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公安部督办16起“伪基站”大案 捣毁8个窝点(图)

2014年04月29日 04:20 来源:新京报 参与互动(0)

公安部督办16起“伪基站”大案 捣毁8个窝点

3月,广州公安局天河分局在街头查获车载流动伪基站。

  记者从公安部获悉,近日,公安部打击伪基站专项行动再次取得重大进展。公安部直接督办的16起重大专案全部告破,各地共破获“伪基站”犯罪案件227起,刑拘犯罪嫌疑人250余名,捣毁“伪基站”生产“窝点”8个,缴获“伪基站”设备226套。

  这是继3月20日至22日第一次集中打击后,公安部再一轮打击行动:先后会同相关部门梳理摸排重点犯罪线索2500余条,并集中挂牌督办16起重点案件。

  公安部刑侦局局长刘安成称,公安部将持续组织打击行动,强化网络和市场清理整治。同时,还将会同有关部门进一步建立健全打击整治长效工作机制。

  今年以来,中宣部、中央网信办、公安部等9部门在全国范围内开展打击整治伪基站专项行动。公安部会同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等出台了《关于依法办理非法生产销售使用“伪基站”设备案件的意见》,为打击这一新型犯罪提供了法律支撑。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法学院陈志军教授分析,随着电信基站设备和技术的进步,制作、购买伪基站设备的成本大为降低,绕开正常的电信渠道,使用“伪基站”直接发送诈骗短信、垃圾短信成为一种成本更为低廉的犯罪方式。这也是伪基站泛滥的重要原因。

  中国社科院法学所王海桥博士认为,打击伪基站不仅有助于预防和打击相关的诈骗、非法经营等刑事犯罪,也对信息社会中保持个人的信息自由和信息畅通有重要意义。

  DIY“伪基站”生产销售链条

  “伪基站”何时开始扩散,又如何在全国泛滥起来? 4月17日,烟台市公安局芝罘分局,历时一个月,侦破了一起特大伪基站生产、销售案,先后抓获犯罪嫌疑人12名,涉案总价值达2000余万元。

  这起案件背后,是一个涉及京、沪、冀、鲁、豫、浙、闽、粤、川、滇等20省市巨大“伪基站”产销链。

  诈骗短信引出“伪基站”

  去年12月23日下午,烟台市民张女士在逛商场时接到了一条来自“95566”的短信。“95566”是中国银行短信服务号码。这条短信称,“尊敬的用户:您的中行e令卡将于今天失效”,并给了一个网址,让登录升级。

  张女士拥有中国银行的储蓄卡,并开通网银,经常收到“95566”发来的服务短信。她没有怀疑,用手机登录了网址,按页面提示输入卡号和密码。一分钟后,张女士再次收到服务短信,称她正在用中行网银向一个叫“孙健”的人汇款,汇款金额34567.89元。

  张女士意识到被骗,立刻报警并通知银行。幸运的是这笔钱没有被转走,银行将钱冻结。

  几天之后,芝罘警方抓获了犯罪嫌疑人,他们发现短信是通过“伪基站”发送的。

  芝罘警方通过侦查,在龙口市科技市场门口,将正在与买家讨价还价的荣某抓获。随后,警方又抓获了荣某的上线孙某。

  合法生意变非法

  孙某并不生产“伪基站”,他从网上购买零配件组装伪基站。

  一部“伪基站”主要由“SSRP板”(“伪基站”电路板)、功放和风扇组成。芝罘分局网络安全大队侦查发现,烟台的“伪基站”,部分功放来自深圳龙华新区一家电子元件销售公司。

  芝罘警方在公司将周氏兄弟抓获。这对兄弟本来经营合法生意,去年8月,他们发现平时一个月卖几百个的“晶振”(功放)突然一个月卖了一千多个。这对兄弟咨询发现,客户都是买来与“SSRP板”组装在一起用的。

  为了扩大利润,周氏兄弟购入“SSRP板”,自己进行组装,结果“非常好卖”。

  所涉金额达到150万。

  中专生手绘制作电路板

  功放找到了生产者,“伪基站”的核心——电路板也有了线索。

  在深圳龙岗区一城中村的出租房,警方抓获了两个20出头的年轻人,他们靠手工仿制了340余块电路板,涉案价值100余万元。

  今年21岁的王某中专学电子专业。毕业后,他和好友吕某在深圳创业,在网上承揽电路设计的工作。

  去年6月,王某发现SSRP板有市场,于是花3200元在网上购买了一块电路板,花了4个月的时间拆解、仿制。

  他给原板拍照后,拆卸电子元件,再照着原板手绘并制作新的电路图。从网上和深圳华强北市场购买相同的电子元件后,按照照片上的位置将其一一贴在新电路图上。

  这些“纯手工制作”的电路板成本只有1000元左右,王某在网上以2000元左右的价格出售。随着技术的熟练,他和吕某几乎一天就能装配出一块电路板,一个月就赚数万元。

  这些电路板被销往北京、山东、河南等地。

  一年价格跌至一成

  烟台市警方说,“伪基站”早在近10年前即已出现,但一直零星存在,大规模扩散是从去年年中开始。

  伪基站规模扩散带来的是成本降低——由十余万降至一万多元。

  警官王明君认为,网络购物的便捷和物流令曾经昂贵的“伪基站”制作成本大为降低:“所有的电子元件都可以在网上购买到,DIY一下就行了。”

  成本的降低带来价格的降低,而价格降低则令“不法分子都买得起了。”因此短时间里扩散开来。

  查“伪基站”有“三难”

  在公安部门查处非法生产、销售和使用“伪基站”过程中,面临哪些问题?

  公安部刑侦局局长刘安成绍,此类案件“难度很大”:发现难、打击难、取证难。

  而在具体操作中,广州市公安局总结出来针对性的应对方法。

  发现难

  “伪基站”未经登记许可,体积小、重量轻、便于携带,不法分子通常车载使用,有很强的流动性和隐蔽性。

  对此,广州天河分局与中国移动广州分公司展开合作,移动公司后台一旦发现异常信号,立刻通知天河分局前往巡查。

  此外,天河分局刑警大队一位负责人介绍,他们会经常前往繁华商业路段“扫街”,寻找可疑车辆。不拥堵路段上缓慢前进的车,商业区停在路边带天线的车都高度可疑,重点排查。

  打击难

  其次是打击难。不法生产商通过互联网销售“伪基站”,销售“下线”又有多级经销商,涉及地域广、人员多,单靠一个地方的公安机关很难将犯罪网络彻底摧毁。

  广东天河分局网警大队针对这一问题,对网上公开销售“伪基站”和利用“伪基站”提供广告群发短信业务的线索进行调查。“群发短信的很多都涉及‘伪基站’。”

  天河警方不久前破获了一起案件。某金饰店老板原本委托广告公司用“伪基站”发广告短信,广告费每天一万余元。后来该老板自己买了一台“伪基站”,除了给自家金店发广告,还到网上去揽活,最终被抓获。老板称,代发一天广告赚的钱就收回了伪基站的成本。

  取证难

  “伪基站”发送短信范围广,被侵害人员数量大,给单个用户造成的损害不明显,传统的侦查办案方式难以有效收集获取相关证据。

  天河警方采取的方法是主动出击,“抓现行”。两天前,天河分局巡逻民警发现一辆面包车非常可疑,车顶有天线,且在开阔路段一路慢行。

  民警们开车尾随了十几公里,从市郊来到广州市繁华区珠江新城。面包车在路边停下后,民警立刻上前将车内一对姐弟控制,此时在车后座的“伪基站”正在发送垃圾短信。

  ■ 链接

  “伪基站”的危害性

  “伪基站”是非法无线电通信设备。它能够搜取以其为中心数百米至几公里半径范围内的手机信息,强制连接用户手机信号,并任意冒用他人手机号码强行向用户手机发送诈骗、广告推销等短信息。

  “伪基站”设备体积小、易携带,不法分子一般在城市商圈、机场、车站等人流密集的场所,将“伪基站”放置在汽车内,驾车在路上缓慢行驶,或者将车停放在城市商圈、闹市区、机场、车站等人流密集的场所发送短信。

  伪基站每小时可发送滋扰短信数万条。据统计,每年通过“伪基站”设备发送诈骗、赌博、推销、中奖等短信近千亿条。

  (记者孔璞 萧辉 实习生 曾庆雪)

【编辑:程涛】

>法治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