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两同案嫌犯“委托”同一名律师 互通信息后翻供

2012年10月30日 16:42 来源:南京日报 参与互动(0)

  两同案犯一起翻供,原是见了同一个律师

  该律师还伪造授权委托书,将面临停止执业处罚

  新闻提示:会见犯罪嫌疑人难,是律师一直以来面临的大难题。明年起,这样的情况将会改变,因为新修改的刑事诉讼法规定,律师会见嫌疑人时不被监听。

  然而,我市雨花台区检察院近期办理一起网银盗窃案时却发现,一名外地律师伪造委托书,同时担任该案中两名嫌疑人的律师。在他会见过后,两名嫌疑人都出现了翻供现象,从而给司法机关办案带来了被动。虽然这名律师将至少受到停止执业的处罚,但有关人士表示,新修改的刑事诉讼法“加大”了律师会见的权利,但还要进一步完善相关制度,以免类似问题的发生。

  交代犯罪事实后,嫌犯突然翻供

  上月2日,警方将一起网银盗窃案移送雨花台区检察院审查逮捕。

  该案中,胡文兵等4名嫌疑人,从网上购买他人的网银信息,再通过非法手段,将持卡人网银内的资金转到自己事先准备的银行卡里。目前掌握的证据显示,自去年到今年8月初被抓获,这伙人涉嫌盗窃网银金额约50万元。

  办案检察官审阅案卷时发现,胡文兵共向警方作了5次供述,但后3次大多推翻了前两次的供述。检察官到看守所提审,他竟然全盘否认。另一嫌疑人朱蓉芳也同时翻供。当然,尽管胡文兵后来翻供,但他笔记本电脑内的大量信息,足以锁定他所实施的犯罪事实。

  事出有因,两同案嫌犯“委托”同一名律师

  胡文兵与朱蓉芳分别被关押在不同的看守所,按理说,两人没有当面串通的机会,但翻供还是发生了。接到检方反映的情况后,警方立即着手调查,终于揭开了真相。

  原来,就在嫌犯朱蓉芳的姐姐朱某第一次给其送衣服时,碰巧遇到另一名同案嫌犯周某从安徽请来的律师张风来。听说朱某也想为自己的妹妹请个律师,张风来就说他可以帮忙,随即从包里拿出一张白纸,写下几行字后,让朱某在上面签了字。

  朱某对警方表示,这几行字的大概意思是:朱蓉芳的亲属朱某,委托张风来为其妹妹朱蓉芳聘请律师。可朱某并没有委托张风来作为妹妹的辩护律师。回去后,朱某按照张风来的要求,把2000元钱汇到了他提供的一个账号上。

  然而,8月10日,张风来却拿着一张有朱某签字的授权委托书,到看守所会见朱蓉芳。在看守所,张风来说,他也是胡文兵的律师,并让她介绍自己的涉案情况。

  警方调查发现,正是张风来在其中穿针引线,两名嫌犯才知道了彼此交代的情况,然后开始翻供。

  律师将面临停止执业处罚

  公安部《关于律师在侦查阶段参与刑事诉讼活动的规定》明确:“同案的犯罪嫌疑人不得聘请同一名律师”。目前,张风来伪造授权委托书、会见两名同案嫌犯的事还在处理之中。

  但有关人士表示,这起个例表明,律师会见制度仍需完善。市律师协会会长薛济民表示,像本案中这个律师至少将面临罚款、停止执业的处罚;如果触犯了刑律,还会被追究刑事责任。不过,他也认为,为防止个别律师钻空子,律师协会、律师事务所都要加强制度建设,杜绝类似的事发生。

  据介绍,律师法中规定,“律师会见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不被监听”。新修改的刑事诉讼法不仅把这项规定写了进去,而且规定,辩护律师只要凭律师执业证书、律师事务所证明和委托书或者法律援助公函,就可以同在押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会见和通信。“由于有这样的规定,目前司法机关不会对律师接受授权委托进行前期审查,这就让个别律师有空可钻。”市检察院一位检察官说。

  雨花台区检察院副检察长顾晓宁建议,可建立律师辩护资质备案制度,由看守所送交办案机关进行审查;同时,加大律师在刑事案件诉讼中违法行为的处罚力度;如果有故意妨害诉讼的行为,更应严厉处罚,甚至永久吊销律师执照。(记者 侯锦阳)

【编辑:张志刚】

>法治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