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上一页 女记者与志愿者假扮夫妻 配合警方端掉贩婴团伙(2)

2012年10月30日 16:50 来源:金黔在线 参与互动(0)
公安局办公室里,警察阿姨在给女婴换干净衣服
公安局办公室里,警察阿姨在给女婴换干净衣服

  11:00记者与嫌疑人通话

  10月29日早上8点30分,众媒体记者一行在仔仔所住的酒店集合。10时许,到达贵阳市公安局刑侦支队,纪检书记任洪早已等候多时。

  期间,仔仔向刑警们阐述案情。任洪则反复交代本报记者:“一定要注意安全,我们的便衣会在暗中保护。”

  上午10点左右,仔仔接到中年妇女的电话称,已经顺利接到孩子。但她们计划包车过来,车费900块钱希望由仔仔支付,仔仔同意了。

  11时许,仔仔和记者走出刑侦支队,到有车鸣声的街上打电话,告诉对方说我们已经到达广州机场,是12点10分的航班,预计下午1点20分到贵阳。

  为取得对方的信任,记者接过电话用普通话假装求子心切地说:“大姐,我们已经到机场了,你们可一定要带着孩子来。我们在贵阳人生地不熟的,你们不要骗我们。”在整个通话中,仔仔一直称对方为“大姐”,对方则称他为“老板”,因此记者跟着仔仔喊“大姐”。

  电话中,明显夹杂着贵州口音的中年妇女也说着普通话:“大姐,要相信我。”大概听着记者的口音,感觉年纪明显比自己小,她又改口道:“小妹妹,你放心吧,我带着孩子来的,孩子很健康很好养的。你担心我做什么,我还担心你们是警察呢。”中年妇女的语速很快很急切,话音一落,她还笑了笑。

  之后,仔仔接过手机说,我们马上登机,到达贵阳后再开机。为表现可信度,仔仔在12点左右关掉了手机。

  12点30分,众媒体记者及8名便衣刑警,顺利到达贵阳机场。简单地再次协商细节后,众人分散开来。记者与仔仔两人在机场的咖啡厅等候。

  (本报与贵州电视台《百姓关注》栏目合作采访,相关视频内容请看今日18:30—20:00贵州电视台二频道的《百姓关注》栏目。)

  16:00停车场出口处见面

  下午1点30分,仔仔开机给对方打电话,“我们已经下飞机了,你们什么时候到?”

  “别急别急,我们在来的路上,大概还要2个小时。”中年妇女说。

  “你们带孩子了没有,一定要带着孩子啊。”仔仔的戏演得很逼真。

  “放心,我们带了。孩子很健康,虽然才出生几天,但看起来已经像一个多月的孩子那么大了。”中年妇女回答。

  2点30分,仔仔又打了第二通电话,催促对方快一点,称我们还要赶回去的飞机。对方说已经到安顺了。

  3点10分,对方表示已经到河滨公园了,并强调带着孩子,请仔仔放心。

  3点40分,对方说已经上了机场高速。为表现真实性,仔仔假装急切地说,“时间都过去那么久了,你们到底来了没有,我老婆都等得生气了。”

  3点50分,中年妇女说已经到了机场,但由于她们是第一次到机场,不熟悉路,希望仔仔到她们停车的地方交易。仔仔询问是什么车型,车牌号是多少,但中年妇女并没有松口,只说在停车场出口见。

  当时下起毛毛细雨,为显逼真,记者挽着仔仔的胳膊,朝停车场快速走去。假装外地人的我们,反复打电话问对方见面地点到底在哪里。

  快到停车场出口时,一位穿着红色毛衣,正在四处张望的40多岁的中年妇女引起了仔仔的注意。仔仔悄声告诉记者,他认为50多米外的齐肩卷发的红衣妇女就是电话里的“大姐”。

  我们朝中年妇女走去,她似乎在寻找我们,也在朝我们走过来。双方擦肩而过时,我们看到了她手里紧握着手机。

  就在她走过去20多米远时,仔仔再次拨通了她的电话,看着她接电话的背影,更加确认她就是“大姐”。仔仔在电话里称,我们已经到了停车场出口处。

  听罢,中年妇女倒转过来,经过我们旁边时,仔仔扯了扯她的衣角说,“哎……”中年妇女以为我们要问路,还没等仔仔的话说出口,就摆摆手打岔道,“我也不认得路。”说罢,转身就走。

  “大姐……”这个称呼,让中年妇女转过了身,她仔细打量了一下仔仔,又看了看挽着仔仔胳膊的记者,然后说,“噢,是你们啊。”

  “孩子呢?”仔仔问。

  “我连饭都没来得及吃,肚子也饿得疼死了。孩子当然带来了,在车上,健康得很。你们急,我也急,我还要赶回温州上班呢。”说完,她便带着我们去找车子。记者看到,当时便衣刑警已经逐渐围拢过来。

  16:20成功抓获3名嫌疑人

  当时,一辆牌照为贵B89605的黑色小轿车缓缓向我们开来。“是不是这辆车?”仔仔问。车窗摇了下来,中年妇女看了看车里的人,连声说是。

  车子停下后,在中年妇女的带领下,记者与仔仔朝车子走去。

  记者看到,驾驶座的车窗开着,是个40岁左右的中年男子,后座是一位40多岁的妇女,抱着一个粉嫩的婴儿。

  “就是这个孩子吧,我可以抱抱吗?”记者指着车里的婴儿询问中年妇女道。

  “当然可以抱,一会就给你。”中年妇女说。

  “我们找个车位,把车停着商量一下吧。”仔仔说,中年妇女表示同意。当即,仔仔和记者转身佯装去找车位。紧接着,刑警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拥而上,短短几秒钟,就掏出手枪和手铐控制了3名犯罪嫌疑人,并将孩子解救出来。

  “不得事,放心。不得事,哪样事都不得。”中年妇女一边安慰同伴,一边试图打电话求助,但被警方严厉制止。

  16点48分,记者随警方回到刑侦支队。到达支队时,综合科的副科长警察妈妈张西燕早已等候多时。

  张西燕接过孩子进行了简单的检查,发现确实是女婴。孩子只穿着一套淡黄色的衣服,被小棉被裹着,因为饥饿的缘故,一直在啼哭。头发有些泥土的痕迹,湿湿地贴着头皮。小脸通红有些脏,眼屎也很多。“估计几天都没洗澡了,这么小的孩子,应该每天都要洗洗的。”张西燕皱起了眉头。

  虽然孩子没有明显的伤痕,但张西燕解开衣服后发现,孩子的肚脐眼上还盖着纱布,上面有明显的大块褐色血迹,“这个娃真可怜,看样子才出生几天”。

  孩子哭个不停,两个女警赶紧找来奶粉,并给她换上尿不湿。“咕噜咕噜”地喝下奶粉后,小家伙才止住了眼泪。

  18时许,孩子被迅速送到医院体检。经检查,孩子的脐带下有烧伤,初步怀疑是碘酒烧伤所致。此外,嘴巴里有脓疮,身体外观无其他问题。院方称,要留院观察几天。任洪表示,孩子身体治疗好后,就会送去儿童福利院照看。

  昨晚,记者从警方获悉,孩子出生于盘县一个小山村的诊所里,母亲只有18岁。而对于3名犯罪嫌疑人的信息,暂时还不知情。

  目前,案件在进一步调查中。

  仔仔的贵州打拐路

  仔仔是第一次到贵阳亲自解救孩子,但这并不是他第一次参与贵阳的打拐行动。早在2009年9月16日,本报记者何星辉也假扮买主,参与了一起解救孩子案件。事后,《交易瞬间枪口抵住他脑袋》一文在读者中引起强烈反响。

  当时,在仔仔的报料及远程协助下,贵阳警方在贵州饭店门口成功将一贩卖儿童的团伙端掉。而此事件,何星辉全程参与,在报道的同时,还配合警察进行了抓捕工作。

  对于仔仔来说,这次贵阳之行,主要工作是打拐,其次则是去清镇看望一位特殊的朋友。得知仔仔来贵阳,小猛的家人早早地在家里准备了一桌丰盛的晚饭。

  20岁的清镇男孩小猛(化名),4岁时被拐卖到福建,年幼的他印象中只记得自己家经常吃火锅。

  小学毕业后,14岁的小猛独自揣着几百块钱去广州打工。这时,他通过QQ群找到仔仔求助。在仔仔的帮助下,去年3月,小猛终于和父母团聚,如今在贵阳生活了一年多,“已经习惯了贵阳,连吃辣椒也不怕了”。

  “还是自己的亲爸亲妈好。”小猛说,在自己家里,他才终于体会到父爱母爱。和童年的印象不一样的是,家里从以前矮小的平房换成了两层楼的新房,“还有就是多了一个10来岁的弟弟”。

  如今,小猛谈了个女朋友,在一家KTV做服务生,每个月有3000多块钱的收入。“如果不离开亲生父母,说不定我会是一名大学生。”对于自己的小学学历,小猛有些耿耿于怀。

  “小猛找到了自己的家,现在也在帮别的孩子找回家的路,我也会将打拐工作一直持续下去。”仔仔说。(贵州都市报 记者 黄桂花 赵惠)

【编辑:张志刚】

>法治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