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北京车险骗保大案直击:嫌犯称“骗保”很普遍(图) 查看下一页

2012年10月25日 08:41 来源:检察日报 参与互动(0)
警方在刘勇办公室内起获涉案公章45枚,身份证67个,银行卡760张,存折32个,发票3本,记账本10本。据警方粗略统计,刘勇等人涉及的保险诈骗案件有近千件,涉案金额有数百万元。
警方在刘勇办公室内起获涉案公章45枚,身份证67个,银行卡760张,存折32个,发票3本,记账本10本。据警方粗略统计,刘勇等人涉及的保险诈骗案件有近千件,涉案金额有数百万元。

  按照宝马4S店的估算价格,一辆普通三系的进口宝马车要实现整车喷漆,费用大概需要4万多元钱。这样一笔费用,汽修厂真的可以做到免费?有人说可以——

  直击京城车险骗保大案

  修车不花钱,还能赚钱?经朋友介绍,北京车主尚先生把自己的宝马车送进一家汽修厂维修,没想到这次看似普通的修车经历,却把尚先生变成了犯罪嫌疑人。而将其牵涉其中的,则是京城近年来罕见的一起骗保大案。

  蹊跷的“免费”喷漆

  家住北京的尚先生有一辆宝马车。前不久因为一次小事故,宝马车的车漆被刮花。尚先生寻思着,反正车漆已经有些旧了,局部补漆还不如干脆给整车换个颜色。正在尚先生准备找一家汽修厂给车喷漆时,他听一位朋友说有一种办法,可以不花一分钱给整车喷漆。经过一番思量后,经不住诱惑的尚先生把自己的宝马车交给了这位朋友。

  这个给尚先生介绍“免费”修车门道的人叫王元才,是一家保险公司的业务员。尚先生把宝马车交给王元才后,王元才又通过一个叫马金龙的人,把尚先生的宝马车送进了位于北京市燕丹汽配城内的北京市长达汽车维修服务有限公司。

  按照宝马4S店的估算价格,一辆普通三系的进口宝马车要实现整车喷漆,费用大概需要4万多元钱。这样一笔费用,这家汽修厂真的可以做到免费?

  北京市长达汽车维修服务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叫刘勇,北京人,今年27岁。北京长达汽车维修服务有限公司自2008年成立以来,表面上从事正当修车生意,但是暗地里,以刘勇为首的几名员工,一直靠一种见不得光的手段“发财”,那就是“汽车骗保”。

  他们一般用骗取的汽车保险金中的一部分给车进行简单维修或喷漆,剩余的钱就装进自己腰包。车主尚先生的宝马车,这次也不例外地成了刘勇等人“发财”的工具。

  孙广磊,北京市长达汽车维修服务有限公司司机。在这家汽修厂,孙广磊的主要工作就是按照刘勇安排,给前去汽修厂维修的车辆“制造”车险事故。

  在尚先生的宝马车开进汽修厂后,为了实现给车“免费”喷漆,刘勇等人开始了他们“汽车骗保”的第一步。根据刘勇安排,孙广磊很快把尚先生的宝马车停到了汽修厂附近的一处僻静地方,他要坐在这辆宝马车里,“等着”其他车辆来撞。

  不一会儿,马金龙等人驾驶着一辆华普汽车,朝这辆宝马车开了过来,马金龙用华普车的右车门碰撞到宝马车的左侧前保险杠,车的前保险杠及左前大灯被撞坏。就这样,一起车险事故“发生”了,尚先生的宝马车成了“事故车”。

  刘勇等人故意制造车险事故时,一般会把主车,就是所谓的单个充当全责的车,选择比较好的车,这样就会获得更多的保险理赔金,而第三者的车往往随意挑选,刘勇还会用自己的车来充当第三者车。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在制造汽车保险事故之前,刘勇等人还会用一些旧的汽车零部件,把原车完好的配件替换下来,等拿到保险理赔金之后,再把原来的汽车配件更换上去,通过这种方法来“节省”车辆的维修成本。尚先生的宝马车也是在更换配件后再进行碰撞的。

  在进行完简单的报警之后,接下来的环节,就是给事故车“定损”了。“定损”,是指保险公司的相关人员对车辆的损伤情况进行评估,以确定损伤的程度和车辆修复所需要的费用。“定损”这个环节至关重要,它关系到保险理赔金的数额。那么,既然是人为制造的车祸事故,就一定会露出蛛丝马迹,难道保险公司的定损员看不出破绽吗?

  对定损员“威逼利诱”

  其实很多保险公司的定损员都能看出刘勇报损车辆的可疑之处,但是刘勇等人还是一次又一次地通过了保险公司的定损环节,顺利拿到保险理赔金。他们是如何让定损员“乖乖听话”的?

  刘勇等人采取的手段是“威逼利诱”。根据某保险公司定损员李鹏飞讲述,自己一共给刘勇报损的车辆定过五六次损。刘勇给过自己两条烟和1000元钱。自己结婚时,刘勇派人给自己送了2000元的礼金。对于这种贪图小便宜的定损员来说,在接受了刘勇的“好处”之后,给车辆定损时自然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会故意抬高定损额度,让刘勇等人从中获得更大利益。而对于部分不肯“屈服”的定损员,刘勇等人通常会对其进行恐吓,比如不让其离开、拆掉其车轮等办法,迫使定损员给车辆定损。

  刘勇等人就这样完成了车辆的“定损”环节。接下来他们要做的,就是收集各种关于报损车辆保险理赔所需的各种单据及证件,向保险公司进行索赔。与此同时,刘勇还派人利用定损车辆车主的身份证件或他们自己员工的身份证件去各个银行开设户头,以便把骗取的保险理赔金打进这些账户。而这些账户则全部由刘勇一人控制。

  据刘勇手下员工何超讲述,按照刘勇的指示,何超专门负责给保险公司送去各种保险理赔所需要的单据和证件,几年下来,送去的理赔资料已经不计其数,几乎天天都有,何超也算是这个汽修厂的“快递员”。何超还经常到各银行办理开户手续,但对于开户之后资金存入的事情,何超就不清楚了。

  在这次利用尚先生的宝马车骗保过程中,刘勇等人一共骗取保险金24774元。他们用最廉价的车漆给尚先生的宝马车喷漆,仅仅用去几千元,然后再把之前卸下的完好的宝马车前保险杠以及左前大灯更换到车上。之后给了两名介绍人王元才和马金龙各3000元好处费。

【编辑:张志刚】

>法治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