸”之殇远不止这两宗:郑州、三亚、广州……近年来,沙县小吃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就要以类似的新闻进入国人视野。这些人,不买他的面,他就花样百出找你麻烦,有的还砸店砍人,沙县小吃店的老板称为“混混”,沙县公安局称为“带有黑恶势力性质的面霸”。

  极力扶持推广沙县小吃的沙县政府也很头疼。

  2005年初,沙县成立维护沙县小吃经营合法权益工作协调小组,同时成立维权工作办公室。县政府每年拨出10万元作为专项经费,涉及的乡镇承担50%的办案经费。设立专门的办公地点,配备必要的办公设备,抽调3位民警专门进行小吃维权。他们每年都深入各地沙县小吃店了解情况,为当地警方提供线索,配合办案。

  珠海案件发生后,沙县政府小吃办有关负责人与一名小吃维权民警也赶到了珠海了解情况。有关负责人告诉羊城晚报记者,支持广东重拳打击沙县小吃“面霸”,这对整顿市场秩序是有好处的。

  据沙县政府小吃办保守估计,广东现有沙县小吃店超过1万间,深圳约有3000家,广州约有2000家。

  沙县小吃的未来之路,相信依然会与“面霸”有所纠缠;打击欺行霸市之路,依然任重道远。(记者 林洁 黄亮 实习生 杨义君 通讯员 曾祥龙 陈恨绵 刘辉)

【编辑:张志刚】

>法治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8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